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七零佛系小媳婦 > 607.浮出水面,暗涌
    七零佛系小媳婦認清現實607.浮出水面,暗涌孫思妙知道自己家男人不是,就是那么問問。

    賀逸霆出手的是什么人?

    孫思妙還真的想問問。

    “那個...”

    不等孫思妙問,就帶著人離開。

    似乎他就是為了過來揍人的,揍完了就走,也不管被揍的人到底如何。

    “頭,我們暴露了!”

    地上躺著的人等賀逸霆跟孫思妙離開后,才拿出對講機說了起來。

    對方罵了一句廢物,就不吭聲了。

    地上的人臉色沒有啥變化的起來,然后幫其他人離開這里。

    一群人回去后,就被召見。

    然后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通罵。

    不過他們也習慣了。

    “換人盯著,一直到能夠找到我們需要的東西,必要的時候可以選擇強制手段!”

    這聲音在黑暗中響起,有些縹緲,聽不真切。

    “是!”

    孫思妙和賀逸霆自然不會認為針對他們的事情這一次就會結束。

    “果然人要是太厲害了也不好。”

    孫思妙啃著蘋果,趴在床上看著賀四五撅著屁屁在那畫畫。

    賀逸霆則是剛剛沖完澡出來,那平時特別立體的頭發,此時也軟趴趴的在腦袋上,看著特別的溫順。

    孫思妙都想上手揉揉,只是看著還有些潮濕,沒有動手。

    “怎么說?”

    賀逸霆趴在兒子身側,看著他畫畫。

    果然是兒子,那線條抽象的跟梵高的畫。

    “你想呀,我們帶人去海島發現的那個玩意,肯定有人打主意,而且他們想不通我們為什么會知道如何進入。又想占有那些東西,主意肯定打在我們身上!”

    現在沒有撕破了不是因為他們多么的顧忌自己,而是因為還沒有找到好的切入帶你。

    而一直盯著他們,就是個他們造成一種心理恐慌。

    “好不容易等咱們露出什么破綻,就是一網打盡的時候!”

    孫思妙似乎說的不是他們自己,而是別人。

    “媽媽,一網打盡是肯定做不到的,只要網子有洞,就有縫隙可鉆!”

    大寶這話,好有內涵。

    孫思妙竟然無力反駁。

    賀逸霆抱著兒子揉揉他的小腦袋:

    “兒砸,你先告訴你爹,你這是畫的什么玩意?”

    原來他那稀薄的藝術細胞,對于兒子的大作,是真的欣賞不起來。

    賀四五把自己的畫拿起來,解釋給爹媽聽:

    “我畫的是我的一生,從你出生到現在經歷的事情,如何?很像吧?”

    賀四五很是自得。

    “兒砸,你這個畫呀,真像,反正你都人生你媽我竟然沒看懂!”

    孫思妙豎著大拇指,很是表揚了一番兒砸。

    可惜是反話。

    “兒砸,你這淺薄的一生,是從一個小豆丁開始的,而你畫的怎么看都像是一只跳蚤,咋還那么多腳呢?”

    賀逸霆還來補一刀。

    兒砸生氣了。

    抱著自己的畫去外面找認可的人。

    孫思妙都要在床上打滾了,這兒子是真的厲害。

    全是亂七八糟的線條,還敢說自己的一生,確實他的一生只有一年多,夠亂的。

    小兩口把兒子氣走了,就滾在一起。

    “還吃呢?”

    賀逸霆把孫思妙手里的果核取走,弄床上果汁還得換床單。

    孫思妙伸著手等著賀逸霆給他擦手,然后才說:

    “老公,事情沒完呢,兒子在我沒有說,等他們把我堂姐徹底逼瘋后,就輪到我們了,你的研究和我的公司在他們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

    這才是孫思妙真正擔心的。

    賀逸霆一根根的把媳婦的手指頭擦干凈。

    一點不焦急。

    這有啥好擔心的?

    那些人想動自己,可也得光明正大動呀,動不了就不是可以成功的事情。

    “小星退役了!”

    突然賀逸霆來了這么一句話。

    “什么意思?”

    賀逸星不是做的好好的嗎?

    為什么會退役?

    “他帶人去了沙漠,大概要半年后回來,這段時間我們挺過去后,那么一切都不是問題!”

    孫思妙感覺真的有大事情要發生,要不自己家男人不會這么說。

    賀逸星竟然會退役,這是多么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爹也打申請退役了!”

    不是吧?

    比起賀逸星,賀浩軒退役,這就有些驚悚了。

    一個做了幾十年的老兵退役,這可不是普通的事情。

    何況賀浩軒的身份也不低。

    “我爺爺同意了!”

    賀逸霆摸出一個指甲剪,給媳婦修著指甲。

    那比做一個課題還認真。

    孫思妙的腦子已經崩盤,這是怎么回事?

    怎么聽著那么讓人驚悚加刺-激?

    “我把我們發現的東西告訴了他們,還把大寶手里的東西告訴了父親爺爺還有小星,這是他們的決定!”

    孫思妙這才緩過神。

    “你為什么又說了出去?”

    孫思妙疑惑的看著賀逸霆,不是他說絕對不能夠告訴任何人關于空間的事情嗎?

    “今時不同往日!”

    好理由。

    “而且父親跟小星的退役,會讓某些人緊張。

    而大寶的空間可以讓我們有很大的主動權。”

    賀逸霆說的時候,孫思妙都感覺周圍的空氣變冷。

    自己家男人生氣了。

    “公公跟爺爺也是跟著你胡鬧,這么折騰下去,咱們還能不能在國內繼續待下去?”

    這是逼著他們做老外的節奏?

    “你想什么呢?只是有一部分偏激的人,這只是小部分,又不是所有的高層都糊涂了。”

    對自己的國家,賀逸霆還是很相信的。

    怎么能夠隨隨便便就那么丟出去。

    這里是他們的國家,是他們的根,有著他們所有的人際關系。

    “那就好,我已經不想出國了!”

    孫思妙認為哪里都不如自己家好。

    其實在京都的日子,她也不是很喜歡,似乎這輩子最快樂的日子只有小時候在孫家村的時候。

    在那個村子里,她可以肆無忌憚的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還有人寵著。

    而她走出來后,一切都變了。

    為什么會這樣?

    孫思妙反思過,是她變了。

    她變得要求太多,不管是自愿的還是被逼的。

    如果這次危機度過,她想回去生活一段時間,就徹底的當個村姑看看。

    “半年是不是?那我就抗這半年,那么半年后,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孫思妙非常認真的說道。

    “只要是你說的,而我又能夠做到的,都可以!”

    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快乐扑克3规律 捕鱼王官方网下载 30选5的开奖结果走势图 疯狂捕鸟无限金币版 北京麻将机 恒大中超赛程表 大嘴棋牌斗地主 微信群股票 吉祥棋牌馆安卓版下载 股票投资入门 qq麻将怎么单机游戏 德甲2020 516棋牌游戏中心 什么网络游戏可以赚 龙王捕鱼怎么才能打到鱼 意甲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