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三百一十章
    (31o)隨著嘭嘭兩聲悶響,兩名警衛同是面頰被擊中,仰面摔倒在地.若是平常人,中了暗組人員的重拳,恐怕得好半天能緩過氣來,但這兩名警衛剛剛到地,又來個鯉魚打挺,雙雙從地上蹦了起來,他兩齜牙咧嘴,臉色難看,但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大礙,這二人幾乎同時尖叫道:”敵人!有敵人---” ,。

    暗叫一聲糟糕!兩名暗組兄弟回手抽出開山刀,同時前沖,到了兩名警衛近前,掄刀就劈.兩名警衛反映也快,邊抽身閃躲邊連聲叫喊.一名暗組人員咬了咬牙關,運氣渾身的力氣,猛的向前一鉆,直接躍到一名的警衛的身側,手中刀順勢一挑,沉聲喝道:”躺下!”

    他這一刀又快又詭異,警衛閃躲不及,被開山刀的刀鋒正挑中肚皮.隨著嘶拉一聲,他小腹的衣服被挑開,連同肚皮也被劃開一條半尺有余的大口子,他哎呀慘叫一聲,疼得身子都要哆嗦,雙腿一軟,坐到地上,不給他喘息的機會,那名暗組人員手腕一翻,反手握刀,將刀收回的同時,快閃過,接著感覺身子的力氣好像一瞬間消失了似的,原來,他的喉嚨已被暗組兄弟那奇快無比的一刀割斷.

    他剛剛解決掉這名警衛,另一名突然傳來殺豬般的嚎叫聲,他扭頭一瞧,原來他的同伴手下的開山刀已深深刺進另一邊警衛的小腹,那警衛兩眼瞪得溜圓,眼角都快要裂開,滿面的猙獰,人卻已慢慢倒了下去,不過開山刀背面的鋸齒卻將他肚中的腸子都鉤了出來.

    說是遲,那是快,兩名暗組兄弟解決掉兩個守衛,只是眨眼功夫的事.可是他兩還沒來得及緩口氣,就聽辦公樓內叫喊聲大起,大廳的燈也隨之點亮,一陣陣凌亂的腳步聲不時傳出.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齊齊后撤,可他兩剛退到院子的鐵門前,樓內已涌出來二十多號彪形大漢,這些人,皆穿著白色的背心,露出高高鼓起的肌肉,手中提著清一色的兩只半寬/將近三尺長的戰刀.這些人出來之后,看看地上兩具警衛的尸體,再瞧瞧正要退出去的兩名暗組人員,一切都明白了,眾人紛紛怒吼一聲,向潮水一般涌了過來.兩名暗組兄弟心中同時一顫,其中一人急道:”你先撤,我頂著!”說完話,不等同伴同不同意,拎著開山刀迎了上去.

    另一名暗組兄弟想把同伴拉回來,可已然來不及了,沒有時間耽擱,他跺了跺腳,雙手抓住鐵門的欄桿,身如靈猴,一個縱越就翻過鐵門,到了外面,沖著已方車隊的方向連打手勢.

    車內的謝文東和劉波等人都看到了,后者心頭一驚,對謝文東急道:”不好,東哥,我們兄弟被現了,得馬上動手!”說著話,他已推開車門,急急下了車.謝文東也是一皺眉,暗組人員的實力他是了解的,在暗中偷襲的情況下被對方現,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謝文東跟著劉波下了車,接著沖著身后周懿所坐的車輛招了招手.時間不長,周懿以及一干手下人紛紛從車里出來,跑到謝文東近前,等他指令.后者甩頭說道:”周兄,讓你的兄弟馬上動手!”說著話,他伸手指了指辦公樓,說道:”那里的敵人,一律清理,絕不留情!”

    ”明白了,東哥!”周懿答應一聲,對周圍的手下人喝道:”上!遇到敵人,給我往死里打!”

    隨著他的話音,周圍的文東會眾人各抄家伙,一擁而上.在謝文東面前,周懿也想表現表現,他從手下兄弟哪里接過一把片刀,慌身就想跟上去.謝文東伸手將他抓住,正色說道:”現在,可以把我們的人統統都叫來了,把這里給圍起來,你要確保,不能放一個人逃脫掉!”

    周懿楞了一下,然后連連點頭,急道:”東哥,我這就叫人!”

    且說辦公樓的院內,那名留在里面斷后的暗組兄弟已與沖殺來的大漢們戰起一處,剛一交上手,他就感覺到對方的實力不凡,肯定有專門的訓練過,臂力極大,一刀砍來,分量十足,能震得他手掌麻.

    對付一兩個這樣實力的敵人,他或許還能應付,可是對付二三十號人,他也挺不住,交zhan時間不長,他便被大漢們排山倒海般砍來的戰刀逼得連連后退,轉瞬間,他已被逼到鐵門前,再無路可退,也沒有翻過鐵門的機會.

    這而是多名大漢下手極狠,根本不給外面人員出手搶救的機會,眾人幾個重刀下去,將那暗組的兄弟開山刀砍掉,隨后一擁而上,亂刀齊落,又砍又刺,只眨眼工夫,那名暗組人員已被砍得渾身是血,倒在地上.

    ”啊-----”逃到外面的那名暗組人員看得真切,雖然近在咫尺,只有一門之隔,卻無力出手相助,這時候,文東會的小弟們也都到了,一各個吼叫著,有的翻墻,有的直接就向鐵門上攀,雙方數十號人,在辦公樓的大院內展開了真刀真槍的火拼.

    憂郁雙方人員不多,而且也從沒聽說過有他們這么一號,剛開始交zhan的時,文東會眾人并未將大漢們放在眼里,可是動上手之后才現,這批大漢,身手異常了得,不僅力氣大,出手快,配合得也好,隨便挑出一個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手,雙方打在一處,文東會雖然人多勢眾,但場面上絲毫不占上風,反而時不時有人慘叫著摔倒在地.

    謝文東,劉波,田啟,馬力,周懿等人快步走了過來,站在鐵柵欄門外,向里面一瞧,眾人的眉頭都皺了起來,在他們的印象中,己方兄弟無論與誰交zhan,在人數相當的時候還從來沒落過下風,現在倒好,己方人多,對方人少,而場面上卻被對方壓著打.

    周懿吃驚的輕咿一聲,喃喃地嘟囔:”這些是什么人?他們用的倭刀?”

    馬力瞥了他一眼,面色凝重地說道:”那是斬馬刀!”

    ”哦!”周懿撓撓頭皮,幽幽說道:”這些人的身手好厲害啊!”

    見己方兄弟根本不是那些大漢的對手,這樣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得全部交代在這,謝文東咬了咬嘴唇,對身邊的劉波甩下頭,說道:”老劉,我們上!”說完話,謝文東快步來到柵欄門前,作勢就要向上爬.

    劉波心頭一緊,邊下令讓身后的暗組兄弟上陣,邊攔阻謝文東,說道:”東哥,這批猛虎幫的人確實很精銳,而且場面這么混亂,你還是不要進去了!”

    ”呵!”謝文東冷笑一聲,說道:”我們出代便與猛虎幫為敵,什么時候怕過他們?!”說著話,他將劉波一退,縱深躍上鐵柵欄門,沒等他向下跳,院內的一名大漢幾個箭步來到他近前,手中的斬馬刀順勢揮出,直劈謝文東的雙腿.

    謝文東低喝一聲來的好,他雙腿彎曲,運足力氣,等斬馬刀砍到近前時,他猛的用力向前一跳,整個人縱到半空中,他的身子在空中停滯了足有半秒鐘的時間,然后急向那名大漢的頭頂落下,借著下落的慣性,他左腿回收,右膝伸出,隨著啪的一聲悶響,他的膝蓋正砸在那名大漢的面門上.

    這一記重擊,分量太重了,那名大漢連叫聲都沒來得及出,身子后仰,直接被謝文東以膝蓋踩在地上.

    當謝文東從他身上站起來時,再看那名大漢,整張臉變成血肉模糊的一團,鼻梁骨塌了,滿口的牙至少掉了三分之一,雙目大睜,但一點神采都沒有,躺在地上直抽搐.

    見新來的敵人瞬間擊倒己方的一名同伴,周圍的大漢們紛紛叫喊著向謝文東殺來,兩把斬馬刀在空中劃出兩道電光,齊齊劈向謝文東的腦袋,后者反應奇快,身如泥鰍,提留一轉,輕松避開雙刀的鋒芒.

    沒等他出手還擊,忽聽身后惡風不善,來不及回頭官橋,謝文東身子向前猛地一竄,隨著撕拉一聲,一把斬馬刀在他身后橫掃而過,刀鋒將他后腰處的衣服挑開一條半尺長的大口子。

    暗道一聲好險,謝文東回手在腰間一摸,抓出開山刀,對這身邊的一名大漢,揮手就是一刀,

    他的出招并不是很快。力量也不是很大,但所砍的位置卻令對方十分難受,又不好防,又不好攻,十分別扭,那名大漢大喝一聲,身子就地一倒,直接滾了出去。他快,可謝文東更快,他剛剛穩住身形,從地上站起,謝文東已沖到他跟前,手中的刀如疾風一般向他的脖頸砍去。

    此時在想躲閃已經來不及,那名大漢牙關一咬,身子用力地偏了偏,將要害避開,隨著咔嚓一聲,謝文東這刀沒有劈中他的脖子,卻重重砍在大漢的肩胛骨上,由于他的力氣太大,半個刀身都沒入大漢的身體里。

    那大漢疼的嚎叫一聲,出人意料的是,他非但沒有負傷而退,反將謝文東砍進自己身體里的刀按住,另只手提著斬馬刀向前一追,惡狠狠的反刺向謝文東的肚子。

    更多精彩期待311章

    壞蛋家族『文東同盟』龍堂壹分堂邀請壞蛋迷門的加入,讓我們在壞蛋的伴隨下天天無限!

    『文東同盟』龍堂壹堂25417631(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私募基金配资比例 澳洲幸运5规律回血 五分彩定位胆玩法介绍 股票配资北京股票配资 辽宁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有规律吗 114百家乐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博友彩一分快三 北京快3开奖图 投注德国赛车是什么 广东11选5中奖查询规则 幸运农场少女计划网 福建22选5兑奖规则 万人建仓骗局步骤 查天津快乐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