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二百六十一章
    (261)何浩然身負重傷,又執意不肯離開,而來增援的文東會人員根本頂不住s手的沖擊,情況緊迫,正在這個關鍵時刻,文東會總部給何浩然打來電話,彭飛從何浩然的口袋里掏出手機,接通之后,語氣急迫地說道:“喂?” ,。

    “是····浩然哥嗎?”

    “我是彭飛!”

    “啊!是飛哥!何小姐現在已經被下面的兄弟救出來了,正在送往醫院!”

    “啊?”彭飛聽聞這話,忍不住驚叫出聲。何嫣然被救出來了?而且還是被下面兄弟救出來的,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疑聲問道:“你說什么?”

    “何小姐被救出來了!”

    “此話當真?”

    “這···這種事哪能開玩笑”

    哎呀!彭飛大喜,當即對左右的文東會人員說道:“快,快帶上浩然哥,馬上離開這里!”

    文東會眾人圍攏上前,想抬著何浩然撤下去,后者此時業已神志不清,但手臂卻連連擺動,示意兩旁眾人都走開,不要動他,彭飛明白他的意思,蹲下身來,說道:“浩然哥,何小姐已經被救出來了!”

    何浩然楞了一下,眼睛猛的瞪圓,直勾勾地看著彭飛。彭飛繼續道:“這是真的,總部的兄弟剛剛打來電話!”

    “啊····”聞言,何浩然呻吟了一聲,隨后慢慢閉上眼睛,抬起的手臂也隨之放了下去,彭飛見狀,急忙沖周圍眾人揮手,說道“快走!”

    在文東會眾人的護送下,何浩然被抬進汽車內,彭飛也跟了進去,直奔醫院而去。何浩然與何嫣然兄妹倆被送到同一家醫院,但二人的情況卻截然不同,后者只是受到了驚嚇,但身體并未受到傷害,服過鎮靜的藥品后便無大礙。而何浩然的形勢卻不樂觀,所中兩槍都是在要害上,加上耽擱的時間太長,失血過多,人到醫院時業已昏迷不醒,眼看著就要不行了。

    進入醫院之后,何浩然第一時間被送到手術室,文東會眾人都在走廊外等候消息。

    這一場混戰,對猛虎幫來說損失不小,同時的,文東會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何浩然身受重傷,生死未卜,副堂主彭飛亦是受了槍傷,雖然沒有傷到要害,但想徹底痊愈,也需要一段時間修養。靜↓心

    文東會在東北偌大的勢力,現在已群龍無,眾多干部們在手術室急得直打轉。

    “各位,我們現在是不是該給東哥和三眼哥他們打電話了?”一名三十多歲的漢子皺著眉頭,凝聲說道:“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就算浩然哥沒事,我估計也得調養好長一段時間,這段時間里,誰來主持大局?”

    這時,一名帶著眼鏡的青年不滿地說道:“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先看看浩然哥的傷勢如何再說!”

    “哎!”那名漢子長嘆一聲,垂下頭,不再說話。

    這一晚,眾人誰都沒有走,一直在走廊外等待手術的結果。不過,眾人只看到醫護人員進進出出個不停,而何浩然卻遲遲沒有被送出來,一個個無不心急如焚,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等到凌晨四點左右的時候,彭飛也來了。他脖子上、肩膀上皆

    纏著厚厚的繃帶,上身赤脯,批著一件西服外套,在倆名文東會小弟的攙扶下緩緩走來。到惡劣眾人近前,他問道:“浩然哥的傷勢如何?”

    文東會干部耳目內紛紛搖頭,有人說道:“已經進手術室四五個小時了,浩然哥不會。。。。。。”話說到一半,他急忙頓住,沒有繼續說下去。

    彭飛瞪了他一眼,聲音低沉地說道:“不要亂講!”說著,他看向左右眾人,問道:“何小姐現在怎么樣?”

    這時,黃彪從人群中擠了出來,急聲說道:“何小姐沒事,現在就在樓上的加護病房里,打了一針,已經睡下了。”

    “哦!”彭飛點點頭,遲疑了片刻,問道:“他。。。沒有手到傷害吧?

    沒有!應該沒有!黃彪肯定的說道。

    “那就好!””稍微松了口氣,接著,將黃彪上下打量了一番,問道;“是你把何小姐送到醫院的?”

    “是的!”在彭飛面前,黃彪可絲毫不敢怠慢,必恭必敬地說道。

    彭飛疑問道:“你救出了何小姐?”

    “不、不、不!”黃彪急忙搖頭,說道:“何小姐不是被我救出來的,是被馬力兄弟救的。”

    “哦?”彭飛聽說過馬力這個人,知道他參與過陳百成動的東北之亂,后來受到牽連,一直未得到重用。他環視了一周,沒有看到馬力的身影。問道:“馬力他人呢?”

    黃彪嘆口氣,說道:“阿力為了救何小姐,也是身負重傷,不過已經做或輸血和包扎,現在沒事了,正在病房休息!”

    彭飛點點頭,又搖了搖頭,他想不明白,總部那么多兄弟四處搜尋,快將h市翻個底朝天也沒現何嫣然的下落,這個馬力是怎么把人給找到的?他不解地問道:“馬力是怎么查出何小姐下落的?”

    黃彪眨眨眼睛,支支吾吾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他哪知道馬力是怎么把人找到的,這個問題只有親自問馬力本人才能弄清楚。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直至天邊見亮,何浩然也沒從手術里出來。以彭飛為的文東會干部們沒有等到手術結果,倒是接到了各地紛紛打來的告急電話,稱社團在各個城市的據點紛紛遭遇到陌生敵人的偷襲,對方來勢洶洶,文東會這邊損失慘重。

    聽到這個消息,在場的眾人是大驚失色乙方在東北各個城市的據點同時遭遇偷襲,說明敵人的實力強大的可怕,可是這個敵人是哪冒出來的?怎么早不動手晚不動手,偏偏感到浩然身受重傷的時候動手?

    一時間,走廊里亂成了一團,眾人議論紛紛,七嘴八舌,說什么的都有。彭飛皺皺眉頭,細細琢磨了一會,暗暗嘆口氣,他抬起未受傷的胳膊,揮動幾下,同時大聲喝道:“不要吵!都不要再吵了!”

    眾人紛紛停止議論,目光齊刷刷看他看來。

    彭飛幽幽說道:“何小姐被bangjia”浩然哥遇刺,陌生敵人突然偷襲,這些事情應該決不是碰巧一起生的,而是一整套早有預謀的周密計劃,現在的形式對我們十分不利,我們心須得沉住氣,大家不要都留在醫院里了,回總部一部分人,先將各地的損失以及敵人的情況查清楚,然后再做打算。”

    “是!”何浩然出了事,作為其副手的喔飛自然接過指揮權,眾人紛紛點頭應道。

    ”對了,還有”彭飛又補充道:“讓我們在h市的兄弟也都提高警惕,預防敵人的偷襲!”

    “明白!”

    在彭飛的安排下,一部分文東會干部急沖沖的返回了總部,等眾人走后,彭飛低頭沉思,琢磨了良久,最終還是決定給謝文東打去電話,說明情況。現在何浩然出事,自己雖然是副堂主,但是聲望不夠,未必能指揮得動其他堂口的干部,一旦文東會在東北這邊生大亂子,后果不堪設想。

    此時正是凌晨5點多鐘,身在廣東的謝文東正睡得香甜。

    以謝文東為的文東會自進入廣東之后,遭遇了南洪們最為強硬的抵抗,攻勢進展的并不順利,連日來,還沒有拿下一個南洪們在廣東的堂口,不過謝文東并不著急,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能進入廣東,對南洪們來說已經是個極大的震懾,只要將這種壓迫保持下去,南洪們早晚有一天會崩潰。

    他酣睡之時,手機響起,過了良久,謝文東才在床上翻了個身,同時輕輕嘆口氣。他拿起電話,接通之后,諺語囫圇不清的說道:“什么事?”

    “是。。。是東哥嗎?”彭飛這還是第一次與謝文東通話,語氣中難免帶些拘束和緊張。

    謝文東躺在床上,眼睛都沒睜,大腦正處于半休眠狀態,他嗓音沙啞地低聲說道:“我是謝文東,有什么事,直接說!”

    “東哥,你好!我叫彭飛,是飛鷹堂的副堂主。”

    聽了這話,謝文東把眼睛睜開,彭飛?好陌生是名字呀!彭飛職位雖然高,但加入文東會時間并不長,謝文東也是第一次聽到他的名字。不過,他卻隱隱約約中有種不祥的預感,身為飛鷹堂的副堂主,這么早給自己打電話,那肯定是有要緊的事生了,想著,謝文東心頭一震,清醒了不少,人也下意識的翻身坐了起來。

    “東哥,東北這邊,。。生了一些意外!”

    謝文東暗暗吃驚,果然!他瞇縫著眼睛,凝聲問道:“什么意外?”

    “哦,浩然哥遭遇了襲擊,身受重傷,正在醫院里搶救,另外,我們在各地的據點遭遇到神秘敵人的突然襲擊,各有損失。”

    哎呀!各地的據點遇襲,謝文東還不怕,但聽說何浩然受了重傷,他拿著電話的手都是一哆嗦,臉色也跟著變了。

    更多精彩期待262章!(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山西快乐10分前三图 上海期货配资利息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走势图 炒股票新手入门 排列5预测最准十专家 快乐8开奖app下载 云南11选53d开奖号 基金怎么玩才能赚钱 可以玩青海快3的平台 历年上证指数走势图分析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所有 香港特选六肖六码100中 证券炒股行情 福建体彩11选五什么玩 全球指数行情 贵州快三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