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一百九十三章
    (193)按照謝文東的意思,卡不派出兩名心腹手下連夜趕往西林,去與文東會去得聯系。 ,。

    卡布對謝文東可謂是禮遇有加,將他以及劉波等人安置在距離別墅不遠處的住宅,里面設備應有盡有,雖然算不上奢華,但卻十分舒適,另外還特別留下手下兄弟照顧謝文東,如果他有什么需要,可隨時提供。

    他安排的周全,謝文東心里也十分感激。等卡布離開之后,謝文東又將卡布留下的手下支走,這才拿出手機,給西林那邊的孟旬打去電話,將白色這里生的事情詳細地敘述了一遍。

    孟旬聽后,暗吃一驚,想不到南洪門竟然會破釜沉舟地使用強硬手段逼迫當地眾黑幫就范,為其提供援助,在最短的時間里籌集出八百多人的援軍,這許多人,就算戰斗力在弱,一旦到了西林轉變,也足可以干煸敵我雙方的戰局。

    現在來看,東哥冒險去百色這步棋還真走對了。孟旬長出一口氣,問道:“東哥,你看我們現在該怎么做?”

    謝文東隨即又將如何說服卡布的事講明,然后說道:“卡布在百色一帶頗有威望,人脈極廣,他肯站到我們這邊,那么其他黑幫的老大自然會有不少也支持我們。我會想辦法讓他們籌集出那八百號人出與西林的南洪門shi1i交戰,冷魂手打而你則趁機抽調出二白兄弟潛伏到百色,我們要在這里給南洪門來個釜底抽薪”

    孟旬多聰明,一點即透,他琢磨了片刻,仰面而笑,贊道:“東哥,好主意!”

    謝文東笑道:“卡布今天晚上已經派出手下去西林要與你們取得聯系,小孟,你明白該怎么做了吧?!”

    “東哥盡管放心,此事交給我了。”孟旬含笑說道。

    對孟旬,謝文東是再放心布過了,如果孟旬都辦不好的事,那恐怕連自己都未必能辦的好。

    這一夜雖然風平浪靜,但是對于很多人來說都難以睡得安穩,反倒是身處險境的謝文東睡得十分香甜。

    早上六點剛過,謝文東正在熟睡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響了好一會,謝文東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睜開眼睛,拿起一旁的手表,看了一眼,囫圇不清地嘟嚷了一聲,翻身從床上坐起,披上外衣,將房門打開。

    站在房門外的是金眼,見謝文東滿面倦意,金眼有些尷尬地低聲說道:“東哥,卡布來了,他要見你,現在就在客廳里。”

    “哦!”謝文東喃喃地應了一聲,心中暗道他來得還真夠早的!他知道卡布一定會來找自己,不過被人打擾了睡眠,他心中還是很不痛快。沉思片刻,(瘋少手打)他說道:“讓他稍等我一會。”說著話,謝文東回到房間,坐在床沿了會呆,這才穿好衣服,又胡亂地洗了把臉,從房內走出來。

    到客廳一瞧,只見卡布正坐立難安地來回走動,眼中有不少血絲,顯然昨天晚上他沒怎么睡好。見謝文東出來,他快步走上前去,急聲道:“小兄弟,你可算出來了,快急死了!”

    謝文東故作糊涂,茫然地問道:“卡布大哥在為什么憂心?”

    卡布面帶難色地說道:“我派出的手下兄弟已經到了西林,并且已經聯系上了文東會,但對方的老大卻遲遲沒有露面,小兄弟,你看文東會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不想與我合作?”

    謝文東搖頭一笑,信心十足地說道:“卡布大哥盡管放心,文東會與你合作,對大家都有好處,他們怎么會拒絕呢?卡布大哥還是耐心等等,也許文東會的負責人要要事纏身,一時沒抽出來時間而已。”

    謝文東的預測之準已給卡布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希望這次也能被他言重。聽了謝文東的安慰,卡布心中稍安,肥胖的身軀慢慢坐到沙上,長嘆道:“希望如此!”他現在把打跨南洪門勢力的希望都寄托在文東會身上,也只有得到文東會的協助,他才有信息對南洪門展開放手一搏。

    卡布和謝文東正坐在客廳里交談,所過時間不長,他的電話響起。卡布精神一振,因為是西林那邊的兄弟打來的,急忙將電話接通。令他失望的是打來電話并非來自西林,而是與他關系交好的黑道大哥打來的。

    對周圍的撕殺,謝文東仿佛沒有看到一般,他坐在沙上,端起茶水,剛要喝一口,一道血劍從旁邊噴射過來,灑在茶杯里,也濺到他的手上。。。

    謝文東輕嘆了口氣,將茶杯放下,然后掏出手絹,擦了擦手,又拿起一只新杯子,重新倒了茶水,慢悠悠地喝了起來。。。

    無頭的si體仍坐在他的對面,腔子里仍咕咚咕咚地冒著血,si體左右的兩名女郎早就徹底嚇傻了,坐在原位,身子好象被點了道,一動不動,呆呆地看著謝文東。。。

    殺!!!!

    這時,一名南洪門的大漢從謝文東的背后突然沖了過來,他渾身上下都是血,數不清有多少條口子,跑動中,鮮血順著衣角直淌。到了謝文東身后,高舉的片刀對準謝文東的后腦,用盡全力地劈了下去。。。

    謝文東象是沒看到也沒感覺到似的,仍在喝他的茶水,可是,就在大漢的刀剛落下的那一瞬間,橫刺里突然踹來一腳,正中他的軟肋,只聽砰的一聲,那大漢怪叫一聲,身子橫著飛了出去。。。

    撲通,足足摔出兩米多遠,大漢才滾落在地,他趴在地上,抽搐了幾下,接著哇的吐了口鮮血,再沒了動靜。。。

    卡布大哥,你現在有沒有主意呢?我們到底要怎么辦?是不是真出兄弟幫南洪門去與文東會交手!這位老大象連珠跑似的問!

    此時卡布心煩意亂,哪有心思回答他的問題,不耐煩的說道:好了好了,這事等會再說,先這樣吧!說完話不給對方時間,立刻將電話掛斷。

    收起手機后,他面帶苦笑的看著謝文東描述道:小兄弟,道上的兄弟們早已經開始坐不住了,我想用不了多久南洪門就會催促我們派人去往西林,這。。。。這文東會若是再沒人出來露面和我商談,恐怕就來不及了。

    謝文東悠然而笑,安慰了卡布幾句,同時心里也在暗暗感嘆,這孟旬還真夠沉得住氣的。

    又過了好一會兒,卡布的電話再次響起,后者臉色陰沉著將電話接通,沒好氣的問道:喂?又有什么事?

    老大,是我!話筒傳來卡布的心腹手下的聲音。

    卡布身子一陣,急忙將腰身挺直。急問道:”啊飛,你那邊的情況怎么樣了?文東會的負責人還沒有出拉見你們的嗎?“

    那名叫阿飛的人壓低聲音說道:文東會的干部已經出來和我們接觸了,是個叫孟旬的年輕人。

    孟旬。。。。卡布低聲念叨這個名字,覺得陌生的很,并沒有聽過,可轉念一想,自己對文東會根本就不熟悉,除了知道老大叫謝文東外,其他的人一概不知。他沉思片刻,又問道:對方怎么說?

    他想直接和老大你談!

    沒問題,你把電話給他。

    是!

    所過時間不長,電話那邊傳來爽朗的話音:閣下可是卡布老大?

    “沒錯!你是···”

    “我叫孟旬,是文東會這邊的負責人。”

    “哦?”卡布一愣,文東會的負責人?文東會的老大不是謝文東嗎?什么時候變成一個叫孟旬的人來負責了。感覺出他的疑惑,孟旬含笑說道:“卡布老大,東哥現在未在西林,這邊的事完全由我來負責。”

    “啊!原來如此!”卡布不管對方是誰,只要能做主就行。他沉吟了一會,方說道:“南洪門在百色一帶飛揚跋扈,氣焰囂張,已到了讓人無法忍受的地步,所以我才想和貴方聯合,聯手對付南洪門。”

    “呵呵!”孟旬輕笑一聲,說道:“如果單單是卡布老大一家和我們聯合,恐怕分量還不夠啊!”

    卡布急道:“在百色道上,我還有幾個交情過得去的好朋友,拉上幾家實力強進的大幫派跟著我們一起干是沒問題的。”

    “卡布老大說的這幾家幫派可都是合出八百人的那些黑幫之一?”孟旬含笑問道。

    他說的平淡,可卡布聽后卻臉色為之一變。這個孟旬是怎么知道白色這邊的黑幫要合出八百人的?這是昨天晚上剛剛生的是。文東會的消息在靈通,也不至于治國十幾個小時就知道了吧?想到這里,卡布的冷汗留了下來。

    察覺出卡布的驚詫,孟旬哈哈大笑,道:“卡布老大,我們文東會雖然還沒有正事進入百色,但早已將那里的是為我們的下一個目標,眼線業已遍布百色全市,只要稍微有個風吹草動,我們都能在第一時間掌握,這并沒有什么稀奇。愿意與我們文東會合作的幫派,我們當然是舉手歡迎,如果保持中立的門派,我們也絕對秋毫不犯,南洪門垮臺之日,必是他滅亡之時!”

    孟旬的話,先軟后硬,卡布聽的暗暗咧嘴,轉目地看了謝文東一眼,感激地點了點頭,好在他提議讓自己去與文東會取得聯系,不然的話,自己若真是派出兄弟去幫南洪門。未必能阻止文東會不說,等文東會打到百色,自己也跟著遭殃。

    他連聲說道:“孟兄弟有所不知。百色道上的兄弟們對南洪門大多沒有好感,加上昨天晚上生的事,對其厭惡至極,我是真心實意地想和貴幫合作,我想很多同道兄弟也會有和我同樣的想法!”

    “那就好!”孟旬說道:“若是這樣,我們就有繼續談下去的必要了。”

    “。。。。。。”

    卡布與孟旬取得聯系,秘密商談如何聯手擊垮南洪門在百色、西鄰兩地的勢力。謝文東在旁時不時的給卡布提些意見,表面上看是在幫助卡布,而實際上則實在為他自己的計劃制造便利條件。

    這一通電話,足足打了一個鐘頭的時間,卡布也和孟旬足足商談了一個鐘頭,等對方達成共識,將計劃定下來后,這放各自掛斷電話。

    將手機收起之后,卡布長出一口氣,隨后興奮的一拍巴掌,挺身站起,對謝文東笑道:小兄弟,這回若是事成,我可要重重感謝你啊!

    謝文東坐在沙上笑的開心,等事成之后,誰會給誰好處那還不一定呢。

    <spansty1e=”text-dbsp;under1ine”><spansty1e=&quotbsp;#8ooo8o”>【壞蛋文東會】龍堂5666419o

    【壞蛋文東會】虎堂58912171

    【壞蛋文東會】豹堂76534oo8

    【壞蛋文東會】飛鷹堂58248421

    【壞蛋文東會】戰英堂45571853(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pk10最牛稳赚5码公式王 安徽快3遗漏数据一定牛 山西十一选五结果详情 2020年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上海快三今天走势 福建体彩22选5开奖时间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一点 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山 大类资产配置与财富 湖北三十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2019中国女篮最新名单 河南快三在网上怎么买 股票个股行情查询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江西11选5前三组 金道股票t十0交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