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只看6寇這來勢洶洶的一刀,格桑心里便不敢在有絲毫大意,他急忙抬起手臂,以護腕架住對方的鋒芒,只聽當啷一聲響,格桑與6寇各退了一步。 ,。

    不等對方收刀,格桑搶步上前,揮拳直擊6寇的面額,深知格桑力大,6寇不敢抵其鋒芒,憑借靈巧的身法,快的轉到格桑另一側,手中的鋼刀順勢遞出,狠狠刺向格桑的軟肋。

    暗道一聲厲害!格桑側身閃躲,同時回手一巴掌,猛拍6寇的太陽。

    他二人你來我往戰在一起,格桑力大,而6寇靈巧,一個剛猛,一個飄逸,正可謂棋逢對手,不過6寇畢竟是傷病纏身,短時間還能支撐,但時間一長,身體肯定吃不消,但他想勝格桑,根本沒可能,就算是他身體狀態最佳的時候都未必能贏得過對方,他急,格桑也著急,6寇已然是半殘之軀,而自己卻遲遲站不倒他,這實在是太說不過去了,他二人都想在短時間內之對方于死地,打斗時間不長,雙雙都下了死手,場面變得異常兇險,爭斗的二人也都是險象環生。

    在后觀戰的謝文東暗暗皺眉,格桑的群站是強項,而這種一對一的單挑則要相對弱些,和6寇打起來也不占任何便宜,想著,他側頭對身旁的袁天仲說道:“天仲,你上換格桑下來!”

    “是!東哥!”袁天仲急急應了一聲,隨后抽身而出,沖了過去,袁天仲好大喜功,又愛表現,而且現在的對手是6寇,南洪門的二號人物,若是將它殺掉,那不僅是大功一件,自己在道上的名望也隨之飛提升。

    袁天仲邊沖邊向場邊大聲叫道:“格桑,東哥讓你退后!”他和格桑在一起相處最久,對其個性深有了解,知道格桑好戰如果自己想把他換下來,基本不可能,所以他特意把謝文東的名頭先報出來。

    沒等格桑說話,兩名6寇的保鏢勃然大怒,吼道:“你們想仗人多來車輪戰嗎?”說話間,二人齊齊竄了出來,迎上袁天仲剛一接觸,兩名大漢搶先出手,雙刀分襲袁天仲的脖頸和前胸。

    他二人身手不弱,但也僅僅是不弱而已,袁天仲哪會把他們放在眼里。

    身子略微向下一彎,如果泥鰍石板從雙刀的下面閃了過去,度絲毫不減,眨眼工夫,他已貼近兩名大漢的近前,只見他手掌在腰間一抹,掌中立刻多出一把明晃晃的軟劍,手腕一翻,以劍面向右邊那名大漢的脖頸拍去。在大漢脖頸纏成一個圈。

    沒等對方反應過來,袁天仲持劍的手臂猛的向回一拉,撲的一聲,大漢的喉嚨被劍鋒花開,一道血箭被射出去。

    說時遲那時快,袁天仲一劍了解了大漢的性命,只是眨眼只見的事,大漢的尸體還未到下,袁天仲一回身一腳,將另一名大漢踢腿數步,撞墻倒地,6寇得保鏢都是身手過人的佼佼者,但兩名大漢卻在袁天仲的手底下連一個會和都沒走過去。這讓周圍的南洪門幫眾不無大感駭然,脊梁骨冒寒氣。

    袁天仲不管那些,到了還在廝殺的格桑和6寇近前,猛的一劍,將6寇坎向的一刀架住,隨后對格桑說道:“格桑,東哥讓你回去沒聽見嗎?”

    ”格桑已被6寇激起好勝之心,這時候讓他退后,令格桑倍感難受,別人的話他可以不聽,但對謝文東的命令卻不敢違背,雖然心中不滿,可最終還是無奈的退了下去,回到己方陣營后,格桑低著頭,一言不。謝文東笑了,拍拍格桑的胳膊,說道:”格桑,你也累了,休息一下,至于6寇嘛,我還真怕你失手把他給打死了,這人對我們還有用!”他這么說,只是在安撫格桑,至于6寇的死活,他現在已不在乎了.

    格桑憨直,謝文東說什么他就信什么,聞言,他撓著腦袋呵呵傻笑去來,心中舒服了許多.

    袁天仲換下格桑,與6寇交上手,場面的形勢立刻生了變化,6寇出招快,袁天仲更快,6寇身法靈活,可袁天仲的身法更加靈敏詭異,在他連續不斷急風暴雨般的攻勢下,6寇顯得慌手慌腳,招式開始變得凌亂.

    時間不長,6寇在袁天仲的搶攻下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就在周圍南洪門的幫眾感覺不好的時候,只聽場內袁天仲突然斷喝一聲,軟劍挑6寇的小腹,6寇倒吸口涼氣,急忙抽身后退.

    似乎早已聊到6寇的反應,袁天仲冷笑一聲,跟步不上,手臂向前一探,又刺向6寇的頸嗓咽喉.

    哎呀!6寇臉色頓變,可此時他再想全身而退已然來不及了,他只能盡量將身軀擰動,逼開要害,袁天仲這一劍是沒刺中他的喉嚨,卻將他的左肩挑開一條大血口子,6寇悶哼一聲,臉色更白,袁天仲不給他喘息之機,接著唰唰唰又連攻三劍.

    6寇左躲右閃,避開前兩劍,但最后一劍再已避不開了,這劍正激在他的胸口,好在6寇反應過人,意識到不好的時候身子已盡力后仰,使袁天仲這劍刺得不夠深,.

    袁天仲一旦得勢,殺招疊出,片刻都不停頓,見6寇還能堅持,他下面猛然一腳,蹬在6寇的小腹,將其踹到在地,接著手起劍落,惡狠狠向6寇的腦袋劈去.

    正在這個緊要關頭,一名大漢分身撲到6寇的身上,以自己的身體硬擋住袁天仲這致命一劍.

    只聽撲哧一聲,袁天仲這劍在那大漢的背后砍出半尺長深可及骨的大口子,那大漢慘叫一聲,側頭大吼道:”保護寇哥!”隨著話音,他回手反給袁天仲一刀.

    眼看自己一劍就要結果6寇,卻偏偏被眼前這人可擋住了,袁天仲勃然大怒,雖然對方出手在前,但他搶先一劍,將大漢持刀手臂的手筋挑斷,沒等對方回過神,他手中劍勢向前一遞,刺進對方的脖子.

    袁天仲收劍,一腳將尸體踢開,舉劍又要對6寇下死手,可是這時周圍的南洪門幫眾人已然反應過來,呼啦一聲,齊齊在向袁天仲撲去,袁天仲就算能殺掉6寇,可是也會被對方的眾人撲倒,難以脫身.

    他暗暗咬牙,權衡利弊,無奈之下,只好后退.

    趁著這個機會,幾名保鏢奮力地將受傷的6寇拖到后面,眾人此時再看6寇,業已渾身上下都是鞋,臉上毫無血色,慘白的嚇人.

    哎呀!眾人心中驚呼,有名保鏢二話沒說,背起6寇就向后面跑.

    6寇傷勢很重,但神志還清醒,他虛弱地問道:..你帶我去哪?

    “寇哥,這漲我們大不了,我帶你回廣州!”那名保鏢帶著哭腔說道。

    ”6寇搖頭,斷斷續續的說道:“我不能走,臨來云南之前,我已.”

    保鏢急道:“寇哥,這仗我們已經輸了,在流下來就是等死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寇哥,我們先回廣州再做打算.”

    ...”

    說完話,久久沒聽到背后的6寇答言,保鏢一回頭一瞧,6寇已趴在他的背上昏死過去.

    哎呀!那保鏢心如刀絞,步伐更快,幾個箭步回到房內,隨后提腿一腳,把窗戶踢開,接著一手抱著6寇,一手搭著窗臺,跳可下去,另外的幾名保鏢不敢耽擱,隨后也紛紛跳出窗戶.

    到了外面,眾人不敢走正門,由堂口的側身翻墻而出.

    為了防止南洪門的人逃脫,文東會已在堂口的四周設下守衛,只是人員不多罷了,他們剛剛翻過院墻,立刻有數名文東會的小弟沖了過來,別無二話,見面掄刀就砍.

    6寇的保鏢在袁天仲那樣的高手面前是不堪一擊,但應付起文東會的普通幫眾還是不在話下的,雙方交手的時間不長,幾名文東會人員便被拼了命的大漢們砍倒在地,南洪門眾人不敢有片刻停頓,隨即奪路而逃.

    6寇在幾名貼身保鏢殊死搏殺下逃出堂口,但是南洪門的絕大多數幫眾還困在里面,甚至上下人員都不知道6寇已經走了

    堂口,三樓.

    袁天仲被蜂擁而來的南洪門幫眾逼退,他回到謝文東身邊,來臉一紅,垂說道:”對不起,東哥,我沒有殺掉6寇!”

    謝文東在后面看得很清楚,袁天仲沒有殺掉6寇,但卻將其擊成重傷,他微微一笑,說道:”沒事,跑不了他!”說著話,他向身后的眾人一甩頭,喝道:”兄弟們一起上!我們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拿下堂kou.捉6寇!”

    ”殺-----”文東會眾人大吼著又沖上前去,與南洪門幫眾再次展開混戰.(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100期 广东好彩一开奖走势图 股票涨跌与公司的关系 雷诺好彩1预测分析 福建11选5一定牛 广西快三淘宝 时时乐玩法 幸运28在哪个网站玩好 北京快3走势图表 江苏快3可信吗 现在炒股的人多吗 江西多乐彩号码参考 福建快3预测一定牛 福建快三购买网址 江西多乐彩开奖电脑版 北京快乐彩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