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終極學生在都市 > 第二千五百七十二章 一個計劃
    瓏公主咬了咬牙,身上爆發出一股更為強大氣息,速度再次加快了幾分。

    李澤道看了那道背影一樣,同樣加快速度。

    身后那些魔人原本就追不上這兩只蹦跳得極快的青蛙,現在更是追不上了。

    不過那道直沖云霄的魔氣的消失,卻也讓它們狂喜,讓它們看到了無限的希望,讓它們現在就想匍匐跪下,好好拍一會兒偉大的蚩龍大人的馬屁,贊美它的強大。

    雖說,這件事情好像跟蚩龍大人扯不上邊,但是任何時候拍蚩龍大人馬屁這一舉動,準是沒錯的。

    一炷香功夫左右的時間,李澤道跟瓏公主終于度過黑水河,踩在那厚實的土地上。

    就在這時,李澤道只感覺到一股極其可怕的威壓由上至下,籠罩而來。

    神圣而不可侵犯!

    他抬頭看向面前那座高聳入云的山峰,終于明白為什么魔人不能翻山而過,而是非得老老實實的通過那條裂縫離開。

    在山腳下便要承受如此可怕的壓迫,更別說是上山了,怕是要被這股可怕威壓擠壓成血水了。

    看著那條裂縫,李澤道再次明白這座山的可怕之處。

    強如擁有開天辟地的威力,可以輕松砍碎傳送帶的破天斧,卻也僅僅只能劈出這條裂縫出來,而并非將這整座山劈個粉碎。

    心神劇烈動蕩,感慨盤古的強大之際,李澤道跟瓏公主來到魔之谷谷口這里。

    身后,那些魔人依舊窮追不舍。

    與此同時,那股籠罩而下威壓更甚,當然到也在承受范圍之內,否則別說是逃逸了,怕是要走不動道了。

    李澤道看向面前這條被無盡黑暗所籠罩,似乎很長很長的山谷,感受到有著一股充滿腐朽暴躁的死亡氣息正從這山谷深處迅速碾壓而來,他便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早在封印減弱的時候,便有魔人強忍著封印所帶來的那可怕的壓迫進入魔之域直達魔山,只為了讓那些破籠而出的魔人在最短的時間內明白此時神域的一個情況,讓它們知道以它們那種強大的魂魄,足以在神域橫著走了。

    讓這些魔人知道它們必須盡快離開魔之域,防止強者守住魔之谷的出口,那時候怕就真出不去了。

    所以這些破籠而出的魔人,此時已經出現在這條山谷里了。

    李澤道已經可以感受到它們那種壓抑許久的血腥殘暴,腐朽死亡。

    瓏公主閃爍著神秘幽光的紫瞳看向魔之谷,面色更是凝重了,她發現自己還是將這些魔人想得太簡單了。

    甚至,若是沒說服野人前輩,她跟神域的那些強者壓根就無法抵擋這山谷谷口。

    “怎么辦?”

    瓏公主看向李澤道,眼神略顯凝重無助。

    李澤道有些受不了這眼神,深呼吸了一口氣說:“后面那些魔人就交給你了!”

    僅守住谷口的話,壓根就不是上上之舉。

    李澤道比瓏公主更清楚,哪怕他們兩個加在一起,也不具備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實力,他們擋不住那些魔人的沖擊。

    但凡有一個魔人沖出去,那么他們這次行動也就算是失敗了。

    所以李澤道打算進入這條不見天日的山谷里,他心里已經有了一個不見得會成功但是值得一試的計劃。

    李澤道當然不會妄想說他有能耐將那些魔人阻殺在山谷里,畢竟那些擁有強悍魂魄體的魔人是殺不死的。

    但是這些強悍的魔人腦子未必好使,所以李澤道覺得自己成功概率還是有的。

    瓏公主瞳孔微微睜大:“前輩這是要獨自一人進入魔之谷中?”

    李澤道沒回應,他覺得這個女人就是白癡,不是白癡的話怎么會問出這么白癡的問題呢?

    當下一副要殺進山谷之中架勢,身上散發出一股鐵血味道。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握緊手中那長劍,面色平靜的看著那條被絕對黑暗所籠罩的通道,卻是突然間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女媧跟盤龍并肩作戰,共同對抗蚩龍所帶領的魔人。

    而現在,女媧的后裔跟盤龍的血脈同樣在并肩作案,同樣在對抗魔人。

    這是巧合?還是命運的輪回?

    女媧的結局是,被盤龍從背后捅刀子,自己結局將如何?

    會不會壓根就沒能得到瓏公主沖自己捅刀子,自己就已經被魔人大卸八塊了?

    李澤道突然間想罵自己是傻逼,這種時候難道不應該脫下自己的衣服制作一面小旗子幫這些逃出生天的魔人加油吶喊?

    就算不干這么幸災樂禍的事情,也應該逃得遠遠的不是?

    瓏公主看著面前這道背影,只覺得內心被某種顯得如此陌生的情緒所感染,某根琴弦正被輕輕撥動著。

    她知道,野人前輩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以他的修為,那些魔人根本就傷害不到他,但是他還是過來了。

    因為蛇人一族?

    瓏公主并不這樣認為……主要是,她覺得野人前輩沒這么偉大。

    那因為什么?瓏公主不知道。

    “你這是去送死?”瓏公主來了這么一句。

    她不覺得野人前輩是如此愚蠢之人,他應該是有什么計劃了,但是思來想去,還是覺得這種舉動跟送死好像沒有什么區別。

    李澤道的身體一頓,那刻意釋放出來的鐵血氣息瞬間消失得無影無中,都這種時候了你就不能說一些鼓舞士氣的話?至少也應該說一些吉利一些的話吧?

    惱火道:“你管我?”

    瓏公主沉默了下說:“我管你。”

    “……我要你管?”李澤道有些無語,心想你以為你是我女人?你想得不要太美了。

    “沒有你我我擋不住那些魔人。”瓏公主說。

    李澤道更是郁悶了,他發現想得太美的其實是自己。

    他看了這個說出來的話相當傷人的女人一眼說:“你不會捅我刀子吧?”

    “啊?”瓏公主一愣,不太明白李澤道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聽說過,很久很久以前,女媧助盤龍擊退蚩龍之后,盤龍卻是回頭捅了女媧一刀……若是最后咱們成功的阻擊了魔人,你不會也要捅我刀子吧?”

    瓏公主眉頭微蹙,竟然有這種事?

    沒等瓏公主回應,李澤道顯得淡漠道:“會也沒事,畢竟我不是女媧,你也不是盤龍。”

    “我沒那傻去送死,我有一個計劃,不過需要你攔住那些魔人,絕對不能讓他們逃進這山谷里。另外在我沒出來之前,你千萬別進入魔之谷。”

    說完,李澤道身形一閃,消失在瓏公主面前。

    瓏公主眼神顯得如此復雜的看了那無盡黑暗一眼,用僅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道:“我不會捅你刀子的!”

    隨即蹙眉微皺,心想野人前輩為什么要發出此等感慨?為什么要問出這樣一個問題?難道他是……女媧后裔?

    若他真是女媧后裔,他就來自女媧后裔所藏匿的那須彌域的話,那么他的一系列舉動,就更能解釋得清楚了。

    唯一解釋不通的是,神龍城那座可以絕對排斥女媧后裔的大陣,為什么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想不明白這事,瓏公主索性也不想了,她握拳,主動朝著即將來到跟前的魔人沖了過去。

    她必須攔下這些魔人,好確保野人前輩那所謂的計劃能夠順利的進行。

    大戰起!

    ……

    身形掠入山谷里的那一瞬間,李澤道就覺得自己仿若踏入九幽地獄一般,頭皮不受控制的發麻了下,小心臟劇烈的哆嗦了起來。

    這條狹小的山谷顯得如此的昏暗,加上被魔氣所侵襲,因此充滿了腐朽死亡的味道。

    山谷里也沒有任何聲音,就好像沒有任何活物似的,甚至李澤道根本就聽不到瓏公主跟那些魔人交手時所造成的動靜。

    聲音竟然傳不進來!

    他只能感受到,可怕的空爆氣息不斷的侵襲進來,由此判斷瓏公主正在跟魔人交手。

    與此同時,李澤道還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前方那一道道可怕至極的魔氣在一點一點逼近,但是卻是沒能聽到那些魔人發出來的任何動靜。

    在如此靜謐的讓人壓抑無比的空間里,李澤道唯一能聽得到的便是自己的心跳聲。

    那顆心臟強有力的跳動著,卻又一點一點的平穩了下來。

    到最后,這顆心臟并沒有因為這山谷的黑暗,這足以讓人發瘋的靜謐以及那股壓迫而來的魔氣而加快跳動的頻率。

    李澤道發現自己不緊張。

    “是因為我太強大了?強大到壓根就不將這些脫籠而出的魔人放在眼里?”

    李澤道覺得自己想多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一邊加快速度向前急掠一邊取出魔之眼鑲嵌進入自己的額頭上。

    剎那間,他身上也被一股濃郁的魔氣所籠罩,儼然變成了一名魔人。

    這便是魔之眼的強大之處,它可以讓李澤道完美的成為一名魔人。

    這也是天機氣息的強大之處,它可以完美的偽裝成靈氣,亦可以完美的偽裝成魔氣。

    又一炷香功夫過去,感受到一股股極其強大,充滿死亡味道的氣息籠罩而來,李澤道身形硬生生的停滯在那里。

    魔人的身形就在前面!

    幾個呼吸不到,李澤道瞳孔微微一縮。

    卻見前方悄無聲息的出現了八道冰冷至極顯得扭曲模糊的身影,這一道道身影皆被冰冷詭異的黑色魔氣所籠罩,釋放出可怕的腐朽死亡氣息出來。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qq新快3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 股票趋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电子走势 甘肃十一选五奖金多少 app模拟炒股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平台 宁夏11选五投注 沪深股票代码区分 赛车游戏破解版下载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 昨天上海快三走势图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准 北京快三玩法介绍 江苏快3分析 快乐双彩复式中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