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一百六十六章
    (166)安永仁聽后,心中竊喜,順桿往上爬,豪爽地說道:“你們也去休息吧!由我們來幫你們站崗!” ,。

    守衛們又驚又喜,不好意思地說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自家兄弟,不用見外嘛!”安永仁正色說道:“你們也太確實累了,該換換班了。”

    如果沒人來接替,眾守衛還都能忍得住,現在一聽安永仁來接班,眾人的疲倦感頓時席卷而來,一個個呵欠連連,眼皮都快睜不開了。為的小頭目揉揉充滿血絲的眼睛,沖著安永仁不好意思地笑道:“仁哥,兄弟們是真的有些堅持不住了,這回算我們欠你一個人情,以后一定加倍報答……”

    不等他說完,安永仁理解地拍拍他的肩膀,說道:“行了,別說這些見外的話,快去睡覺吧!”

    “多謝仁哥!”眾守衛紛紛向安永仁施禮道謝,隨后,拖著乏力的身軀向各自的房間走去。

    正常情況下,在非常時期值夜班是非常重用的,也不是想換就可以換的,但是仗打到現在這種程度,每個人都身心疲憊,對自己人的警惕性不高,加上永仁是堂口里的大著目,他親自來接替,自然打消了守衛們的疑慮。

    守衛們走后,安永仁立刻安排幾名兄弟留下來,裝模作樣的值夜班,接著,他帶上十多人走出大廳,到了外面,將守在院門口的南洪門守衛也換了下去。

    幾乎沒有碰到什么麻煩,南洪門眾人一看是安永仁來接班,打心眼里高興和感激,連聲感謝,隨后撤了下去。等把正門的守衛都換掉之后,安永仁看看手表,已兩點半左右,他舔了舔干的嘴唇,從口袋里套出手機,給謝文東打去電話。

    他在堂口的大門口,而謝文東就在堂口之外,坐在與堂口近在咫尺的汽車內。通過紅外望遠鏡,謝文東將南洪門堂口換班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沒等安永仁給他打電話,他已對身邊的眾人笑道:“成了,大家準備好,我們要動手了!”說著話,他從口供中抽出一雙薄薄的黑皮手套,帶在手上。

    見狀,同坐在車內的姜森、劉波、褚博等人同是一驚,紛紛問道:“東哥,你也要上嗎?”

    謝文東笑道:“也許這將是我和6寇之間的最后一場交鋒,我怎能錯過呢?”他話音剛落,安永仁的電話打了進來。“謝先生,我按照你的意思一驚把堂口門口的守衛都換掉了。”

    “恩,做的好,我已經看見了。”謝文東含笑說道:“我們馬上就到。”說完,他將電話掛斷,向姜森等人一甩頭,低聲喝道:“走吧!該我們上場了!”說著,他從車椅下抓起一把開山刀,拉開車門,跳到外面。

    緊跟著,姜森、劉波、褚博、五行、袁天仲、格桑等人也紛紛從車里走出來,向兩邊看,文東會環在堂口周圍的車輛車門齊開,從里面悄然無聲地走出數百號黑衣青年,幾乎都是一個打扮,黑衣黑酷黑手套,手里拎著明晃晃、寒光逼人的片刀,眾人從各個方向一邊南洪門堂口的大門前匯合,一邊將纏著脖子上的黑巾拉起,遮在鼻下。

    雖然早有準備,可守在堂口大門處的安永仁以及手下兄弟還是被眼前突然出現的黑壓壓人權嚇了一跳。一個個身子直哆嗦,腿肚子轉筋。很快,走帶最前面的謝文東就對哦啊了堂口的門前,舉目換是一番,最后目光落在安永仁的臉上,笑問道:“閣下就是安先生吧?!”

    “你是……謝先生?”安永仁又驚又茫然地看著謝文東。他倆只是在電話中通過話,但并沒有見過面。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我是!”

    哎呀!安永仁到吸口氣,急忙躬身施禮,畢恭畢敬地說道:“屬下見過東哥!”

    安永仁已打定主意投靠笑問道,而在電話里后者也同意了,他用‘屬下’這個詞倒也很正常,也是明白他的忠心。但謝文東心中卻嗤之以鼻,像安永仁這種膽小怕事,在危機面前連兄弟都肯出賣的人,他那會將其收下。

    心里這么想,可臉上沒有絲毫的表露,笑問道點點頭,說道:“不用客氣!你的兄弟現在可以撤下去了,你幫我帶路,去找6寇!”

    “是!”安永仁連連點頭,讓手下的兄弟都退到外賣你文東會的陣營里,然后他帶著謝文東等人快步走進堂口之內。

    文東會紀律嚴明,數百號人,進入南洪門的堂口,場面上毫無話音,只是呼呼嚕嚕的低沉又密集的腳步聲。這許多敵人傳進來,正在熟睡中的南洪門幫眾們毫無察覺,整個堂口內依然寂靜的可怕。

    謝文東邊跟著安永仁向里面走,邊對身邊的褚博說道:“小楮,你帶著二百兄弟留在一樓,這里就交給你了,一旦交上手,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擊垮敵人,將一樓控制住!”

    “是!東哥!”褚博低低地應了一聲,隨后停下腳步,帶著二百多號文東會人員將一樓的走廊控制住。

    在安永仁的指引下,謝文東等人來到樓梯口。謝文東問道:“安先生,6寇的房間在幾樓?”

    “三樓!”安永仁想也沒想地說道、

    謝文東點下頭,回身對姜森說道:“老森,二樓就交給你了,和小楮一樣,務必要迅控制主整個樓層。不給上面的南洪門人員留有后路!”

    “是!”姜森深深地點下頭。

    將大批兄弟分派到一樓和二樓。跟隨著謝文東反而猶豫去偶來,他眼珠轉了轉,對安永仁輕聲說道:“你先過來,探一下6寇有沒有在他的房間里。”

    事情進展得異常順利,現在要直接面對6寇,謝文東反而猶豫起來。他眼珠轉了轉,對安永仁輕聲說道:“你先過去,探一下6寇有沒有在他的房間里。”

    “哦。。。”安永仁聽玩暗暗咧嘴,心中暗道:謝文東說的倒是輕巧,可自己怎么探?沒什么事倒6寇房間跟前轉悠,那不是自找麻煩嗎?可是他又不好在謝文東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膽怯,頓了片刻,硬著頭皮答應道:“是!”

    安永仁咽口吐沫,從樓梯房間里慢慢走了出來,邊向6寇房間走,變在心里默默祈禱,可千萬別碰上什么人啊!

    謝文東等人都藏身在樓梯間內,探著腦袋,緊緊盯著走廊被的動靜。

    怕什么來什么!

    安永仁剛剛走到6寇的房門口,正琢磨著是敲門試探還是直接闖進去,旁邊的房門一開,走出一名彪形大漢。這人正是6寇的貼身保鏢,警惕性極高,安永仁在走廊離雖然盡量放晴腳步,可還是被他聽到了。

    這大漢出來之后,看了看安永仁,眉頭隨之皺起,疑問道:“仁哥,你有什么事嗎?”

    保鏢的身份不高,但由于是6寇身邊的人,任何人都不敢對其小視。安永仁身子一僵,不過他反映也快,沒笑硬擠出笑,說道:“我有要事向寇哥匯報!”

    大漢眉頭皺得更深,他看看手表:“現在已經快三點了,寇哥正在休息,有事明天再說吧!”

    “我。。。我有要緊的事。。。”

    沒等他說完,大漢已不滿地說道:“再要緊,也沒有寇哥的身體要緊吧!”

    “哦。。。。是、是、是!”安永仁連連點頭,再留下來,恐怕會引起對方的疑心,他應了幾聲,轉身要向樓梯間走。正在他轉身的時候,只見樓梯間處閃出一條黑影,正急地向自己這邊沖來。他心中一顫,邁出去的腳又收了回來,對背對著樓梯口的大漢沒話找話道:“寇哥的身體強一些了嗎?”、

    今天的安永仁是怎么回事?大漢雖然和他接觸的次數不多,可也感覺出他今天的反常。正在他疑惑不解的時候,突然那聽到身后有聲響傳來,他下意識的一回頭,只見一條黑影已沖到自己近前,同時一道寒光直取他的脖頸。

    來者的度太快了,仿佛是一股旋風吹來。那大漢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映,只是下意識地將手臂抬了起來,擋住那道寒光。

    耳輪中只聽咔嚓一聲,大漢的手掌齊腕而斷,啪的一聲,掉在地上。鮮血如同噴泉。順著斷腕噴射而出。

    “啊······”

    斷手之痛哪是能忍得住的,那大漢出撕聲裂肺的慘叫聲。

    糟糕!一旁的啊有人暗叫一聲不好,猛的從腰間抽出一把匕,對準大漢的后心,惡狠狠地刺了下去。

    撲!大漢的叫聲戛然而止,后心處的致命一刀直接要了他的性命,直到死,他都不明白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6寇的這名保鏢是死了,可是他的叫喊卻引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隨著咯咯之聲。走廊兩側的房門相續打開,從里面走出無數的南洪門幫眾。

    出手偷襲的黑影不是旁人,正式袁天仲。此時見已驚動對方,袁天仲不敢多加停留,抽身便退。(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股票配资哪家证券公司有 福彩东方6十1走势图 河北排列7开奖数据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极速赛车大小单双技巧 彩经网 广西快3 河南11选5第27期 黄大仙精选一肖一码大中特 云南11选5直三遗漏 股票账号忘记了怎么办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中国福彩网官方网站 1宁夏11选5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青海快3今天开奖查询 极速快3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