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冒牌職業大神 > 第409章.結束
    “下路簡直是摧枯拉朽,推進的速度太快了,青鋒四個人仍然做著最后的努力,但根本攔不住啊。”

    “飛翔陣亡了,他將自己堵在渡口,希望能多耽誤一些時間,可惜效果并不大。”

    “汪洋大海在塔前放下瘟疫之陣的鬼蜮,但王鶴沒有猶豫,直接在前部開啟了神圣之光,士兵進入無敵狀態,毫無阻攔地一擁而上……將軍在抵抗控制方面有著顯著的職業優勢,尤其是‘神圣之光’的無敵狀態。若非如此,李荔帶著琴師技能去下路,擒賊擒王,不就如履平地了嗎。”流光眼看青鋒根本攔不住王鶴,也是忍不住地可惜。

    “太兇殘了!青鋒的一塔這么快就被毀滅了?汪洋大海第二個陣亡。”

    “天狼所有時間都在行進,基本沒有停留,青鋒能做出的阻擋太有限了。”

    幾乎是花了同樣的時間,天狼便打下了青鋒下路的二塔。

    士兵蜂擁而上,后面是青鋒唯一能打掉的船,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林原把羅燃送到了對岸,自己卻沒下船,毅然決然地留在了船上。

    他盯著天狼的兵線,準備最后時刻擊沉渡船。

    一秒鐘也不想讓給天狼。

    林原佇立在船頭,就猶如站在開往黃泉之路的擺渡上,船再度靠近青鋒的二塔島的時候,也就是他殞命的時候。

    對方的攻擊一過來,船就會被打沉,他也會被淹死。對方的攻擊如果不過來,他就會在最后一秒自行砸船,同樣會被淹死,但能為青鋒多爭取到幾秒。

    而船沉之后,有5分鐘的時間才會刷新,足夠青鋒的隊員復活了。

    要不是因為即便船毀了,也要留一個人守在高地塔,防止天狼的選手故技重施,利用彼岸傳送偷襲,否則羅燃也會留下來。

    青鋒現在的打法就是送命式的阻擋,給天狼送經驗已經不重要了,只要能多消耗幾個兵,多耽誤幾秒鐘,用命去填也無所謂。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用犧牲換取勝利的機會。

    岸邊站滿了天狼的士兵,眼見著要進入巨炮手的攻擊范圍,天上的箭雨猶如潑水一樣的澆了過來。

    看來天狼也打定主意,一秒也不打算多等的要擊沉渡船了。

    林原把所有技能一股腦的都扔了出去后,搶先一步用最后一發卸甲彈擊沉了渡輪。

    從現在開始,整場比賽就猶如足球比賽踢到了85分鐘,后面正兒八經的時間就只剩下5分鐘了,再有也就是一些短時間的補時了。

    李櫟還在和張巖融爭奪著天狼的高地塔。

    吃了兩次奪魄的虧之后,張巖融顯然面對荔荔在木的時候有了心理陰影,他變得非常小心謹慎,雖然周圍沒有了海,但如果琴聲把他拉出防御塔,也是很麻煩的事。

    張巖融越謹慎,就給了李櫟拆塔越大的便利,但即便如此,還剩5分鐘,照目前進度也就是剛剛夠拿下高地塔的。

    確實也是如此。

    當李櫟拿下天狼上路的高地塔的時候,青鋒下路的船也刷新出來了。

    和前面的情況沒有多大的區別,依舊是摧枯拉朽的過程,青鋒的高地塔也很快的被推倒了。

    攻下高地塔之后,天狼的大部隊沒有半刻停歇,直撲青鋒的大本營。

    一般戰隊打到這個時候,可能就直接宣布gg了,或者就是象征性的抵抗一下,便順勢開放通道讓對手勝利了。但青鋒哪怕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要輸了,也沒有人想放棄比賽。

    戰到最后一秒鐘,這是屬于他們的榮耀。

    “雖然天狼和青鋒都還需要打大本營,但天狼是分分鐘的事,李荔卻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打的比天狼更快,雖然很可惜,但是青鋒真的是要輸了。這樣一支戰隊就要被迫面臨解散了,實在是太讓人惋惜了。”

    對于流光的話,謝挺卻有些不以為然。

    “輸了也不是什么壞事,青鋒這些選手大多都很年輕,無論從比賽氣質上還是未來可塑性上,都很有潛力,如果太一帆風順了,未必是件好事。”

    “不經歷風雨怎么能見彩虹,我職業生涯見過太多的職業俱樂部成立、解散、再成立又解散。這些太司空見慣了。”

    “青鋒即便倒在了晉級決賽的最后一步上,即便這個俱樂部解散了,但卻因此收獲了一批優秀的選手,他們未來可能會在更高的舞臺發光發彩,這不也是好事嘛。這些隊員還在,水平越來越高,沒有青鋒,也會有別的紫鋒藍鋒什么的,讓他們盡情發揮。”

    “那是您現在退役了,可以站在更高的一個角度來看,可對于青鋒這些隊員,青鋒就是他們的家啊,”流光搖著頭,略帶傷感地說道,“而且奮斗了這么長時間了,眼見著離成功不遠了,組隊擂臺戰還打的這么好,現在輸了,怎么會覺得是好事呢。我都替他們難過了。”

    難過嗎?確實有一絲難過,但更多的卻是不甘和遺憾。

    林原忍不住錯眼去看他身邊的隊友。

    汪晨和唐一飛原本只是名不見經傳的uf隊員,如果不是青鋒突然出現危機,他們什么時候能打上比賽都不好說。

    汪晨平時笑呵呵的有點不著調,比賽時偶爾會出現些問題,但總的來說表現的完全出乎意料了,唐一飛話不多,永遠一副少年老成的樣子,但比賽打得很有章法,自己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可沒有這種水平。

    只是這兩個孩子,一個過分活潑,一個過分沉靜,要是勻一勻就好了。未來,他們一定會成為非常優秀的選手。

    羅燃是這賽季才加入青鋒的,青鋒出事之后,他完全可以選擇轉會一走了之,但他還是留了下來,挑起重責大任。現在,他已經是隊里最值得信賴的人之一了。

    還有現下在休息區,和他并肩戰斗一路走來的老張。現在一定急壞了吧。

    還有……

    此時此刻仍不放棄,仍在拼搏的隊長。

    林原承認,一開始的時候,他對“李荔”真沒什么好印象,聽了那么多傳言,對他有不知道多少的不滿。

    但現在……

    沒有他,青鋒也活不到現在,無論是人品還是戰術,他的隊長都是個值得敬佩的人。

    林原忍不住暢想,這么好的戰隊,如果沒有出現經濟上的危機,未來我們也是有可能會站上領獎臺的吧。

    進入甲級聯賽,季后賽,甚至沖擊聯賽總冠軍,這些想想就來勁的事,以往做了不知多少遍的夢,在這一刻就要終結了。

    即便做好了輸的心理準備,真到這一刻要來臨的時候,林原卻又覺得是這么的難以接受。

    要是幾個月之前,能和天狼打這么一場酣暢淋漓的比賽,他高興都要高興死了,但是現在,再精彩的對決,也比不上最后能讓青鋒生存下去啊。

    從青鋒出現危機開始,沒有誰認為他們可以闖進杯賽決賽,經過這段時間的拼搏,終于看到了些曙光,但又要被掐死在這兒了。

    一步之遙,這就是天堂和地獄的距離。沒有什么比這個更讓人感到絕望和惋惜了。

    最后的最后,李櫟還沒有放棄。他也沒時間鼓勵隊友了,甚至顧不得再去關注家里的情況了。

    “通報情況。”他著急問著。

    “高地塔剛剛被打爆,我們四個都在大本營前面準備最后的抵擋,但估計擋不住多久了,”林原低聲說道,“對不起隊長,我們拖后腿了……”

    “說這個干什么,現在還沒有到灰心喪氣的時候呢!”

    李櫟迅速的打斷了林原的話,“我需要30秒鐘,給我爭取30秒的時間!”

    其他幾人都不理解李櫟這句話的用意,30秒?能干什么呢?

    30秒很短,甚至不夠發一個呆,抽一根煙,不夠拆一座塔,更遑論把天狼的大本營給拆了?那簡直是天方夜譚啊。

    30秒同時又很長,夠銀行點鈔機點700張人民幣,央視播音員播400個字,夠跑個200米,更關鍵的是,正常情況下,30秒時間,足夠讓率領大軍的天狼把青鋒4人全滅,并打下大本營的了。

    但隊長沒有放棄,青鋒的幾個人便提起最后一口氣,打起了最后一股精氣神。

    汪晨把自己剛剛又堵出來的為數不多的士兵全都派了上去。

    依靠這點兵力,青鋒組織了最后的反擊。

    三人組再一次充當了阻攔的主力,羅燃隨著林原開火。幾個人已經不講什么技能的續航問題了,只要有就扔出去,瞬間造成技能飽和,致使地上空間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

    炮火轟鳴,法術彈發,士兵廝殺在一起,每個人都在超水平發揮。

    這一次再面對青鋒的防守,天狼的幾個人明顯感到,他們拿捏對面,不再像之前打塔的時候那么的得心應手了。

    整場比賽,青鋒給天狼帶來太多的麻煩,直到這一刻,都沒能讓他們輕輕松松。

    這樣的對手值得尊敬,而尊敬對手最好的回饋,就是拿出全部實力認真對待。

    隊友們在廝殺,李櫟呢,又在干什么?

    “荔荔在木這個時候竟然返身跑了回去!他這是要干什么?現在跑回去守家也太晚了!”

    天狼已經和青鋒的四個人戰到了最后的時刻,飛翔和汪洋大海都已雙雙戰死,林原也陷入包圍即將被圍殺,只剩下羅燃還在苦苦支撐,這時候李櫟還到處亂跑,這種舉動簡直無可理喻。

    導播分了個畫面,鏡頭聚焦到荔荔在木的身上。

    “荔荔在木跑到了岸邊,他這是干什么,這會兒又在砸船?!”

    “荔荔在木的行為越來越奇怪了,眼見著自己的隊友就要支撐不住了,他卻在干這么奇怪的事。對得起自己隊友在后方的付出嗎!”

    “青鋒那邊,羅燃和林原全部戰死,天狼已經開始攻向青鋒的大本營,血線下降的極快,而李荔呢?砸船都砸的不痛快!一點一點往下磨,本來就殘血的船,血線就下去了那么點。照這樣下去,青鋒大本營被打下來時,這艘船還沒沉呢。”

    流光還在不解的吐槽,下一秒,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荔荔在木停止砸船,力灌雙臂,握住船舷用盡全力向上一舉!

    生生把船給舉了起來。

    “呦!船舉起來了!我的天,這張圖里面的船竟然能被舉起來!”

    流光興奮的大叫著,嗓子都已經有點劈了,全場觀眾的歡呼聲穿透他的耳膜,他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只能扯著嗓子放聲大喊。

    他瞬間明白了,荔荔在木又一次利用了扛鼎。

    船過頭頂的一瞬間,觀眾席上的李荔激動地直接站了起來,他的耳邊回想起許多天前,李櫟對他說過的話。

    ‘船怎么這么沉啊!’

    ‘要是能把船舉起來扔出去,說不定能直接把大本營砸殘血了,那我豈不是力拔山兮氣蓋世,大風起兮云飛揚。’

    ‘欸,我想試試,船砸到什么程度就能舉起來了。’

    ‘喂喂喂!你翻什么白眼啊,什么態度啊……’

    ‘我知道,戰場上沒什么機會讓我出手,我也是以防萬一啊……’

    ‘你想啊,要是我被逼得都要舉船了,肯定是走投無路了,情況得多絕望啊!我干嘛要詛咒自己?呸呸呸!壞的不靈好的靈!’

    ……

    李櫟之前又是砸船又是小心謹慎控制輸出,就是要把船砸到恰好的血量,船的血量和重量在游戲的設定里正相關,如果船的血量太高,扛鼎舉不起來,如果不控制輸出,攻擊溢出會把船直接打爆。

    “李荔閃現!他直接到了天狼的大本營前,把船投了出去。他這是要把船作為武器,和大本營硬碰硬啊。不知道能砸掉大本營多少血,如果能直接打掉,青鋒就會創造奇跡!”

    殘血的渡船夾雜著獵獵風聲,幾乎是擦著流動的硅酸鹽身邊飛過,張巖融愣在一旁,甚至來不及阻攔。

    砰!

    船身在大力沖撞下散裂開來,施加的重重的力道使得天狼的大本營血線急速下降。

    已經陣亡的林原等人也不關注自家的狀況了,都通過上帝視角,死死地盯著天狼的大本營,每個人心里都只有一個強烈無比的念頭。

    清零!清零!!清零!!!

    天狼大本營的血量瞬間掉落,眼看快要掉到底的時候,時間仿佛突然停滯了。

    血量消耗殆盡,似乎已經走到了小數點后的位數,但最終,還是停了下來。

    全場都屏住了呼吸,等待最后的一刻。

    “還差一絲!荔荔在木沖上去了!青鋒的大本營也就剩一絲,究竟鹿死誰手!?”

    流光的話音就截止到這兒,只見屏幕一黑,又一亮。

    比賽結束了。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陕西十一选五 快乐12一定牛开奖结果 甘肃快3预测号码 河内五分彩官方开奖号码 十一选五模拟选号器 浙江6+1走势图彩经网 云南十一选五近50期开奖结果 佳永配资 天津快乐10分查询结果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七乐彩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天津快乐10分专家 江苏快三开奖怎么投注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工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快乐10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