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三百七十章
    蕭方突然出現,使任長風被困南洪門總部的大堂,外面的東心雷見情勢不對,暗叫一聲不好,立刻指揮身邊北洪門兄弟權力向里沖殺,營救任長風。 ,。

    不過任長風進去很容易,此時東心雷等人在想進去可就太難了。之間對方總部的大門內部都是南洪門的人,人擠人,人推人,密密麻麻的一大團,鏈條縫隙都沒有,別說人進不去,就算只蒼蠅都飛不進去,東心雷帶領手下連續抽哦那個了數次,結果都無而返。

    北洪門在南洪門總部正門作戰不利,不遠處的謝文東看的清楚,這時候他也坐不下去了,推開車門走了出去,謝文東一下車,另外幾輛車內的五行,袁天仲,格桑等等人也紛紛走了出去。疾步上前,目光中待著詢問看著謝文東。

    謝文東深吸口氣,幽幽說道:“我們去正門看卡!”說完話,不等眾人答言,大步流星走了過去。

    眾人舉目向南洪門總部的正門瞧了瞧,哪里可謂是人喊馬嘶,混亂不堪,生怕謝文東有失,五行等人急忙跟上前去,護在謝文東的左右。

    見謝文東來了,正指揮兄弟作戰的東心雷稍微松口氣,他急忙跑到謝文東近前,抹了抹臉上的汗水,急聲說道:“東哥,長風被困在對方的大堂里了,我帶兄弟們沖殺數次都沒能沖進去,你看”話到一半,東心雷頓住了,為難的看著謝文東。

    “哦!”謝文東輕輕應了一聲,臉上的表情也沒有任何的波動,不過心卻已提到嗓子眼,任長風可是謝文東最看重的心腹之一,此事他陷入重圍,謝文東哪能不擔心,他抬頭觀望南洪門總部大門,別的沒看見,就看到人山人海的南洪門幫眾了,擁擠在大堂之內,將正門堵的嚴實合縫,謝文東看罷,沉思了片刻,接著轉頭對身邊的格桑說道:“格桑,你上,無比將長風來!”

    “是!東哥!”格桑悶聲悶氣的答應一聲,甩開兩條大長腿,直向那后面總部正門跑去。

    此時,總部正門的門里門外都是人,里面的南洪門的人,外面則是北洪門的人,雙方人員擁擠在一起,相互推搡,同時不停的將刀片向前方敵人猛刺,許多人已經身中數刀,渾身是血,但應在咬牙堅持作戰。

    格桑跑出不遠邊走不了了,前面皆是北洪門的人,他深吸口氣,雙手猛的向人群中一插,接著又向兩邊一分,只聽嘩啦啦一陣亂響,在他前面的數名北洪門人員站立不住,不由自主地向兩旁踉蹌,

    激戰之時,誰的脾氣都不會好,被推倒一旁的北洪門大漢無不氣的回頭叫罵,:“誰啊?推什么推?tm……”可當他們看清楚身后的來人是格桑之后,罵道嘴邊的話又都咽回到肚子里,一個個低下頭,自動自覺地向旁邊退避。

    無論是北洪門還是文東會的人,對格桑可算是又敬又畏,其一他是謝文東的心腹,屬謝文東身邊的人,沒人敢輕易得罪,再者,格桑自身的實力群,作戰兇狠,驍勇善戰,雖然他為人忠厚老實,頭腦看起來也不太靈光,但沒有敢輕視他。

    格桑以自身的蠻力,在北洪門的人群中硬是擠出一條通道,他剛到南洪門總部門前,迎面連砍帶刺數把片刀,格桑嘿嘿一笑,雙臂揮舞,向襲來的片刀撞去,人的胳膊畢竟是骨肉之軀,如何能與鋼鐵相抗?見他以手臂擋刀,對面的南洪門幫眾心中暗笑,這個大塊頭摸樣挺嚇人,原來是個傻子。可是還沒等他們高興太久,只聽一陣叮叮鐺鐺的脆響聲,數名出刀的南洪門人員虎破裂,掌中刀素質彈到半空中。

    “啊?”南洪門眾人一片嘩然,無數道驚恐的目光落在格桑身上,尤其是出刀的那幾個人,感覺自己剛才不像是砍在人身上,倒像是砍在石頭上,不等他們回神,格桑跨前一步,接著全拳齊出,分擊正前方兩名大漢的胸口。

    由于南洪門陣營太擁擠,那兩名大漢根本沒有躲閃的空間,而且格桑的出拳也太快了,兩名大漢只出一聲驚叫,拳頭便已到了近前。嘭、嘭!這兩拳打的結結實實,在沉悶的聲響中還夾雜著骨骼斷裂的聲音,再看那兩名大漢,胸前凹進去好大一塊,白森森的肋骨刺破衣服支了出來,兩人的眼睛駭然地睜得滾圓,口噴鮮血,人業已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格桑一身蠻力,被他的重拳打到,即便是修武多年的高手也未必能承受的住,何況普通人。隨著兩名大漢倒地,格桑再次近前一步,兩只胳膊輪開,使出毫無章的“王八拳”。在這種到處都是人的混戰中,任何的招皆揮不出威力,倒是格桑的胡打亂打破壞力驚人,被他的拳頭粘上,不死也重傷,所以說格桑比袁天仲更適合這種混亂的火拼。

    在一片慘叫聲中,格桑如同推土機一般,硬是沖破南洪門的防線,殺進總部的大堂里,在其后面的北洪門人員基本沒費太多的力氣也跟著沖殺進來,這時,雙方展開更加混亂和血腥的亂戰。

    大堂里端,蕭方站在高處,看得十分清楚,他暗暗咬牙,心中暗道:又是格桑!此人不除,對己方的威脅太大了!對于格桑會加入進來,蕭方早有預料,也做了準備,他略微抬了抬手,立刻有幾名青年跑到他近前,這幾人身材不高,一米六零左右的樣子,又矮小又消瘦,但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個不停,一看便知道是頭腦精明靈活之人,蕭方沒有說話,只是向幾人點點頭,又向一群中的格桑弩弩嘴,幾名青年會意,紛紛低喝一聲,分散開來,如同泥鰍一般,擠進人群中。

    正在蕭方金錠戰場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起,接起一聽,是南洪門的眼線打來的。“蕭大哥,謝文東來了!”

    聽聞這話,蕭方身子一震,雙目射出兩道精光,急聲問道::“確定嗎?”

    “肯定錯不了!謝文東現在就在總部的大門外督戰!”

    “我知道了!”蕭方應了一聲,掛斷電話,謝文東終于現身了

    ,干掉北洪門和文東會的人再多,也頂不上謝文東一個,現在只要再把北洪門和文東會剩下的主力都吸引過來,就可以讓青幫的人動手了,想著,他咬了咬牙,手指被困在大堂中央的任長風一眾,大聲喝道:“殺~給我殺了任長風”

    蕭方清楚的知道任長風的重要性,只要他一死,北洪門的人就會瘋,謝文東也會瘋,倒時悲憤交加的謝文東肯定會把全部的人力都調派過來,與己方一決生死

    隨著蕭方的下令,南洪門對任長風一眾的圍攻變得更加瘋狂,許多中層干部都親自上陣,頂到最前方,瞪著血紅的雙眼,一心想致任長風與死地

    任長風帶進大堂的人本來就不多,南洪門的進攻突然加劇,形勢變的更加危急,任長風甩手將半截唐刀扔掉,從地上撿起一把片刀,砍殺強攻到近前的南洪門人員。只是南洪門人太多了,砍倒一批,馬上又來一批,仿佛永無止盡,殺也殺不完

    人高馬大、鶴立雞群的格桑看到處境艱難的任長風,他提高嗓子,大叫道:“長風別急,我來救你”

    在深陷危急之時聽到格桑的叫聲,任長風心中頓時一振,他擊出數刀,將沖到近前的南洪門幫眾逼退,趁著短暫的空隙,他回頭尋聲望去,別的沒看到,就看到格桑高人一頭的大腦袋,估計他距離自己有七八米的樣子,任長風原本快絕望的心情立刻又燃起了希望,他哈哈一笑,高喊道:“格桑,我在這里”

    “看到了”格桑應了一聲,憋足力氣想任長風的方向沖殺

    對身材高壯又力大無窮的格桑,南洪門幫眾確實找不到好的應對之策,一批又一片的南洪門人員沖到格桑面前,可是倒下的度更快,根本阻擋不住他

    很快,格桑距離任長風已經不足五米,只要他再來幾個全力的沖鋒,便可以突破面前的南洪門幫眾,與任長風回合一處,這時,南洪門似乎也看出情況不妙,周圍的南洪門幫眾不要命似的向格桑沖殺、圍堵

    格桑哪將這些普通幫眾放在眼里,大拳頭一輪,有兩名大漢閃躲不及,被硬生生砸到在地,格桑咧嘴一笑,大喊道:“長風,我來了”說著話,他跨步向上沖,不過他只邁出一步,突覺腳下一軟,龐大的身軀不由自主的向前撲倒

    撲通~

    格桑到地,如同到了一座小山似的,只把前面的南洪門人員嚇得紛紛退讓,沒到倒地的格桑從地上爬起,在其左右的南洪門陣營里突然出來兩名身材矮小的青年,手里還有一根鋼絲,兩人各持一頭,剛才搬到格桑的正是這跟鋼絲

    兩名青年動作麻利,好似靈猴一般,趁著格桑倒地的瞬間,他倆抓著鋼絲的對換幾下位置,瞬間,便使鋼絲將格桑的雙腳牢牢地捆住。(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最新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 下载北京快乐八 山东11选5前三组选走势 好运快3下载安装 内蒙快3开奖结果查询 网络电子娱乐平台 河北快3走势图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七位数一等奖是多少钱 陕西快乐10分玩法介绍 红牛策略配资 福彩3d官网 快乐双彩综合走势图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北京快乐8奇偶走势图 股票配资门户k连旺润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