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唐朝好地主 > 第1197章 第一輪交鋒
    李超在等,李世民也在等。

    兩人都極力的在克制著自己的沖動和欲望,李世民很想趁勢把李超拿下,把他過去倚重如今又充滿忌憚的李文遠拿下。可最終,他強忍住了。

    李超每天在灞上悠閑的過著日子,表面上裝的無比的鎮靜,可心里卻緊繃著一根弦。他通過暗影正密切的關注著漢京的動向,李世民有任何的過線舉動,李超都可能迫不得已要做出應對。

    極可能是出逃,然后舉旗。

    好在,緊張的局勢下,一切似乎在向著緩和發展。

    朝廷對于被貶的宰相大將等官員們,并沒有公開稱他們是朋黨,更沒有謀逆等罪名。朝廷現在還沒有給出一個貶謫的名義,但這是好現象。

    最危險的時間已經過去了,皇帝也慢慢恢復理智。

    連續多天一直貶謫官員的漢京,也沒有再發出貶謫旨意。

    風平、浪靜。

    而就在五月初五,端午佳節這一天,皇帝頒下詔令。

    令太府寺拔款,由工部和將作監負責在漢京的皇城內,修建大唐議院衙門,議院分為貴族議院和民議院兩院。

    同時,朝廷開始向貴族們頒授議員銜。

    中樞也下令地方州道縣三級設立地方議院,并召集地方名望的士、工、商等舉行會議,在會議上推舉出地方各級議員,然后由朝廷審核議員名單。

    旨意傳出,漢京的官吏百姓們都不由的長松了一口氣。

    原來局勢緊張的如干柴烈火,現在終于看到緩和的機會了。

    尤其是對于這段時間苦守著朝廷的房玄齡等人來說,三院總共二十七個宰輔,這一次文武宰輔各被貶或辭職了六個。一下子少了十二個,差不多一半的宰輔離開。

    太子被幽禁武成殿,十二個宰輔被貶或辭,漢京各部衙有上千官吏被貶。

    他真的擔心這事情會越弄越嚴重,最終弄出一場叛亂來。

    房玄齡很清楚這次的地震因何而起,就是因為這個議會。

    可是現在皇帝把太子-黨連根拔起之后,居然沒有廢除這個議會,簡直是讓人驚訝無比。但房玄齡也長松口氣,如果皇帝真的不承認太子的那道議會組建詔令,那朝廷和貴族們的關系,可能就真的要緊張的難以預料了。

    現在,皇帝一道詔令頒下,似乎在宣告著這場動蕩的結束。

    不關所有貴族,只是針對的馬周等人。

    一個沒有定罪的李黨集團,其實也就是太子最大的支持集團。現在,被一下子干倒了,但此事也就到此為止。

    “太子殿下也有好多天沒有露面了。”房玄齡對長孫無忌道,“現在塵埃落定,也應當讓殿下出來露面,最好是公開在全城百姓面前露面,今天剛好是端午節。御河上有劃龍舟表演,某以為當請殿下出來見見百姓。”

    長孫無忌這些天也憔悴了許多,他也無比的擔心最終事情失控。

    好在現在看來,事情告一段落了。

    皇帝懲罰了太子,貶謫了太子一黨。

    但只要太子沒被廢,只要沒有逼的李超他們造反,那事情還有回轉余地,過幾年再把馬周等人召回朝就好。

    只希望太子吃了這次虧后,能長點教訓。

    長樂宮。

    房玄齡和長孫無忌聯名求見,李世民見了兩位宰相。

    聽他們說明來意,李世民猶豫了一會,還是點了點頭。

    “朕今日會帶太子去城外觀看御河上龍舟比賽。”

    “請問陛下,太子是否繼續為監國太子?”房玄齡問。

    李世民沉默一會,最后嘆惜一聲,“朕會再給他一個機會,承乾依然會是太子,但不再監國攝政,朕回來臨朝視事。”

    聽說皇帝愿意回來,房玄齡和長孫無忌倒更高興些。眼下這個時候,再繼續讓太子監國,還不知道又要發生什么事情。

    本來,皇帝還這么年輕,不到四十,怎么能急著把國朝重擔交給才十八的太子殿下呢。

    “玄齡、輔相,馬周離去后尚書令空缺,你們覺得應當用誰為新尚書令?”

    “臣舉薦宇文士及!”房玄齡道。

    長孫無忌附議。

    “二位愛卿覺得魏征不合適嗎?”李世民問。在這次事件中,魏征雖然與李超是親家,但魏征卻一直反對馬周等人,這讓李世民很滿意。他原本是想讓魏征來出任尚書令的,卻沒料到兩位宰相都提議宇文士及。

    “魏相國,適合規諫。”房玄齡說道。

    其實他認為魏征這人其實有些古板,而且對于行政這一塊,并不擅長。

    李世民打消了自己原來的想法,“那就以宇文士及接任尚書令一職,朝廷空缺的各個宰輔相位,你們也多舉薦一下合適人選,朝廷盡快填補這些空位。”

    武成殿。

    房玄齡和長孫無忌出了長樂宮,就直接往紫微宮武成殿過來。

    這座貞觀殿一側的宮殿,被一隊隊精銳的羽林衛禁軍把守著,隔絕了內外。

    王承恩出示了皇帝的手詔和印信,羽林衛禁軍將領才撤去了禁軍,收兵離開。

    “殿下!”

    長孫無忌進入殿中,發現承乾在寫字,太子妃在一邊研墨,并沒有想象中的頹廢景象,太子更沒有瘋。

    “國舅怎么來了?”

    承乾抬起頭,先看到進來的長孫無忌,再看到王承恩和房玄齡。

    他放下筆,站在那里。

    “父皇讓你們來的嗎?可是要來宣讀廢太子詔書?”

    長孫無忌先向承乾行了一禮。

    “陛下已經將外面的羽林軍撤走了,今天是端午。陛下讓殿下準備一下,稍后隨陛下往宮外御河觀看劃龍舟比賽。”

    “不是來宣讀廢太子詔書的?”承乾驚訝。

    房玄齡笑著道,“殿下多想了,陛下怎么可能廢除殿下呢。如今陛下已經重新回朝視事,以后殿下有更多時間學習了,倒不用那么辛苦的監國攝政。”

    承乾明白的點頭。

    “這些天,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

    “一言難盡啊。”

    長孫無忌撿著緊要的說了一遍。

    承乾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想不到,皇帝會把怒火轉嫁到馬周等大臣身上。

    十二位宰輔或辭或貶。

    他在朝中原來最倚仗的那些宰輔、大臣都被貶出京了。

    “趙王呢,陛下沒有遷怒到他吧?”

    “趙王還是七道巡撫,此事并沒有與他牽連。”

    “殿下還是沐浴更衣吧,陛下一會要召見殿下。”

    承乾長吐一口氣,“為何要這樣?”

    “殿下,此事就這樣過去了,不要再提了。以后,安心在東宮讀書就好。”房玄齡勸道。

    “對了,此前殿下通過的設立貴族議會和民議會的詔令,陛下沒有追回。還下詔正式頒授貴族們議員銜,并讓地方推行民議會議員,將作監還接了旨要在皇城建議會衙門。”

    這算是讓承乾稍好受一點的消息了。

    ······

    灞上。

    李超也第一時間知道了漢京的動靜。

    端午節當天,皇帝攜太子在御河觀看了龍舟比賽,時隔許多天,皇帝和太子一同出現,也打破了京城最近各種各樣的謠言。

    而同時,朝廷設立貴族議會和民議會的旨意也下來。

    一道旨意很快從漢京送到長安灞上,太師、趙王李超被授予貴族議會議員銜,并被皇帝授封為大唐貴族院院長,隨天使來的,還有不少宮中御賜之物。

    看著那些賞賜,李超也是長嘆一口氣,總算沒炸。

    李世民關了太子幾天,把支持太子的李黨差不多一網打盡,幾乎是盡皆貶謫出京。然后,最終議會還是通過了。

    流言中的李黨謀逆案也沒有定下來。

    馬周他們被貶,只是以辦事不力的名義被貶的,沒有誰跟朋黨、謀逆這些扯上關系。

    不過皇帝重新臨朝,太子不再監國,皇帝回到了紫微宮,太子也回到了東宮。

    事情就此塵埃落定。

    皇帝還有道旨意,貴族院和民議會,每年的年底在京召開會議,議政參政。議員平時也有資格上奏,參政議政。

    同時還有一道旨意,所有實封貴族,無職事者各返封地,不得逗留在京。但同時也規定,封臣們每年年底要入京朝集,同時參加議院大會。

    天使笑著收下管家的禮物,恭喜著告辭。

    崔鶯鶯抓著李超的手臂,“沒事了嗎?”

    “嗯,沒事了。”

    短短一句話,卻讓崔鶯鶯激動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這些天,她也不敢多說什么,但心里的壓力無比巨大。

    那可是一不小心就要抄家滅族的大禍。

    李超回了書房。

    這一輪,雖然最后沒有炸,但卻也把矛盾公開化了。

    李世民的態度非常明顯,對諸侯們有著極大的警惕防范。

    以他為首支持太子的這群高官大將,在這一輪中,被皇帝一下子鏟的七零八落。雖然最后沒流血,只是貶謫,可打擊也是巨大的。

    議院是成功保留下來了,但付出的代價實在是有些大。

    “三郎,有一個新情報。”柯慶悄無聲息的出現。“我們剛得到的消息,皇帝秘密派出了一隊禁軍,去西域伊麗鎮接秦王泰回京。”

    李超眉頭一下子擰在了一起。

    李世民還要搞事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指南针炒股软件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走势图 兴业配资 老公借钱炒股亏了几百万 陕西快乐10分最大遗漏 内蒙快三推荐与预测 114博彩通网址导航源码 2020双色球计算公式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5开奖历史记录 今天山东群英会走势图 黑龙江6+1app 幸运28单双预测神测网 互联网理财平台怎么开 体彩山西11选5开奖查询 河北排列7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