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三百八十章
    對于三眼的顧慮,謝文東很清楚,他點點頭,含笑說道:“張哥,我知道!”說完話,他看向對方陣營前的肖雅。 ,。

    謝文東在打量她,她同樣也在打量著謝文東。以前肖雅見過謝文東的照片,只是后者十分低調,加上周圍的人對他保護嚴密,所拍照片都很模糊,即使有清晰的也很難看到正臉,現在肖雅還是第一次看到謝文東的正面。謝文東比她想象中要年輕很多,也平凡的多,很難想象,就這樣一個起貌不揚又平凡無奇的年輕人會是掌控兩大定級社團的黑幫老大。足足打量了謝文東半分鐘,肖雅這才回過神來,見對方正笑瞇瞇地注視著自己她心中一動,面帶微笑地說道:“謝先生,久違了!”

    謝文東聳聳肩,直言不諱地說道:“不好意思,我并不認識!”

    肖雅咯咯笑了起來,說道:“謝先生認不認識我沒關系,我只是很奇怪,你現在為什么還能這么平靜?”

    謝文東似乎沒明白她話中的意思,好奇地挑起眉毛,疑問地哦一聲。

    肖雅側頭看了看自己的左右,笑道:“我們今天能圍住謝先生,可謂是煞費苦心,花了不小的精力,也做足了準備,你看看你的前后,都是我們的人,如果我是你的話,早已經慌了手腳,不知所錯了!”

    兵法有云,攻城為下,攻心為上,肖雅這番話,令南洪門和青幫眾人的臉上都不知不覺地浮現出笑容,反觀謝文東這邊,人們不時的向前后張望,感覺對方的人力越聚越多,放眼觀望,黑壓壓的,數之不盡,堵滿街道的兩端,真想要沖殺出去,恐怕機會太小了。

    正在眾人在心里暗暗敲鼓的時候,謝文東突然仰面哈哈大笑起來。他這一笑,把對面的肖雅笑愣了。后者英氣的濃眉微微皺起,疑問道:“謝先生在笑什么?”

    謝文東沒有正面回答,反問道:“閣下認為貴方能把我們這些人統統殺光嗎?”

    肖雅心中茫然,凝視著謝文東,緩緩搖下頭,低聲說道:“那倒不能!”

    謝文東笑道:“既然不能,那就不要妄下結論!”頓了一下,他臉上的笑容消失,兩目慢慢瞇起,但眼中的精光卻亮得嚇人,他一字一頓地沉聲說道:“別說你們現在沒有勝券在握,即使你們真能打贏我,只要我的兄弟還在,只要我的一個兄弟還能活著離開這里,便能重整旗鼓,掃平你們青幫和南洪門!”

    謝文東這番話,說的是鏗鏘有力,周圍眾人聽的是群情激奮,原本有些慌亂的心立刻平靜下來,一個個熱血沸騰,斗志激揚,許多人員干脆將外衣脫掉,赤膊上陣,一邊高舉著手中的片刀,一邊齊齊向前進步,振臂高呼:“殺!殺!殺!”

    在旗鼓相當的爭斗中,心氣絕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看著一步步向己方逼來的北洪門和文東會眾人,肖雅從內心深處生起一絲寒意,人也下意識地倒退兩步,現在,她終于體會到了謝文東不平凡的另一面。

    這時,青幫的頭目們紛紛上前,圍在肖雅的周圍,七嘴八舌地說道:“幫助,我們不用再和謝文東多廢口舌了,動手吧!”

    “是啊,幫助,快下令吧!”

    肖雅看了看左右眾人,將手慢慢抬了起來,眾人知道她是要下令出擊了,一個個瞪大眼睛,憋足力氣,只等肖雅一聲令下,好殺上前去與對方拼個你死我活。不過,肖雅抬起來的手卻遲遲沒有落下,沉默了一會兒,她突然問道:“韓非那邊的人什么時候到?”

    “啊?”青幫頭目們被她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都問愣了,過了半晌,才有一人說道:“正在趕來的路上!”

    “哦!”肖雅應了一聲,垂說道:“那我們就等一等再出手!”

    “什么?”對方馬上要殺到眼前了,都到這個時候了肖雅卻下令等,這不是等著挨打嗎?青幫頭目們不明白老大是怎么了。肖雅雖然是個女人,但向來有魄力,做事果決干脆,不讓須眉,但像現在這樣猶豫不決的時候從來沒有過。

    一名青幫頭目張大嘴巴,結結巴巴的問道:“為……為什么,幫主?”

    肖雅目視前方的敵人,喃喃說道:“我只是想給我們五湖幫留下根基!”北洪門和文東會不是普通的社團,戰斗力稱得上是一等一的,而現在對方心氣正足、斗志正威,肖雅感覺一旦讓自己這邊的兄弟沖上去與對方硬碰硬,就算能擋住敵人,恐怕下面的兄弟也會損失慘重,一個不好,會把自己的家底都拼光了,她不愿意也不敢去冒這個險。

    聞言,青幫眾人面面相視,有幾人忍不住低聲嘟囔道:“幫主言重了吧……”

    肖雅扭頭瞪了說話那幾人一眼,雙手向后一背,邊向陣營后面走邊厲聲喝道:“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可以主動出戰,以防守為主,等韓非那邊的人來了之后再作打算!”說話之間,她已經進人群中。

    她這個命令,讓眾人都泄氣了,不過她是老大,她的命令眾人不敢不從,無奈之下,只能紛紛傳令下去,讓青幫的全體人員龜縮防守。

    肖雅沒有在己方陣營內多做停留,直接穿行而過,她臉色不太好看,表情也不像剛才那么從容,邊向后方走,她邊對跟在自己身后的幾名心腹頭目說道:“這一戰,必須得殺掉謝文東!”

    那幾名青幫頭目不約而同地點點頭,其中有人撞著膽子問道:“如果殺不掉謝文東呢?”

    “若是殺不掉他……”肖雅突然沉默了,臉色變得越加陰沉,過了許久,她像是對手下心腹又向是對她自己說道:“那我就得想辦法嫁給他!”

    撲!此言一出,讓這幾名青幫頭目差點被口水噎到,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什、什……什么?”幾名頭目結巴地問道。

    肖雅轉回頭,皺著眉毛,看著他們,說道:“這次若除不掉謝文東,青幫和南洪門都好不了,不想和青幫一同被gan掉,我們就只能另謀出路,明白嗎?”

    “那……那幫主也不用嫁給謝文東吧?!”

    肖雅嘆了口氣,沒有再多說什么。在黑道的紛爭中,女人能用得上的東西并不多,而五湖幫是她父親留給她的基業,這也是肖家幾代人的心血,她不能讓它斷送在自己的手里,當然,她說嫁給謝文東也只是氣話而已。

    其實今天這一戰,對于青幫、對于肖雅來說也同樣重要,是關乎到命運的一戰,贏了,將會進入天堂,輸了,命運就不是他們所能掌控的了。

    很快,前方的戰斗再次展開。這一次,北洪門和文東會可是動用了全部人力,對南洪門和青幫防線展開了猛攻。由于肖雅已經下令,青幫按兵不動,實際上迎敵只有南洪門這一邊。南洪門人力不少,戰斗力也不弱,但以一己之力想與北洪門和文東會主力抗衡,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時間不長,出來迎戰的南洪門幫眾便被沖擊的節節敗退,帶傷觀戰的蕭方見青幫又按兵不動,坐岸觀火,鼻子都差點氣歪了,他咬著牙叫來幾名手下兄弟,狠聲說道:“帶我去找肖雅!”

    他不明白這個女人究竟在想什么,這么關鍵的戰斗,竟還想保存實力,可惡至極。

    當蕭方在南洪門人員的攙扶下找到肖雅的時候,后者正靠車而立,幾名青幫頭目圍在左右,不知道在商議著什么.蕭方這時候可一點沒客氣,揮手推開攙扶他的手下兄弟,然后一瘸一拐地向肖雅走去,同時不滿地質問道:”肖副幫主,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聽聞話音,肖雅等人紛紛停止交談,青幫頭目們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冷冷注視著蕭方.

    蕭方沒理會其他人,但手捧著小腹,直接走到肖雅近前,怒聲說道:”肖副幫主,我的兄弟在前面拼命,而你的兄弟在哪里?為什么還不參戰?”

    不知道是傷口的疼痛還是蕭方已經怒火攻心,他臉色漲紅,兩眼噴火,五官扭曲,模樣看起來甚是嚇人.

    肖雅倒是沒有任何生氣的樣子,他嫣然一笑,輕松地說道:”蕭先生不要著急嘛,我們主力馬上就要趕到這里,我想貴幫也不差這幾分鐘嘛!”

    ”幾分鐘?”蕭方再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近乎咆哮地厲喝道:”你說的輕松,幾分鐘,你知不知道這幾分鐘我們得損失多少兄弟?”

    肖雅聳聳肩,說道:”現在沖上去與對方打混戰等于是送死,我不會做這樣的傻事,如果蕭先生那么在乎自己兄弟的生死,可以讓他們撤下來,和我們一樣,死守就好!”

    蕭方氣極,咬牙說道:”既然你們想死守,為什么不事先通知?現在我們已經和謝文東那邊打成了一團,還能撤得回來嗎?你這該死的女人!”

    這一句話,等于捅了青幫這個馬蜂窩.只聽沙一聲,肖雅周圍的青幫頭目們齊齊將刀抽了出來,一個個對蕭方怒目而視,其中有兩名性情沖動的頭目干脆用刀指向蕭方的腦袋,冷冰冰的狠聲說道:”蕭方,我干n娘咧,你要知道你現在是和誰在說話!”(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1930时时彩平台 东方6+1开奖规则 广东11选5技巧总结大全 斗地主真钱手机版下载 重庆福彩农场快乐十分分析 菲律宾极速飞艇开奖 黑龙江省11选五走势图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今晚排列五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购彩平台 安微体彩11选5 大乐透开奖结果 配资官网 排列3投注技巧 黑龙江22选5开奖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是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