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三百八十六章
    見他二人相談甚歡,李爽和方天化氣悶,就連青幫頭目也都很奇怪,其中一名中年頭目來到肖雅身旁,低聲提醒道:”幫主,這小子殺了老吳,我們應該把他交給韓大哥處置!” ,。

    把田啟交給韓非,那肯定是死路一條,現在肖雅還不想這么做,只要人還在她的手里,她就會有更多的選擇。肖雅淡然一笑,悠悠說道:”人是我們抓到的,如何處置,當然也是由我們來決定。”頓了一下,她又輕描淡寫地說道:”即便要把人交給韓非,也不能是現在。”說完話,她又看向田啟,笑呵呵地問道:”田先生,你為謝先生做事有多久了?”

    田啟表面上是一副順從的樣子,實際上心思也在飛轉,考慮著肖雅問自己每一個問題的目的,自己又該如何回答能令對方滿意。他想了想,必恭必敬地答道:”大概有半年多了。”

    “你一直跟在謝先生身邊?”

    “是的!”

    “如此來說,你對謝先生的為人很了解了?!”肖雅笑問道。

    田啟心思一動,肖雅自從見了自己,問題雖然很多,但沒有涉及社團方面,基本都是圍繞謝文東,,她這是什么意思。田啟沒有弄明白肖雅的意圖。他面露難色地問道:“不知肖小姐所問是哪方面的?”

    肖雅含笑說道:“隨便哪個方面,只要是你知道的就都說來聽”

    田啟面色一正,說道:“謝先生,頭腦精明,敏銳過人,行事謹慎,尤其是對兄弟重情重義,所以大家都心甘情愿地為謝先生做事!”田啟加重說謝文東重情重義的語氣,主要是希望能起到威嚇作用,讓肖雅心存顧忌不敢輕易對自己下毒手。

    肖雅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不過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對謝文東正面的評價,他以前對謝文東毫無了解,所接觸的青幫和南洪門人員一提起謝文東,無不咬牙切齒,稱其為陰險狡詐、殘忍惡毒之輩。聽完田啟的話,肖雅倒是對謝文東這個人提起了興趣。

    沒等他在繼續問,前方慌慌張張跑回來一名青幫小頭目,來到肖雅近前,急聲說道:“幫主,文東會的人又攻上來了,這次帶隊的是文東會的龍堂堂主三眼,對方的攻擊很猛,前方的兄弟有些……有些難以抵御!”

    不遠處的李爽耳朵尖的很,一聽三眼來了,他心中大喜,忍不住哈哈大笑,環視青幫眾人,說道:“你們的得意也該到頭了,都把脖子洗干凈點,等著掉腦袋吧!”

    他的話馬上引來青幫人員的仇視,看管他的兩名青幫小弟咬著牙,對著李爽的肚子狠擊兩拳。

    對于文東會的再次來攻,肖雅并不意外,她本以為會是謝文東親自上陣,而現在只來個三眼,很令人失望。

    她看了看左右,問道:“誰去對付三眼?”

    她話音剛落,青幫頭目連續走出數人,紛紛請纓出戰。肖雅滿意的點頭而笑,沖著這幾名青幫頭目揮揮手,悠然說道:“老規矩,還是抓活的!我倒要看看,文東會還有多少人能讓我們抓?!”

    聞言,青幫眾人相視而笑。

    這些人都是臺灣本地黑幫出身,與北洪門和文東會從未接觸過,更談不上了解,在他們眼中只有謝文東算是個人物,至于其他人,他們全未放在心上。尤其現在已經生擒文東會三名大頭目,在他們看來,抓住三眼也是手到擒來的事。

    由于擔憂李爽等人的安危,三眼帶領弄堂兄弟攻的確是很兇,上下午不抱著拼死一搏的決心,一上來就展開不要命的猛攻,請幫人員準備不足,吃了大虧,雙方交戰不久,已有大批的青幫幫中被砍傷倒地,不少人嚇得不敢上前,整個陣營被迫連連回撤。

    正在三眼等人大肆砍殺青幫幫眾時,對方的陣營突然分開,主動請纓出戰的那幾名青幫頭目從人群里紛紛走了出來。

    這幾名頭目在肖雅一系中的地位都不低,尤其是正中央的一位身材不高的光頭漢子,是原五湖幫的五大堂主之一,名叫王龍堂,肖雅剛即位時地位還不穩,他是主要的支持者,可以說是為肖雅鞏固幫主職位立下了汗馬功勞。

    見對方陣營里出來幾名氣勢洶洶的漢子,三眼收住刀,冷冷注視著對方,而這幾名青幫頭目也把三眼認了出來,面帶輕蔑的打量著他。雙方互看了片刻,王龍堂先開口問道:“你就是文東會的三眼?”

    三眼并不接話,只是將手中刀一抬,指著王龍堂冷冰冰的說道:“出來!與我一戰!”

    “哈哈!”王龍堂笑了,微微搖了搖頭,說道:“只憑你,還不配!”

    別看王龍堂長得其貌不揚,尤其是那顆大光頭讓人怎么看怎么覺得像是個大老粗,不過他是典型外粗內細、心思敏捷之人,三眼能成為文東會的二把手,肯定有過人的本事,王龍堂暫時還看不出來三眼的身前,不愿意草率下場與他單挑,想先找人試探一下。他扭頭向旁邊的一名青年頭目,慢悠悠地說道:“三眼不知死活,你去將他擒來如何?”他故意把話說得輕松隨意,好像三眼是個木頭人,只要過去就能把他拿住似的。

    那名青年頭目也是年輕氣威,聽完王龍堂的話,想也沒想,說道:“王哥,你就放心吧,看我的!”說話之間,他從己方陣營走出來,沖著三眼快步而去。

    到了近前后,多余的話沒有,掄刀就砍。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青年這一刀雖然又快又猛,但卻明顯經驗不足,明知道對方不簡單,上來就大開大合的硬砍,不留任何余地,氣勢固然驚人,可也存有太多的破綻。

    三眼哪會將這樣的愣頭青放在眼里,等對方的刀快落到他腦門的時候,三眼身子斜著向下一蹲,將其鋒芒避開同時,手中的刀也隨之惡狠狠刺了出去。

    三眼這招又快又隱蔽,那青年一刀砍完,現眼前的三眼突然不見了,還沒等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只覺得小腹一涼,三眼的刀已深深刺入他的肚子。

    “哎呀——”

    青年又驚又駭又痛,尖叫一聲,踉蹌而退,可只退出三步,人已站立不住,身子左右搖晃幾下,兩腿軟,一坐在地上,手

    中的刀也隨之脫手,他低頭再看,只見白花花的腸子已順著肚子上的傷口流淌出來。

    青年哪見過這個,直嚇得汗如雨下,連聲尖叫,那變了音的哀嚎聽得讓人從心底生寒。

    三眼慢慢站直身軀,看都未看青年一眼,緩緩前行,雙目直視青幫陣營前的王龍堂。當他走到青年身旁時,三眼嘴角微挑,突然間持刀的手臂一揮,隨著咔嚓一聲脆響,青年的腦袋被硬生生劈了下來,哀嚎聲也跟著嘎然而止。

    “啊。。。。。。”

    眼睜睜看著青年的腦袋被削掉,場內傳來一片吸氣聲,包括王龍堂在內。他對青年的身手太了解了,算不上十分厲害,可也是勇猛善戰的好手,可在三眼面前竟然連一招都沒走過去就被人殺了,三眼的實力也太可怕了。。。。。。

    想著,王龍堂的雙眉不知不覺的擰成疙瘩。

    三眼可沒管那么多,刀劈了青年頭目后,又向前走了幾步,刀指王龍堂的鼻子,沉聲說道:“你,出來,與我一戰!”

    不等王龍堂說話,他旁邊的那幾名青幫頭目反應過來,紛紛怒吼一聲,一齊向三眼沖去。有了青年這前車之鑒,他們幾人可不敢再大意,到了近前后,不敢輕易出手,而是先將三眼圍在正中,幾名頭目在身旁打轉,尋找出手的機會。

    青幫人員在合力對敵這一方面還是很厲害的,能把李爽,方天化雙雙活禽也恰恰印證了這一點,現在他們又用同樣的手段對付三眼。

    雙方對峙了一會,一名青幫頭目猛然吼一聲:“殺!”隨后,青幫拉開了進攻的序幕。

    幾名青幫頭目如同走馬燈似的,邊圍著三眼跑邊抽冷子砍幾刀,身在其中的三眼要時時刻刻提防前后左右的冷刀,打起來也束手束腳,難以揮出全力。

    見己方的圍攻起了效果,王龍堂這才長噓口氣,放下心來親自下陣,參與到對三眼的圍攻當中。

    如果單論身手而言,三眼在文東會內絕對是數一數二的。此時對方的圍攻雖然讓他感覺很難受,但還不至于難以應付,他傷不到對方,可對方也同樣很難傷到他。(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淘宝广西快三一定牛 黑龙江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表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彩宝网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助手开奖 排列五开奖近50期 贵州11选5任二追号 浙江11选5讨论群 股票配资违反哪些规定 北京快三计划网页版 辽宁11选5开奖走势图 快乐赛车开奖app 青海11选五5开奖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华东地区15选5开奖结果 福建体彩36选7怎么看中奖 辽宁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