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 二千五百六十七 還不將他拿下?
    院落,房間之內!

    看到外間沖天而起的一抹光亮,霍英和摩尋的臉色都是變得極度難看,尤其是這位帝宮三長老,那盯著云笑的目光,如欲噴出火來。

    反觀火烈宮二長老霍英呢,此刻赫然是悄然收斂了氣息,甚至都沒有讓那邊急怒攻心的摩尋感應到,其眼珠亂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哼,這個老家伙!”

    感應著那一直鎖定自己的氣息,瞬間消失殆盡的大長老穆極,臉上不由浮出一抹冷笑,暗道饒你霍英狡詐似鬼,今日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這勾結外人對付族中長老,本身就是大罪,如果這個罪名坐實,霍英不僅是這二長老的位置坐不成,恐怕都得落荒而逃出火烈宮。

    對于這兩位火烈圣鼠一族長老的心思,此刻的摩尋又怎么可能去管,他只知道自己已經只剩下唯一的機會。

    不管怎么說,此刻的云笑,依舊在摩尋那只脈氣手掌的控制之中,哪怕是放出傳訊煙花,讓其他火烈宮的強者趕到這處院落,于他來說也有最后的一次機會。

    如果能借此機會將云笑拿為人質,再成功逃出火烈宮,那摩尋未始沒有化解天血噬散劇毒的可能,但這一切,都得建立在他能徹底控制云笑的前提之上。

    不過現在看來,這個可能性還是相當高的,畢竟云笑這至圣境中期的修為,比起摩尋來太不夠看了,而且在摩尋看來,對方手段早已盡出,根本不可能脫離自己的掌控。

    只可惜摩尋不知道的是,原本和他一丘之貉的霍英,為了保全自己,心境早已經起了極大的變化,他的某些計劃,已然到了瀕臨失敗的境地。

    “小子,給我過來吧!”

    當又一道低沉喝聲從摩尋口中傳出的時候,其手中印訣變動間,那只脈氣手掌的拉扯之力陡然提升了數倍,讓得云笑的臉色,也不由變得有些難看。

    在這種真刀真槍的脈技比拼之中,云笑的手段也是極為有限,畢竟他就算是最為強大的脈技,施展出來也遠不是摩尋的對手。

    唰!

    然而就在此時,云笑和摩尋之間的空間卻是人影一閃,緊接著一道蒼老而霸氣的身影,赫然是強勢介入了這邊的戰場,正是火烈宮大長老穆極。

    轟!

    穆極的身上不知何時已是繚繞了一層淡淡的火焰,而當這層火焰顯現而出之后,摩尋忽然發現自己和那只脈氣掌印之間的聯系,瞬間被生生切斷了。

    “穆極!”

    摩尋這一怒真是非同小可,口中的這個名字,幾乎是從牙縫之中擠出來的,同時對那邊的霍英也記恨上了,這個家伙,怎么能讓穆極及時出手呢?

    可以說穆極此刻的出手,將摩尋的最后一絲機會生生掐滅,讓得他再也沒有擒住云笑為質的機會,畢竟這里不是蒼龍帝宮,而是火烈圣鼠一族的主場。

    感應著身后粗衣青年身上的氣息正在緩緩消散,穆極也不由大大松了口氣,暗道今夜發生的事真是驚心動魄啊。

    一個不慎,不僅是云笑性命不保,就算是他穆極和赤炎的兩條性命,說不定都得被徹底滅殺,簡直是差之毫厘,便是十死無生的境地。

    好在那個粗衣青年云笑手段眾多,還在至圣境強者的攻擊之下,覷得機會放出了傳訊煙花,最終將這必敗的局面給扳了回來。

    既然已經救下云笑,那穆極的心情自然是大好,見得他似笑非笑的目光轉到摩尋的身上,其眼眸深處,實際上在閃爍著一種叫做危險的光芒。

    作為火烈圣鼠一族的大長老,穆極其實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這摩尋都欺負到家門口了,若是他還能忍氣吞聲,也不是火烈圣鼠一族的強者了。

    在看到穆極突然出手的時候,云笑就知道這一次的危機已經是盡解了,接下來,就看看這些火烈圣鼠的長老們,到底要如何收拾那摩尋吧?

    不過云笑也沒有太過擔心,畢竟他知道摩尋早就中了天血噬散的劇毒,而且其身上應該是沒有解藥的,否則也不會冒險深夜來找自己的麻煩了。

    既然如此,那只要摩尋得不到自己,云笑就相信對方活不過數日,而在如此眾多火烈圣鼠一族長老的威懾之下,摩尋再想要像今晚這般出其不意,明顯是辦不到的了。

    也就是說除非摩尋能扛到逃回蒼龍帝宮,否則一旦天血噬散的劇毒徹底爆發,蒼龍帝宮的這位三長老,堂堂至圣境巔峰強者,恐怕就要變成和之前赤炎一般的皮包骨頭了。

    以云笑對蒼龍帝宮的恨意,又怎么可能出手替摩尋化解劇毒呢?也是說這位帝宮三長老在今夜失手之后,結局已然注定。

    嗖!嗖嗖!

    就在房中幾人心思各異的當口,一連幾道破風之聲突然在破碎的門口響起,緊接著幾道氣息磅礴熾熱的身影閃身而入,正是火烈圣鼠一族的幾大長老。

    “大長老,發生什么事了?呃……二長老也在?”

    其中火烈圣鼠一族的三長老,第一眼看到的乃是正對著他的大長老穆極,當下便是躬身行禮,但下一刻忽然看到二長老霍英也赫然在列,忍不住吃了一驚。

    要說這些排名靠后的火烈宮長老們最怕的,恐怕并不是族長,也不是大長老穆極,而是二長老霍英。

    畢竟這二十年時間以來,霍英的積威,已經深入每一個火烈圣鼠族人的心底深處了。

    反觀大長老穆極呢,二十年來卻是不問世事,若不是身份和實力在那里,當年積贊的威信早已經蕩然無存,諸多族人最多給他明面上的尊敬罷了。

    看到兩大長老都在房內,諸多長老驚異之余,又有些想不通了,難道在這兩大長老的手下,還有誰敢吃了龍心鳳膽,前來找赤炎的麻煩嗎?

    “三長老,還有你們都聽好了,二長老霍英勾結外人,企圖聯手滅殺本長老,還不將他拿下?”

    穆極卻是沒有那么多的想法,聽得他口中低沉的喝聲發出之后,所有火烈圣鼠一族長老們的身形都是齊齊一顫,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為這樣的事根本就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的,二長老霍英雖然為人狠辣了一些,但是這些年來兢兢業業,讓得火烈圣鼠一族發展得頗為興旺。

    反觀大長老穆極,卻是幾乎不會出現在諸多族人的面前,如今突然說二長老叛族相助外人對付族中長老,這些火烈宮實權強者們,又怎么可能會輕易相信?

    “大……大長老,這中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剛才說話的三長老,目光隱晦地瞥了一下一臉冷笑的二長老霍英,脖子不由一縮,緊接著問出的一句話,讓得大長老穆極不由升騰起一抹怒意。

    “怎么?你們連我的話也不相信嗎?”

    穆極明顯是在氣頭上,說話也有些不經過大腦,也忽略了一些事實,那就是今日的這房間之內,除了云笑之外,根本沒有第二個證人。

    至于穆極在火烈圣鼠一族的權威,早已經在這二十年內被磨滅殆盡了,當他拿出大長老的威嚴,試圖壓制諸多長老的時候,霍英臉上的冷笑不由更加濃郁了幾分。

    “大長老,我知道你一直都在為當年那件事記恨于我,如果是一些小事,我也就忍了,但你今日誣蔑我叛族,這可就太過分了,大家同為族中長老,沒必要鬧到這一步吧?”

    霍英的口才果然不是穆極所能比的,這番話一出口,所有人都下意識地想到了一些往事,暗道都這么多年過去了,難道大長老對當年那件事依舊念念不忘嗎?

    二十年前發生的那件事,對于一些年輕天才來說或許記憶模糊,但對這些火烈圣鼠一族的長老來說,卻是記憶猶新。

    甚至可以說那一次的變故,改變了火烈圣鼠一族頂尖強者的格局。

    從那以后,大長老蜇伏,二長老上位,這二十年時間以來,霍英威望日高,反觀大長老穆極,卻是越來越首尾難尋了。

    霍英的這一番話,將今日之事直接扯到當年那件往事之上,讓得諸多長老們都認為是穆極舊事重提,心中余恨未消,在這里誣蔑于他,用心不可謂不險惡。

    “你……”

    霍英這心平氣和的口氣,讓得穆極一口氣差點上不來,卻不知道該如何反駁,這受制于人的狀態,看得一旁的云笑也不由微微搖頭。

    看來在口才和智謀一道上,這位火烈圣鼠一族的大長老,和霍英根本就沒法比,但今日之事,就算云笑也頗為為難,想要就此給霍英定罪,明顯是不可能的了。

    究其原因,還是因為此刻的穆極和赤炎都完好無損,至于云笑一個外人的傷勢,于這些火烈宮長老來說,又有什么關系呢?

    你總不能說蒼龍帝宮三長老摩尋對云笑這個外人出手,就要指證二長老投敵叛族吧?再說蒼龍帝宮也根本不能算是火烈圣鼠一族的敵人。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网络推广 快赢481最近60期走势图 中超直播 广东麻将技巧逢赌必 真钱捕鱼平台手机版 东北麻将打法和规则 意甲和尤文关系球队 大连穷胡麻将微信 有融资融券的股票好 微乐贵阳麻将官方免费 龙净环保股票分析 正规手机棋牌信誉品牌 陕西11选5走势图44期 多乐彩任选三奖金 pk10技巧 幸运赛车 体彩6十1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