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想不到對方會對自己來這招,格桑大吃一驚,她掙扎著想坐起身,想將鋼絲解1開,可這時南洪門的陣營里又串出兩理想名瘦小的青年,箭步來到格桑近前,同時兩道寒光分襲格桑的前、后心 ,。

    格桑雙腿受制,無躲閃,危機之中,他本能理想的揮動手臂將前面的b擋開,但對身后刺來的b卻無能為力了。只聽撲哧一聲,那只b深深刺進格桑的后心側方,這還多虧他反應夠快,在千鈞一之際將身資金量測了測,避開了要害。

    刀鋒入體的冰冷與巨疼令格桑那么堅強的漢子都忍不住出一聲痛叫,渾身上下直打哆嗦,他后面的那名瘦小青年見未刺中格桑的要害,回收箱把b抽出繼續下殺招,不過格桑也不給他這個機會。

    格桑看都理想未看,反手就是一記重拳。這拳是由左至右的橫掃,碗口大的拳頭掛著風聲正中那瘦小青年的左太陽上,隨著啪的一聲響,那青年連叫都未叫一聲,身子橫著劃了出去,撞進人群中才算停下來,再看l青年,躺在地上,四肢抽搐,兩眼瞪得溜圓,鼻孔和嘴角節流出血絲,出氣多入氣少,眼看是不行了。格桑奮力一擊的重拳力道何其兇理想狠,一拳下去幾乎將青年的頭骨擊裂。

    “殺——”

    這時周圍的南洪門幫眾紛紛驚醒過來,間隔桑雙腿被纏著,背后還插著一只b,人已經受重傷,對他的畏懼頓時減輕了許多,十數名大漢蜂擁上前,亂刀起落,對著格桑劈頭蓋臉的猛砍猛劈。

    若是平時,格桑很輕送就能閃躲開,可是現在,他腿腳無活動,背后的b更是要命,無從閃避,只能揮動雙臂以銅制的護腕格擋刀片。

    叮叮當當!刀片碰撞護腕,出連續的清脆聲響。格桑將大半的刀擋下了,可是還有部分的刀片看在他的身上,鮮血順著劃開的口子流出,瞬間將她的衣服然的片片猩紅,格桑哇哇怪叫,但卻有力使不出,此時此刻,真是應了虎落平陽被犬欺那句話。

    周圍的南洪門人員不會因為格桑德壽傷而心存手軟,正相反,看到格桑又受了幾處刀傷,南洪門幫眾像是被打了興奮似的的,更是不要命的搶攻,無數的刀片象雪花一般直往格桑周身的要害落。

    這時,隨格桑一起沖進大堂的北洪門人員起理想了作用,數十名大喊嚎叫著用上前來,護在格桑的左右,將四周劈砍過來的刀片一一招架住,其中有人尖聲叫道:“保護格桑大哥,撤!”

    他們想要撤,可是纏在格桑腿上的鋼絲還在,而抓住鋼絲兩端的那兩名瘦小青年也已躲藏在南洪門的人群中,根本抓不到。鋼絲雖然不粗,但異常堅韌,扯,扯不斷,砍又砍不折,最后被洪門中人沒有辦,只能硬拉著格桑向外退。

    格桑本身的體重已然不輕,加上鋼絲的1x阻力,實在很難拉扯的動。剛開始是幾名北洪門人員扯拽,見拽不到格桑,又上來熟人,十多名大漢又拽格桑的衣服又拉他的胳膊,將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

    如此一來,那兩名手小青年不敢再抓住鋼絲不放,不然他們要么被鋼絲去,要么手指就得被剛絲割斷。兩人無奈,雙雙松手,隨著他二人的放手,北洪門那邊的阻力頓減,十多名大漢使出渾身的力氣總算是將格桑硬拖出南洪門總部的大門。

    此時理想再看格桑,渾身上下都是刀口子,被鋼絲纏到的雙腿在拉扯過程中幾乎被磨掉一層皮,兩只褲腿血淋淋的,血水順著褲腳流淌一地。

    看著格桑被抬出來,謝文東等理想人急忙上前查看,看清楚格桑的傷勢之后,謝文東又是心疼又是吃驚,連一向驍勇善戰的格桑在進入南洪門總被里面都被傷成這個樣子,對方究竟有多少人?有潛伏著多少高手?長風現在的處境又如何了?

    格桑身上的傷處雖多,但沒有致命傷,人還是清醒的,他喘著粗氣,斷斷續續地說道:“快快救長風南洪門的人狡猾他也要頂不住了”

    一聽這話,謝文東更是心急,他握了握格桑的大手,對抬著后者的那幾名北洪門兄弟說道:“快送格桑去醫院!”

    “是!東哥!”那幾名北洪門大漢哪敢耽擱,抬著格桑就像一方的汽車跑去。

    目送格桑被抬走,謝文東轉回頭,望著南洪門總部的大門,他舔了舔嘴唇,身手對身邊的東心雷說道:“老雷,給我一把刀!”

    東心雷明白謝文東的意思,這是要親自上陣了,他暗暗咧嘴,低聲說道:“東哥,太……太危險了吧!”

    謝文東目光幽深,語氣堅定的說道:“我不會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兄弟拼命而見死不救。如果你被困在里面,我同樣也會去救你!給我刀!”

    東心雷吸氣,他不再多言,將手中的開山刀遞到謝文東面前,隨后他又從手下小弟手中搶下一把刀,正色說道:“東哥,我陪你!”

    “不用!”謝文東彼岸向前走邊說道:“你留在外面指揮大局,另外,馬上給阿一打電話,讓他把我們的兄弟統統都帶過來,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和南洪門決個高下!”

    “東哥……”

    東心雷還想說話,謝文東猛地轉回頭,兩眼精光四射的看著他。東心雷劇的后脖根涼,下面的話也都嚇回到肚子里。

    謝文東親自上陣非比尋常,北洪門人員自動自覺的圍在他的周圍,將謝文東護的風雨不透,五行兄弟以及袁天仲更是不敢離開他半步。

    隨著謝文東越來越接近戰場的中心,北洪門幫眾的斗志也越來越沸騰,能和老大并肩作戰,對于北洪門眾人來說就算馬上戰死也值了。謝文東本身的身手并不十分強,但他給身邊人帶來斗志以及提升起來的戰斗力卻是無估量的。

    這時候,北洪門人員可以說是把全部的戰斗力否揮出來,一個個如同餓極了的下山虎,對面如林的片刀視而不見,瘋了似的硬沖硬撞。

    一人拼命,十人莫敵。北洪門數百號人拼命,其聲勢也夠駭人的。堵在大門處的南洪門人員被突然力的北洪門打個措手不及,陣營顯得有些混亂,前方人員受不住沖擊,紛紛后退。

    見狀,蕭方不明白怎么回事,他翹觀望一陣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正想派人去1bsp;m查看個究竟,這時前方一名南洪門人員跌跌撞撞的跑了回來,臉色蒼白,顫聲說道:“蕭……蕭大哥,不好了,謝……謝文東親自上陣了!”

    “啊?”

    聽了這話,蕭方非但沒有恐怕,反而異常興奮,謝文東終于坐不住了,只要他下了戰場,不愁北洪門和文東會的主力不理想來!想到這里,他嘴角高挑,面帶冷笑,揮手喝道:“傳我命令,讓前方的兄弟無論如何也要給我擋住謝文東,還有,盡快殺掉任長風!”

    “是……是!”那名南洪門小弟答應了一聲,咧著嘴跑了回去。

    蕭方想讓手下人擋住謝文東,可是如何能擋得住?此時,謝文東業已投入到戰斗中,雖然不是頂在最前面,但將周圍北洪門人員的士氣帶到了頂點,人們似乎忘記了生死,兩眼冒著嗜血的火光,用一切能用得上的武器廝打著前方的敵人。

    正當謝文東等人向前推進的時候,一名南洪門大漢竟然將北洪門的陣營撞開,反沖出來,提著刀直取謝文東。

    謝文東一愣,接著笑了,抬到剛要迎敵,他身后突然閃出一道黑影,躍過謝文東,將沖殺過1來的大漢攔住,沒見他如何出招,眾人只覺得眼前寒光一閃,再看這名大漢,脖頸被撕開一條兩寸多長的大口子,高舉的刀片再無力砍下,身子左右搖了搖,隨后一頭栽倒在地。

    奇快無比又要命的一劍。這條黑影不是旁人,正是袁天仲。

    袁天仲為人好大喜,尤其是有謝文東在場的時候,他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表現自己的機會。他并不理想適合混戰,而他自己也不喜歡打混戰,此時卻頂到謝文東的前面,對前方作戰的北洪門眾人喝道:“你們都讓開,我來開道!”

    北洪門眾人紛紛向兩側躲閃,給袁天仲讓出一條通道,后者山前,與南洪門幫眾戰在一起。

    袁天仲的劍又快又狠,令人防不勝防,他一上來就連出數劍,只眨眼的夫,有三名南洪門大漢中劍倒地,周圍的南洪門人員見對方又來了高手,相互招呼一聲,齊齊向袁天仲壓來,后者暗暗皺眉頭,可是也毫不退讓,與之混戰在一處。

    袁天仲吸引了南洪門大量的人力,給后面的謝文東等人創造出機會,見有機可趁,謝文東哪肯放過,一馬當先撲了上去。

    南洪門的人幾乎沒有誰是不想置謝文東于死地的,當他在人群中的時候,南洪門眾人靠不上前,現在他主動殺出來,南洪門人員眼睛都紅了,出野獸般的嚎叫不約而同的撲了上來。(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安徽十一选五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彩票选号软件 广西11选五今天走势囹 河北快3基本走势真准 福建省体彩22选5开奖 山东体彩11选5一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加拿大快乐8提前获取开奖号码 浙江一定牛快乐12走势图 明天涨停股票推荐 广东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图 体彩飞鱼口诀 甘肃快3预测51期 大乐透开奖结果app 股票配资骗局无处不在 甘肃快3开奖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