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校園修仙武神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幫我打聽一個人
    陸運濤此話一出,陸遙心中所有的疑惑便全都解開了。

    也不再隱瞞,直接將發生在孤峰澗的事情全都告訴了陸運濤和左小云。

    “三叔,你的臉色怎么有些難看啊?”

    陸遙說完后奇怪的發現陸運濤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忍不住問了一句。

    “唉,真是沒想到啊,曲意熊竟然是隕落在了虎嘯嶺,真是命運啊,命運!”陸運濤并未馬上回答陸遙的問題,而是長嘆一聲,道。

    “三叔您認識曲意熊?”

    陸遙有些意外,沒想到陸運濤竟然認識準東七杰之中的老三曲意熊。

    “他其實是……”

    陸運濤的話還沒說完,一旁的左小云竟然是黯然淚下,打濕了桌面。

    “三叔,老師這是?”

    “曲意熊和小云是同母異父的兄妹,這些年,曲意熊對小云一直都很照顧。”陸運濤給身旁的左小云遞了一張紙巾,然后,道:“本來我們打算今年假期的時候去找他的,卻不想他竟然……”

    “唉,他也真是個苦命的人啊!”

    陸運濤連連嘆息,讓陸遙的思緒再一次回到了虎嘯嶺那段艱苦的歲月。

    “是誰害死了我大哥,我要將他碎尸萬端,讓他不得好死!”

    左小云接過陸運濤遞過去的紙巾,擦掉了眼角的淚水,猛地站起來,兩眼通紅的看著陸遙,冷冷的道。

    “老師,您別激動!”陸遙也是連忙起身,歉意的看著左小云道:“曲大……曲叔叔是被天塔組織的康峰害死的。”

    “不過,我已經替他報了仇了!”

    陸遙本來和管中文、曲意熊等兄弟是稱兄道弟的,可如今曲意熊成了左小云的大哥,自然也就成了他的長輩,陸遙稱呼他一聲曲叔叔倒也理所當然。

    “哇……”

    左小云聽到陸遙已經殺了康峰,替曲意熊報了仇,整個人那根緊繃的神經頓時松了下來,整個人也是哇的一聲哭出了聲。

    陸運濤連忙起身摟住左小云,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盡情的哭。

    “三叔,孤峰澗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難道學校里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

    左小云的心情很不好,陸遙自然也是安靜的坐在旁邊沒有說話,直到他看到左小云已經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才淡淡的問了一句。

    “沒錯!”陸運濤緩緩的點了點頭,慢慢的說道:“十多天前,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夜之間我竟然發現學校里出現了很多的怪事。”

    “有的學生突然之間變得力大無窮,有的學生突然之間懂得了吐納之法,還有的……”

    陸運濤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了陸遙,這一聽之下,陸遙也是倍感困惑。

    孤峰澗發生了異變,那是因為考察隊在孤峰澗發現了很多的天外飛石的碎片,陸遙懷疑那些動物的變異一方面和那些天外飛石的碎片有關系,另一方,可能也和臨近進化的赤煉巨蟒有關系。

    可是,學校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僅沒有任何的征兆,更是沒有其他任何的異變。

    更奇怪的是那些突然變強的人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學校中其他的一切都沒有變,沒有什么天外飛石,也沒有什么赤煉巨蟒,有的只是一些一夜之間達到養氣境修為的普通學生。

    這無論從那個角度來說,都是解釋不通的。

    一個個的疑惑在陸遙的腦海中盤旋。

    “陸遙,你有沒有和包局長聯系過?”

    陸遙愣神之際,陸運濤突然又提到了西京市公安局局長包紅英的名字。

    “三叔,你是說包局長那邊也有情況?”

    陸遙有些不敢相信,試探著問道。

    “沒錯!”陸運濤點點頭,道:“據我所知,西京市第一看守所也有幾人身上發生了類似的情況。”

    “那現在情況怎么樣,時不時有人逃離了看守所?”陸遙馬上問道。

    看守所中關押的雖然不一定都是罪犯,但很大一部分人都是有罪的,一旦這種人逃脫,那對于這個社會的危害將是無法估量的,陸遙聽到這樣的消息,不得不讓他擔心。

    “那倒是沒有!”

    陸運濤道:“說來也是巧了,龍組的黃威剛好在西京市提審一名犯人,這個情況被他第一時間發現了,虧得他及時出手,才算是沒有釀成大錯。”

    “不過,現在包局長那邊估計也是忙的焦頭爛額了,你回頭有時間過去看看,畢竟她對你一直都很照顧!”

    發生在西京大學上一任政教主任周主任身上的事情過去僅僅一年多,當初包紅英信任陸遙,幫助陸遙的事情還是歷歷在目的,這一點陸運濤和左小云都是知道的。

    “嗯,待會我就去找包局長,了解一下那邊的情況!”

    陸運濤沒有說,陸遙也便沒有問。

    可是,他的心里絕對不相信黃威是恰巧到西京市提審犯人的。

    龍組是個什么樣的存在,陸遙心知肚明。

    一個能被人抓進看守所的犯人怎么會引起黃威的注意呢?

    答案一目了然。

    黃威一定是事先發現了什么,才會“恰巧”出現在那樣的場合中的。

    “三叔,學校的事情您打算怎么辦?”

    陸遙轉移話題,問道。

    “學校的事情黃威已經介入了,沒我什么事,我也不用操心。”陸運濤說到此處,頓了頓,隨后才繼續說道:“不過,我找你來是因為我知道你和黃威的關系不錯,想要托你打聽一個人的消息。”

    “我能想到的也就只有你能辦到了。”

    “三叔,你想打聽誰的事情?”

    陸遙馬上問道。

    “安心,我們學校研究生部武術社的社長安心你可曾聽過?”陸運濤看著陸遙問道。

    “安心?”

    “我知道,他好像和蘇安然的姐姐蘇安安是情侶,對嗎?”陸遙馬上想起了在黨校那個人工湖邊遇到的老者和少年。

    當初,陸遙在修煉龍息功和清心決的時候遇到過那一老一少。

    那個少年便是安心,至于那個老者,陸遙打聽過后才知道那是安心的爺爺安老爺子。

    只是,陸遙不明白,這件事情怎么又和安心扯上關系了。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天津时时彩现场直播 山西体彩11手机版 芝麻西西和pc蛋蛋 上海天天彩选4专题信息 江西快3开奖结果 下载内蒙古十一选五 宁夏11选五购买平台 吉林快三豹子遗漏图表 128期二码中特 北京pk10计划开奖 广东快乐十分和值走势 五分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贵州体彩11选5电子走势图 福建快3开奖 海南体彩环岛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