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冒牌職業大神 > 第29章.比賽時見
    尊重隊友?打錯了吧,是尊重對手……

    看清發話的人是誰時,打字打到一半的大沙漠陡然一頓,對手的“手”只打了一半的拼音,孤零零的sh綴在句末。

    離子炮?最后那句話是離子炮發的?

    【話說你為什么要觀察我?】頻道里出現離子炮的問話。

    大沙漠就知道,這人問話不會有絲毫顧慮,他一瞬間差點想把綠洲的名頭甩出來,好好震懾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可到底還是忍住了。

    對付一個無名小卒,沒必要拉大旗作虎皮。

    【難道覺得我骨骼清奇,想讓我加入你們那什么校隊?但我大概率和你不是一個學校的,難道校隊也能請外援嗎?】離子炮又問。

    大沙漠差點噴了,都是什么和什么啊,離子炮的回話槽點百出,他都不知道應該從哪一點開始反駁。

    正當他醞釀時,戰況又起了變化。

    您的隊友離子炮haskilled神臂師兄。

    您的隊友離子炮haskilled唱歌的黃鶯。Doublekill!

    大沙漠一凜,在漫天閑聊的過程中,離子炮居然無聲無息地結果了對面兩個人的性命?把比分進一步擴大到了9:0。

    大沙漠意識到自己大意了,雖然對面的水平不值一提,但是離子炮在他眼里同樣不值一提。可如果真的不值一提,那他又是怎么做到瞬間連殺兩人的?

    大沙漠有心想在頻道提問“離子炮不是在打野嗎”,又覺得太掉價,想要再度繼續游戲,又覺得過于刻意,他沒料到之前的舉動是在畫地為牢,頓時有些坐蠟。

    關鍵時刻,隊伍頻道中飄過一句話,來自毒蠅傘。

    【離子炮不是在打野嗎?】

    及時解除隊長的“燃眉之急”,是個盡忠職守的好隊友。

    毒蠅傘問出自己心中的疑問,大沙漠為之暗喜,就見野區的蒼耳,中路的捕蠅草和上路的毒蠅傘你一句我一句,三下五除二拼出了全部情況。

    事情是這樣的,離子炮到野區晃了一圈,跟著蒼耳的腳步,搶了他三個野怪,然后一轉眼又不見了,據中路的捕蠅草和上路的毒蠅傘目擊到的情況而言,離子炮取道中上路間,直擊對方腹地。

    然后?然后就是雙殺的消息啊。

    很難想象那個人一方面連最基礎的技能“黃泉木”都使不好,節奏,意識什么都不對,另一方面卻能長驅直入,連奪兩枚人頭。

    張競遽然一驚,心底猛然涌起一個念頭:被耍了!原來離子炮一直在和他裝傻充愣。想想也是的,真只是個雛,能在他表哥手底下占到便宜嘛,自己也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正當張競懊惱時,屏幕上閃過一個單詞:Victory!

    戰斗結束了,對面再無斗志,紛紛點擊了“投降”。

    “噢耶,這么快就贏了,大沙漠你們打得真是不錯,水平相當高啊。”李櫟半真半假的夸獎了一句。

    “離子炮,你別走!!!”來不及質問,臨退出前張競只來得及喊出這一句。

    這種程度比賽能贏在張競這種水平的玩家看來,真的太理所當然了,贏了一批菜鳥也沒什么可值得驕傲的。可本來是要偷窺別人,到最后卻發現被別人偷窺了,竟然還得到離子炮的稱贊,這簡直是赤裸裸的諷刺。

    諷刺的效果就如同諸葛亮安排人大喊“周瑜妙計安天下,賠了夫人又折兵”一樣。張競只想吐血。

    他越想越生氣,連珠炮似的發文字質問離子炮。

    【哥們兒,你影帝啊,跟我一起的時候演的挺像啊?】

    【你到底是誰?哪個隊的?】

    【你這什么意思?來我們這兒臥底,打探消息?】

    等了好一會,才收到離子炮一句輕飄飄的回答。

    【明明是你邀請我來玩的啊。你屬黃花魚的?這么健忘啊?】

    看著這句話,再想到自己出力不討好,張競快被憋出內傷了。

    【大兄弟,還玩嗎?】

    好死不死離子炮的消息又來了,張競咬牙敲下【玩個屁】后發出,真是浪費時間。

    【好,那比賽時見。】離子炮說完,還加發了個“再見”的小表情。

    張競又是一驚!離子炮果然是參加下屆高校聯賽的某支隊伍中的一員,否則不會說出“比賽時見”這樣的話。

    可再深入地想想,離子炮的話還是很蹊蹺。為什么他能篤定,他和大沙漠會在“比賽時見”?

    每年高校聯賽都在農歷年后開戰,根據地域劃分賽區,每個賽區參賽的隊伍16—20支不等。高校聯賽的模式是賽會制,所有隊伍需要先進行線上廝殺,積分前兩名的隊伍才有資格參加全國范圍內的線下賽。

    離子炮做出他們“會在賽場上見”的判斷,起碼得符合兩個先決條件:一,知道大沙漠率領的是哪支戰隊;二,通過賽程推斷他們將會遇上。

    張競不喜歡這種敵暗我明的感覺,他喜歡運籌帷幄,決勝千里。離子炮說過的那些話,靠譜的不靠譜的,統統被他反反復復地回放了幾遍,力圖找出整件事的脈絡。

    一時無果,張競只好暫時壓下種種念頭,給同隊隊友蒼耳發了條消息。

    【去打聽一下,今年咱們賽區有沒有什么新的高手?】

    李櫟沒想到他的話讓大沙漠如此重視,他僅僅是不喜歡被人算計,前恭后倨的感覺,所以才順著大沙漠的話頭,說了幾句似是而非的話,攪攪渾水,惡心惡心他。

    被人諷刺影帝,李櫟自己也很無辜,他現階段就是這個水平,發揮的好壞全憑運氣,大神留下的肌肉記憶時靈時不靈的,也不是他說了算的。

    不過不知道那個所謂的“高校聯賽”是什么樣的比賽,自己目前的水平也許混跡那種級別的比賽才是相得益彰。

    想到自己的情況,李櫟心下一黯,隨即又自嘲道:要是別人有一步登天的機會,可以直接打乙級聯賽,肯定開心死了,哪會像我這么沒追求。

    應付訓練、被采訪、和大沙漠打馬虎眼,總結下來,今天真是忙碌的一天啊。

    睡覺前,李櫟登錄了他自己微博的賬號“栗子糕”,隨便刷刷當催眠,不知怎么地,鬼使神差地想到了今天這場輿論風暴中心的另一個人,沈晗。

    站在旁觀者的角度,李櫟覺得他和沈晗都遭遇了無妄之災,一個說話被人曲解,另一個躺著也中槍,這么一想,還挺有緣分的。

    【“花瓶言論”純屬外人曲解,李荔并非針對沈晗,帶節奏的媒體們,節操都順嘴飄走了!】

    李櫟習慣在自己的小天地暢所欲言,反正他只是個有12個粉絲的路人甲,說什么都沒人在乎。對于今天發生的事,他下意識做了辯解,也許對于“李荔”這個角色,他越來越上心了。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今天股票大盘 股票开户 江苏快3开奖视频 云南11选5最新开奖 秒速快3app送彩金 山东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直播 11选5高手是怎么赢钱的 北京快乐8大小技巧 美国股票指数道琼斯与纳斯达克 双色球01一33出号规律 河南22选5大星彩票网 期货配资网 七星彩玩法中奖规则 体彩全部玩法规则和玩法 辽福35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