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唐朝好地主 > 第938章
    戴胄坐在李家凈樂莊園的客廳里,總覺得渾身不自在。.┡M堂堂朝廷的戶部尚書,卻要跑來向私人借錢。

    來的時候,他也擔心過可能李家也沒有錢借。可一路上,了幾里長的豪華馬車,他打消了這個念頭。李家有錢,非常有錢。

    不過那數千輛馬車,還比不過他上山后剛聽到的另一消息。

    李家召集家族產業的管事過來開會,居然拿出一百萬貫做獎金給他們。

    震驚。

    一百萬貫啊,不是一百貫也不是一萬貫,是一百萬貫。

    這已經不是一擲千金了,是一擲一百萬。

    朝廷窮的叮鐺響,連百官的俸祿將士們的軍餉都快不出了,李家卻能給自家的管事們豪擲百萬。

    手里拿著一張花花綠綠的‘李記寶鈔’,戴胄驚嘆于這寶鈔印刷是如此精美,有多種顏色,有紅有藍有綠,字體也有黑橙紫,整個寶鈔上居然有六種顏色。戴胄知道一些印刷的情況,單色印刷很簡單,雙色就需要套印了,而三色四色,更加的難。一步錯,就前功盡棄。

    李記的寶鈔居然有六色,雖然其中黑橙紫只是字體部眾,占很少部份,可這也依然是六色印刷啊。

    這印刷手段,估計也只有李記一家了,別人想仿都仿不了。

    他手里這張紙片上,印著十文錢。紙紗正面有十文銅錢的圖案,上頭則有大唐李記錢莊六個字。在下面還有壹拾文三個漢字,下面還有一個豎和一個圈,他知道這是如今商界通用的一種記數的數字,代表著十。

    這張紙就代表著十文錢,李記所有產業,甚至李記有參股的產業,都能替錢使用。比起過去的莊票還要方便的多,不過他卻在想著,印刷一張這樣精美的十文紙鈔,成本說不定都比紙鈔本身貴了,若是那一文錢一張的紙鈔,豈不越印越虧?

    這跟早年朝廷鑄銅錢一樣,鑄錢結果還虧本。

    李真是財大氣粗啊。

    腳步聲傳來。

    李與馬周一起出現。<script>dudu1();</script>

    “戴公,讓你久等了。”

    戴胄站起身,“是我冒昧前來,多有打擾。”

    李笑呵呵的坐下,“年關將至,戶部事務越繁多啊,戴尚書前來,莫非是來還錢的?”

    “太感謝戴尚書了,每到年底,清賬追賬總是最麻煩辛苦的,沒想到戴尚書居然親自過來還錢,這真是讓我們太感激了。”

    戴胄被李一句話堵在那里,借錢的話還沒開口呢,李倒先提還錢的事情了。

    李早有準備而來,不等戴胄再次開口。

    他已經拿出了一個大賬本。

    “我來,此前朝廷數次向李記錢莊借款,前后總記是三百八十萬貫,還有李記名下各產下,認購了朝廷數次行的國債,一次都沒少,總共認領了一百六十萬貫。再有朝廷行的鹽債茶債酒債礦債,李家也一共認領了八十多萬貫。”

    “另外呢,李記錢莊和李記當鋪,也收取了不少百姓用作抵押的債券,如今百姓最后無人償還借款,那些抵押的債券便砸李家手里了,這些加起來,也有五十余萬貫。”

    “我算一算啊,如今李家手里所有的朝廷債券加一起,總共是七百萬零五千三百貫。”

    “七百多萬,一年的利息可是也不少呢,也有幾十萬貫。”

    “這么大筆錢被占用著,我們李記的負擔也很重啊。如今李家各個領地要開建設,李記名下的那些產業商行工坊也在擴大規模,都需要資金啊。朝廷這個時候給我們還錢,真是太好了。”

    戴胄很尷尬。

    來借錢,結果先被催錢了。

    “朝廷欠了李家這么多錢嗎?”戴胄有些意外。

    “戴公,這我可不敢瞎說,一切都是有憑有證的,你筆筆,都有數呢。”<script>dudu2();</script>

    七百多萬,這數字確實不少,主要不是一次借的,朝廷直接借的倒不多,也就向李記錢莊借了幾次,不到四百萬。但中間朝廷行過數種債券,每一次說是自愿購買認領,其實都是攤派性質,商家自然是必不可少要領的,李記這么多產業,因此家家領,加一起就很多了。

    另一方面,李記錢莊和當鋪這邊,也收了不少的債券做抵押,不少最后都直接砸手里了。

    戴胄之前還真沒想到,光欠李家一家,就欠了七百多萬了。現在沒錢還,還要再借,確實有些開不了口。

    可不開口,朝廷也要無米下鍋啊。

    他一想到李家既然都還能給下面的管事百萬獎金,那肯定也還很有錢的。

    “這我當然信的過趙國公的,不過朝廷最近也挺難的,國庫空虛沒錢啊。不瞞你說啊,要不是陛下把內庫的二百來萬貫拿出來,只怕現在朝廷都已經揭不開鍋了。可也只能暫時捱段時間,過完年,就真的要不出俸祿不出軍餉了。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才來找趙國公啊,還請趙國公能夠在這關鍵時候,伸出援助之手,向朝廷借一筆款子。”

    “一千萬貫,有一千萬貫,朝廷就能度過這次難關了。”

    戴胄伸出一根食指。

    李搖頭。

    “八百萬,八百萬貫也行。”

    李還是搖頭。

    “五百萬貫,不能再少了。”

    李架起二郎腿,端起茶杯,普餌紅色的茶湯散著一股清香,李抿了一口。

    “戴公啊,你的胃口是真大啊。開口就是一千萬,八百萬的。可你也應當知道,這千八百萬可不少啊,如果是千八百萬文錢,我倒能湊一湊,可這千八百萬貫,那我也是無能為力啊。”

    “再說了,俗話說的好,這有借有還,再借不難。這前賬未清,你這又要再借,這事情不是這么個辦法啊。眼下年關將近,你,不都是早就停止了外借,這個時候都講究清賬,哪里還有前賬未還,又往外借的道理?”

    “李家確實是有點家業,可也拿不出那么多錢來的。之前朝廷困難,又是天災又是兵禍的,李家響應朝廷,所謂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朝廷每次行國債,李家都認領了,還是盡量多認領,之后行鹽債鹽債這些,李家也都認領了,朝廷還幾次三番向李記錢莊借款,李記不但借了,還給的是最優惠的利息。”<script>dudu3();</script>

    “戴公啊,李家可謂是仁至義盡啊。”

    戴胄抹了把額頭,“趙國公,這些我也知道,灞上李家,和趙國公向來高義,朝廷也是不會忘記的。只是眼下,朝廷確實困難啊,無米下鍋,還望李家能夠再伸援手。”

    李卻是搖頭。

    “今天我也給戴公交個底,前賬不還,李家不會再借錢給朝廷,說實話,也沒錢可以借。”

    戴胄面色微變。

    “趙國公,這話未免不實吧,今日我上山來,一路上,可是家管事的馬車都停了幾里路長,全是四輪馬車啊,價格不菲。而我一上山,就聽說趙國公剛給李家的管事年終特別獎,一下子就了一百萬貫啊。如此豪爽的手筆,怎么還說李家沒錢呢?”

    李笑笑。

    “天下皆知李家對于家里做事的人確實比較優厚,李記的管事們也確實多有馬車,這次李家也確實拿了一百萬貫做特別獎下。但戴公不要搞混了一個事實,這些,其實都是經營的成本。”

    “經營成本?”

    “對啊,經營成本,這些都只是李記經營的一種方式而已,優厚的待遇條件,才能更好的招攬人才,才能更好的激勵他們的做事熱情。就好比,你去糧鋪里買米,一斗糧賣二十文。并不是說,糧鋪一斗米就賺了二十文錢,這二十文錢里還是有經營成本在里面的。”

    “店鋪租金店員伙計的工錢還有向朝廷交納的稅收,以及這大米收購時的本錢,甚至還有路上運輸的成本,以及倉儲的成本等等,這些成本可不低。甚至店家還提承擔著諸如糧價波動帶來的損失風險等。”

    “我李家的管事工人們確實待遇較好,我也確實拿出百萬貫來做獎金,但這些都要算在經營的成本里面的。李家家大業大不錯,可攤子也大,李家總共擁有八千余家的產業商鋪工坊等,總共擁有員工三十余萬,一年賺的錢不少,但光是人工的工錢開支就極大,再加上店鋪工坊的擴張,原材料的進貨準備,以及商品的積壓,我們每年還要拿出大把的資金來進行技術革新·····”

    “戴公,我給你透個底吧。其實李家這些產業一年下來,確實賺了不少錢,但都只是存在于賬面之上,并沒有什么現金。賺來的錢,其實都變成了原材料倉庫里的商品,還有各家產業的繼續擴張投入,錢都又投進去了,別管事們了一百萬貫獎金,可實際上我李今年一文錢也沒有往家里收,錢都又投進去再擴大生產了。”

    戴胄半信半疑。

    “趙國公,那李記錢莊再給朝廷借五百萬貫。”想了想,戴胄又道。</br></br>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眾:meinvmeng22 (長按三秒復制)你懂我也懂!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中国平安股票行情东方财富 黑龙江福彩p62玩法 601398工商银行股票行情 山东十一选五前三直选最大遗漏 广东好彩一开奖历史 腾讯分分彩app 期货配资平台先选金多多联系 排3走势图专业版(带连线) 哪有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陕西11选5一定牛 浙江11选5走势 今天吉林快3开奖结 精准时时彩软件 河南福彩22选五最新 体彩排列5 今日福建体彩22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