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四百一十四章
    (414)“哈哈!”兇惡大漢仰面而笑,說道:“白小姐,收起你往日的威風吧!你以為你現在還是白家大小姐嗎”說話之間,他有向前幾步,貼近白燕,伸手去拉她的裙帶。 ,。

    白燕雖然養了一批厲害的殺手,但她本身和平常女人沒什么區別,面對這么多大大漢,她一個女人哪能應付的來,正在這時,土道的遠處突然有燈光閃爍,沒想到這么僻靜的地方還會有人經過,眾人的心頭皆是一驚。

    兇惡大漢臉上的消失,面色瞬間陰沉下來,他舉目看向遠處,之間一輛汽車在土路上飛快的行駛過來。

    “老大,這是什么人來了?”有名大漢緊張的問道,其他人也紛紛把手中槍舉了起來,為的兇惡大漢向眾人使個眼色,沉聲說道:“把槍都收起來,先不要輕舉妄動,也許是我們自己人來了呢!”

    很快,那輛轎車行駛到近前,土路很窄,有面包車停在道路中央,其他車輛根本過不去,轎車在距離眾人三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接著車門一開,從里面走出兩名身穿休閑裝的青年,兩青年年歲都不大,臉上帶著青澀,他倆看了看眾大漢,再瞧瞧臉色蒼白的白燕,怯生生的說道:“各位大哥靠,讓我們過去!”

    見來人只是兩名胎毛還沒退干凈的青年,眾大漢們提到嗓子眼的心都放了回去,兇惡大漢嘴角一挑,揮手說道:“滾,滾,滾!要過去你們就繞道過!”

    “大哥”兩名青年面帶急色,還想申言,兇惡大漢嗤笑一聲,說道:“我們今天在這里辦事,你就算有天大的事也得給我繞著走!”南洪門在廣州一帶是土霸王,其成員也想來囂張慣了,何況對方只是兩名毫不起眼的青年。

    ,愣在原地,進不是,退也不是,不知該如何是好,見他倆沒有離開的意思,眾大漢們都有些不耐煩,其中有兩人直奔青年走去,到了近前,用力推了推他二人的肩膀,罵道:“,小兔崽子,我們老大的話你沒聽見嗎?”

    兩名青年互相看了看,齊齊倒退一步,看樣子像是要轉身離開了,正在兩名大漢一臉嘲笑想出言諷刺幾句的時候,只見兩青年回手在腰間一抹,掌中各多出一把裝有消音器的手槍,毫無預兆,對準兩名大漢的胸口各開一槍。

    這兩槍來的突然,兩名大漢連點反應都沒有,心口已被子彈擊中。近距離的射殺,子彈擊穿二人的心臟,直接從后心飛了出去,撲通,撲通!兩名大漢臉上還帶著驚訝和茫然,身子已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另外幾名大漢見狀,無不大驚失色,有人下意識的驚叫道:”

    他話音未落,兩名青年的槍口已指向他,撲,撲,撲!消音手槍特有的沉悶聲拉開了屠殺的序幕,兩名青年的槍法精準的令人咋舌,彈無虛,每一次扣動扳機,都會有一名大漢音聲倒地,只是頃刻之間,數名大漢還能站立的只剩下為的那位兇惡漢子,由始至終,這批南洪門的大汗連一槍都未來得及開。

    等兇惡大漢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再看身邊的兄弟,都已倒地絕氣身亡,他本能的尖叫一聲,回手要拔槍,可是兩名青年的槍口已齊齊頂住他的腦袋。

    “啊——”兇惡大漢張大嘴巴,此時他能清楚的感覺到槍筒火辣辣的熱度。

    兩名青年齊齊轉頭看向白燕,臉上的青澀早已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冰冷與殘酷,毫無感情的眼睛如同一潭死水,二人異口同聲的問道:“白小姐,怎么處置他?”

    這時,白燕臉上的驚慌也不見了,她面帶陰笑,一步步向兇惡大漢走去,直到此時兇惡大漢才算明白,這兩名青年原來是白燕手下的殺手,現在他在看白燕,已沒有一絲一毫的,如同見了鬼似的,嚇到連連后退,結結巴巴的問道:了嗎?”

    “呵呵.你很希望我的兄弟都死光是把?!不過很可惜,事實上并沒有!”白燕依然不緊不慢的向前走著。

    她進一步,兇惡大漢便是退一步,土路并不寬,很快,兇惡大漢便退到路邊,路邊是松土,兇惡大漢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白燕身上,忽覺得腳下一軟,身形控制不住,一坐在地上他掙扎著想從地上爬起,白燕對這他的胸口用力踢了一腳,咬牙說道:“想殺我,還輪不到你!”說著話,她回頭沖著那兩名青年鉤鉤手指,后者二人會意,快步上前,其中一人將手中槍交到白燕手里,白燕接過槍后,片刻都未停頓,對這兇惡大漢的前胸就是一槍。

    撲!這一槍打的結結實實,兇惡大漢的胸口立刻噴出一團血霧,白燕打了一槍仍不解恨,對這大漢又連開數搶,只聽撲撲之聲不絕于耳,知道槍中子彈全部打光才告一段落,再看兇惡大漢,身上,腦袋上都是鮮血,人早已斷氣。

    白燕低頭看著尸體,長長出口氣,隨后將手中槍向手下人一扔,同時問道:“其他的兄弟都沒回來?”

    白燕派出去的那批殺手并沒有全軍覆沒,至少在前面搶槍的幾名殺手幸免與難,白燕回到自己的房間說是收拾東西,實際上是去給手下人通風報信,令他們馬上來援助自己,之所以在房間里待那么久只是她在故意拖延時間罷了,好讓手下愛人能及時趕到,蕭方派出手下人帶著白燕離開南洪門總部,雖然行動很隱蔽,連向問天都被瞞過去了,但沒有逃過白燕手下殺手的眼睛,一路上,幾名殺手一直在遠遠的跟隨,直至幾名大漢要對白燕下手,他們這才突然現身,殺對方個措手不及。

    聽到白燕的問話,兩名青年互相看了看,雙雙低下頭去,沒有答話,白燕仰面嘆息,頓了片刻,她快步走到面包車前,從里面拿出一只皮包,遞給兩名青年,面無表情的說道:“這里面有二百萬,你們拿上錢趕快走吧!”

    兩名青年面帶驚色,忙問道:“白小姐,那你呢?”

    “我?”白燕笑了,只是笑的令人心酸,她搖頭苦笑道:“你們可以逃,但我逃不掉,我也不想過一輩子受人追殺的日子,我對南洪門有情有義,而他們卻如此待我,我就算殺不掉謝文東,死,也要拉上南洪門做墊背!”

    “白小姐!”兩名青年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冷酷殺手,但對白燕倒可稱得上是忠心耿耿。

    白燕看著二人苦笑了兩聲,搖頭說道:“你們走,不用管我!”?”

    “我會去北洪門的據點向軍方自,我還會把南、北洪門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統統說出來,我完蛋,我也要南、北洪門做我的陪葬!”當蕭方用武力威逼她的時候,她的心就已經死了,她現在是徹底豁出去了,連最起碼的求生都沒有了,一心想著和南、北洪門同歸于盡。

    聽她要去找軍方自,兩名青年的身子同是一震,紛紛說道:“不能啊

    白燕的臉色沉下來,怒視二人,沉聲說道:“我再說一次,你們不用管我,帶上錢,有多遠就走多遠,這是命令!”

    在白燕逼人的注視下,兩名青年下意識地倒退一步,相互看看,不再多言,咬著嘴唇接著白燕手中的皮包,轉身回到車上。

    看著手下人開車離去,白燕眼簾低垂,幽幽自語道:“這也是我,她強打精神,將面包車左右的尸體踢開,鉆進車內,啟動汽車,重返廣州。

    白燕駕駛面包車在廣州片刻未停,穿城而過,直奔s市。

    現在北洪門的據點可是熱鬧非凡,經過殺手們這一鬧,為北洪門爭取了大量的時間,此時北洪門和文東會的后續援軍都已趕到,偌大的工地里人頭涌涌,隨處可見北洪門和文東會的幫眾。原本駐扎在這里的軍隊已撤離了大部分,只剩下張松林和一部分士兵在處理善后工作。

    白燕開車到達北洪門據點外事,門口已沒有士兵站崗,取而帶之的是身穿筆挺西裝的北洪門人員。

    北洪門的兄弟并不認識白燕,見突然來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女人都很意外,為的小頭目上前詢問道:“小姐,請問你找誰?”

    “我找你們這里軍隊的負責人!”白燕心平氣和地說道。

    “哦!那請你等會!”

    這兩天張松林的人太多,警察、記者、軍方的等等身份的人都有。張松林也是忙的焦頭爛額,今天好不容易找他的人少了,本以為能清閑一天,忽聽外面又有人找自己,他忍不住哀嘆一聲,咧嘴從工地里走了出來。(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000031股票行情 贵州快3开奖和值走势图 安徽股票配资 陕西省11选五遗漏 股票投资软件顶级杨方配资 深圳风采一等奖多少钱 广西快三开奖号码 亚洲正规赌博十大网站 甘肃体彩11选5一定牛 怎么看待配资炒股现象 1分快3计划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广东26选5开奖走势图 江西上饶配资炒股 内蒙古快三遗漏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