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三百八十五章
    這時田啟還想向人群里鉆,躲一躲,可哪里還來得及。見他向文東會的人群里跑,一名青幫大漢邊追上前去邊大吼道:“小子。你想往哪里跑?”說話之間,大漢幾個箭步已追到田啟身后,周圍有兩名文東會兄弟急忙出手阻攔,可是兩人的刀還沒遞出去,那大漢已搶先出手,只見他雙手持刀,分向左右橫掃,隨著撲撲兩聲,兩名文東會兄弟皆是胸口中刀,慘叫著仰面摔倒。 ,。

    田啟回頭只瞄一眼,直嚇得魂飛魄散,向人群里鉆的更快了。其實田啟的身手還算不錯,只是此時已全無斗志,加上來人又太厲害,他連打都不想打,只一心想著如何能逃過這一劫。

    他快,那大漢的度更快,后者快地將刀交于左手,右手如電,猛的向前一伸,嘭的一聲,漢子的大手正抓住田啟的后脖領子上,隨著大吼一聲,他手臂用力,向后全力一拉,只聽田啟怪叫一聲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飛出去。

    啪!這一摔直把田啟摔著仰面朝天,一坐在地上,骨頭架子都好像要散了似的,又酸又疼,半響站不起來。這時,其他那些青幫頭目們紛紛圍攏過來,人們在田啟周圍站了一圈,沒有人動手,也沒有人說話,但他們的眼神如果能化成刀子的話,那么田啟早已被碎尸萬段了。

    好一會田啟才算緩過這口氣,他慢慢抬起頭來,環視左右,看著兇神惡煞似的眾人,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顫聲說道:“各,各位青幫的朋友,你們現在可不能殺我,至少應該把我交給你們老大處置嘛”

    田啟這么狡猾的人現在也沒轍了,只盼著能多活一會是一會,雖然被帶到韓非哪里自己的下場可能會更產,但總比馬上死在此處要強。

    “老子現在就劈了你!”一名青幫頭目瞪著血紅的雙眼,快步到了田啟近前,手中刀高高舉起,只是沒有落下去。田啟殺了吳敏忠,是應該交給老大處置,如果只那么簡單就殺了他,實在太便宜他了。這名頭目只是有意嚇嚇他罷了。

    田啟以為對方真要動手,嚇得驚叫一聲,臉色瞬時間變得慘白如紙,冷汗順著鬢角直淌。

    看他這幅樣子,那名青幫頭目氣的直哼哼,就這么一個膽小如鼠的小人,竟然能殺了吳敏忠,不知道是己方太倒霉還是他太走運了!這名青幫頭目用刀面重重砸了下田啟的頭頂,然后對左右的同伴說道:“帶他回去見幫主!”

    “是!”有兩名青幫頭目答應一聲,雙雙上前,把腰帶解了下來,然后使勁地將田啟捆綁住。

    李爽,方天化受田啟的鼓動,去殺肖雅,結果肖雅沒殺到,他們三人卻成了人家的俘虜。三名大頭目都被對方所擒,文東會的陣營徹底亂了套,大多數人都沒跑了,被青幫連砍帶抓,損失殆盡

    很快。。李爽。方天化。田啟被擒。手下兄弟折損無數的消息傳回謝文東那里。后者聽完。整個人都是一震。半晌沒說出話來。與謝文東在一起的三眼也傻眼了。他們大仗小仗答過無數次。可象李爽這樣的核心干部被敵人所擒還是第一次。。

    不知過了多久。三眼突然怪叫一聲。急道。”東哥。我去把小爽救出來。”說完話。也不管謝文東答應于否。轉身就向戰紫姐姐場那邊走。。

    謝文東眉頭擰成個疙瘩。大聲喝道:”回來。”李爽被抓。3眼著急。謝文東更急。他很清楚李爽的脾氣。又臭又硬。又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以他的性格。落入敵手。后果不堪設想。不過李爽。方天化。田啟三人能被對方所擒。反而會新增不必要的損失。。

    他的腦子現在翁翁作響。亂糟糟一團。謝文東深吸口氣。暗暗命令自己冷靜下來。他心理很清楚。此時已方深險敵人的包圍。只要出現一丁點的差錯。不僅自己會死。還會連累到下面無數的兄弟。。他雙手握拳頭。在原地來回鍍步。

    3眼被謝文東叫住。站在一旁。看他不說話。急得抓耳撓腮。北洪們的頭目們也在眼巴巴的看著謝文東。等他做出決定。

    見謝文東久久無語。3眼最后實在忍不住了。低聲說道:”東哥。你快拿個主意啊。小爽落到青幫的手里。只。。。。。。。。只怕是要兇多吉少。。。。。。”他的聲音越來越低。。說到最后。眼圈也紅了。別看3眼和李爽經常斗嘴。甚至會生激烈的爭吵。但之間的感覺異常深厚。。是在危機關頭能為對方檔刀當qiang的生死兄弟。。

    謝文東突然停下腳步。雙眼直勾勾的看向3眼。頓了一會。他又瞅臭旁邊的北洪門眾人。語氣平淡的說道:”不管!帶兄弟們繼續向外沖。!”

    “啊!”三眼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李爽被抓,東哥竟然不管?三眼急得滿臉通紅,大聲說道:“東哥。。。。”

    沒等他把話說完,謝文東擺手將他的話打斷,沉聲說道:“按照我的意思去做!”

    三眼呆呆地看著謝文東良久,然后瞄了瞄周圍眾人,跨前一步,來到謝文東近前,貼在他的耳邊,壓低聲音,一字一頓地說道:“難道東哥已經忘記了我們兄弟的交情?”

    這句話說的太重了,也讓謝文東的臉色為之一變,他瞇縫起雙眼,正色說道:“你只需按照我的意思去做!”

    謝文東也有他的苦充,若是讓三眼去就李爽,那是以卵擊石,下場不會比李爽,方天化,田啟三人好,若是他自己親自去救,扔下北洪門不管,那讓北洪門這邊的兄弟如何去想?只是這些話他無法直接說出口。

    正所謂職位不同,責任不同,所顧慮的方方面面也不大相同。三眼領會不到這些,看著謝文東面無表情的樣子,以為他根本不在乎李爽的生死,他用力地跺了跺腳,幾乎尖叫說道:“東哥能見死不救,但我不能,東哥不去,我去!“說完話,三眼轉身就走,福氣而去。

    看著三眼急沖沖的背影,謝文東沒有絲毫的意外,似乎早想到三眼會有這樣的放應,他側頭輕喚道:“天仲!”

    袁天仲急忙搶步上前,畢恭畢敬地文道:“東哥,什么事?”

    謝文東在袁天仲耳邊低語了一番,后者邊聽邊點頭,等謝文東叮囑完,他連聲說道:“東哥,你放心吧,我一定盡力辦好!”

    “恩!”謝文東點點頭,沒有再多言。

    袁天仲將身上的衣服整理一下,感覺沒有構掛之處,立刻動身

    直向三眼追去。

    三眼此時又悲,又憤又急,悲憤的是東哥把勢力越做越大,但對兄弟感情越來越單薄,急的是李爽落如青幫手里會被對方所殺,他不想也不能失去一個兄弟,三眼片刻都未耽擱,帶上一批龍堂的精銳的兄弟,直向青幫陣營沖殺過去。

    且說李爽三人,被青頭目捆綁的象粽子一般,押回到青幫陣營后方,去見肖雅。

    肖雅似乎總是笑呵呵的,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敵人,但給人的感覺有種淡淡的冷漠,她大量著李爽,方天化,田啟三人,最后目光落在田啟的臉上,并帶和詢問的的表情看向手下人。

    一名青幫頭目急忙說到:“幫主,這小子就是殺害老吳的兇手!”

    哦!原來是他!

    ;肖雅恍然大捂地點點頭,感覺有意思的是,李爽和方天化都渾身是血,只有田啟的身上最干凈,似乎沒怎么參與爭斗,不過就這么一個最不起眼的青年卻把吳敏忠殺了,實在令人費解,她笑呵呵地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肖雅不認識田啟,可后者認識她,當肖雅與謝文東在陣前對話的時候,田啟也是在場的,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在青幫的地位不簡單,田啟面帶濃濃敬意,向前湊了湊,小心翼翼地說到:“肖小姐,我叫田啟!”

    看他那副獻媚的樣子,旁邊的李爽和方天化都快把肺子氣炸。

    田啟!肖雅默默將這個名字念了一遍,隨后不在看他,轉目瞧向李爽和方天化二人。

    李爽對肖雅怒目而視,咬牙說到”你看什么看?大爺今天落到你手里了,算我倒霉,要殺要刮隨便你!“

    呵呵!”肖雅樂了,淡然說道:“立先生好大的火氣啊!“說著話,她見方天化身上的刀口子流血不止,人站在那里搖搖欲墜,伸手指下方天化,說道:”幫他把傷口包扎一下!

    聞言,別說李爽,方天化,田啟三人吃驚,就連青幫頭目們都楞住了,沒搞明白肖雅是什么意思。

    見眾人不為所動,肖雅挑起眉毛,輕聲疑問道:“你們沒聽清楚我的話?”

    “啊,是。。。。。。是,幫主!”幾名青幫頭目答應一聲,快步將方天化拉到一旁,處理他身上的傷口。

    方天化可絲毫不領肖雅的好意,破口大罵道:“三八,你少他媽和我來這一套,想從我這里得到對你們有用的東西,別做夢了,老子什么都不會告訴你的!”說完話,扭頭惡狠狠瞪眼田啟,冷聲說道:“真是個沒用的飯桶!”(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海南4十1开奖号码 七星彩网站网址大全 pc蛋蛋自动投注软件 好股票推荐金股领取 湖北快三预测推荐号码 广西快三玩法开豹子通杀吗 炒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河北11选五任五最大遗漏 明天股市行情走势预测 连码高手论坛 今天快乐扑克的开奖 秒速飞艇走势图 上证指数是什么东西 湖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号 多江西彩开奖结果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