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一百五十四章
    (154)在這種雙方人員眾多又異常擁擠的戰場上,再好的伸手所能起到的作用也不大。諸搏頂到前面時間不長,身上便掛了彩,衣服上被劃開數條口子。又打了一會,諸搏見對方的抵抗依然強硬,己方難以推進,只好無奈的退了下去。 ,。

    雙方激戰了半個鐘頭的時間,文東會這邊不僅毫無進展,反而人員的傷亡較大,謝文東見狀,令疲憊不堪的手下兄弟們暫時是退下來,同時又安排人手將受傷的兄弟送往醫院。休息了一個鐘頭的時間,文東會這邊再次動猛攻,雙方的激戰又隨之宣告開始。

    南洪門現在已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只能死抗到底,根本無路可退,絕境的壓力激出南洪門幫眾的最大潛能和斗志,頂在前方的人員即使身中數刀仍然能繼續戰斗,反過來看,文東會那邊的意志沒有象南洪門這么強烈。

    在前作戰的兄弟們傷一批,撤一批,漸漸的,文東會的人力開始暴露出不足,觀戰的謝文東明白,現在自己這邊苦,南洪門那邊更苦,此時比拼的就是耐力,誰能多堅持一分鐘,誰的勝算就能多一分。

    人手不足,無法對南洪門造成足夠的壓力,會使對方得到喘息的機會,謝文東問身邊的孟旬:“我們現在還有沒有人手了?”

    孟旬搖頭,說道:“能用上的我們都已經用上了,再需要人力,只能從昆明那邊抽調。”

    謝文東搖頭,道:“來不及了,我現在就得用。”說著話,他眼珠一轉,疑問道:“我們不是還有一批兄弟留在對方的城西據點嗎?”他說的沒錯,文東會確實還有一批人員埋伏在南洪門城西的據點。那是為了預防據點里的人員增援南洪門堂口特意設下的埋伏。如果在文東會進攻堂口時,他們敢出去增援,那些文東會的伏兵即可對其展開伏擊,也可以趁機攻占城西據點,消滅這個埋在自己身后的釘子。

    聽完他的話,孟旬暗暗咧嘴,擔憂的說道:“東哥,如果把那批兄弟抽調過來,對方據點里的人若乘機從我們背后殺來,我們可就要面臨腹背受敵的險境了。”

    這個道理謝文東當然明白,可是現在他實在沒有其他的辦法了。他琢磨了片刻,問劉波道:“老劉,南洪門的城西據點可有動靜嗎?”

    劉波搖搖頭,說道:“毫無反應。”

    謝文東點下頭,幽幽說道:“我們進攻南洪門的堂口這么久了,對方竟然毫無反應,看起來是心存顧慮,不敢出來,既然對方不出來,我們把那么多的兄弟安插在據點附近也屬浪費,不如調過來繼續強壓堂口。”

    孟旬低頭沉思,過了半晌,方小心翼翼的說道;“或許,這樣也可行!”只是風險太大·!他在心里又默默補充了一句。

    見他表示贊同,謝文東不再猶豫,當即給埋伏在城西據點附近的兄弟打去電話,讓其立刻趕到自己這邊來增援。他是老大,他的命令誰敢不聽,接到他的電話,據點那邊的文東會人員沒敢耽擱,立刻向南洪門堂口這邊趕來。

    謝文東的做法是很冒險,但“富貴險中求”這句話令謝文東嘗過不少甜頭,這一回他打算再冒次險,一旦賭贏了,他不僅能順利拿下曲靖,還可以一舉擒下6寇。

    當這批文東會的生力軍趕到之后,文東會對南洪門堂口的進攻立刻又充滿了活力,攻勢變的更加兇猛,這時候,堂口內的南洪門守衛開始有些抵擋不住,看著前方一步步向南洪門堂口推進的兄弟,謝文東喜上眉梢,只要把南洪門的堂口拿下對方在曲靖的勢力根本不值一提。

    只在他暗暗慶幸自己的冒險又再次成功時,他身邊的劉波的電話響了,后者一聽,臉色頓變。

    謝文東在旁看得清楚,眼中的喜色消失,眉頭微皺,只看劉波的表情,他便將電話里的內容猜了個大概,等劉波放下電話之后,謝文東目視力著前方的戰場,幽幽問道:“老劉,是據點里的南洪門人員從我們背后殺過來了吧?”

    劉波苦澀的點了點頭,輕聲說道:“是的,東哥,我們。。現在怎么辦?”

    怎么辦?謝文東心里暗嘆口氣,眼看著前方的兄弟節節勝利,可偏偏在這個關鍵時刻南洪門的人員從自己身后殺出,還能怎么辦?謝文東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仗打不了了,讓前方的兄弟們撤退吧!”  雖然這個結果很難讓人接受,但也確實沒有其他的良策,若是再耽擱下去,等南洪門的援軍殺到,與堂口里的敵人聯合一處,那時己方想撤都撤不下去。

    很快,撤退的命令傳到前方,以姜森,諸搏為的實戰人員不明白生了什么事,但還是按照謝文東的意思,帶領各自的兄弟退了下來。見到謝文東之后,拼的渾身是血的姜森和諸搏二人異口同聲的問道:“東哥,南洪門的堂口眼看就頂不住了,怎么這個時候要我們撤退?”

    謝文東心里更是煩亂,只是隨意的擺了擺手,說道:’不要問那么多了,帶著兄弟們先撤離此處再說!”

    文東會撤退,原本龜縮在堂口里死守的南洪門人員反而沖殺出來,在文東會的后面開始追擊掩殺,見到這般場景,文東會眾人無不大怒,還沒等他們向謝文東去請戰,這時候,斜刺里又殺出一波南洪門幫眾,這批人,正色城西據點里趕過來的援軍。

    側面有敵人,背后還有敵人,這仗文東會徹底打亂了。謝文東倒是臨危不亂,當機立斷,留下格桑等小批文東會的精銳兄弟斷后,大隊人馬則向己方攻占的據點里面退。

    由格桑斷后,這是最佳的選擇。格桑勇猛,也適合與大批的敵人作戰,他帶領數十名文東會的精銳人員堵在大街上,南洪門那邊的數百之眾竟然死活沖不過來,抵擋了十分鐘后,格桑接到謝文東的電話,讓他立刻撤回來,格斗桑這才帶領一干兄弟,邊打邊退,回到己方據點。

    這一場爭斗由一開始的攻堅戰變成了追擊戰。雙方誰也不是贏家,現在大多躺在醫院里。

    這仗打的令人窩火,眾人皆是臉色陰沉,一個個垂頭不語。

    謝文東環視眾人,撲哧一聲笑了,嘆道:“6寇很聰明啊,竟然能算到我們在他們的據點附近埋伏了伏兵,當我們把埋伏的兄弟抽調過來時,他又能抓住機會,讓據點那邊的人員趕過來支援,從我們背后進攻,6寇的頭腦固然不簡單,想來,這也和南洪門遍布在曲靖的眼線離不了關系!”

    眾人紛紛嘆息,看著笑呵呵的謝文東,不知道他現在還怎么能笑得出來。

    南洪門的堂口和據點都安排了眾多的人力,呈犄角之勢,互相呼應,攻擊一處,另一邊就來增援,而文東會現在的人力又無力對兩處地方同時動進攻,這仗把以謝文東為的眾人都難住了。

    姜森說道:“東哥,我看還是應該從東北抽調更多的兄弟過來。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抽調兄弟是一定的,只是這段時間里,南洪門的人力可能也會有所增加。爭斗拖的越久就越不利。”說著話,他垂下頭來,眼珠亂轉,考慮該用什么辦法能使己方勝。

    問題的關鍵是在6寇身上,只要6寇一完蛋,南洪門的心氣和斗志也就徹底垮了,可是6寇憋在堂口里,怎么才能致他于死地呢?謝文東思前想后,想破了腦袋也沒想起個合適的辦法。他仰起頭來,喃喃說道:“怎樣才能先除掉6寇呢?”

    眾人聞言,互相看看,誰都沒說話。6寇是南洪門在云南的負責人,又是南洪門的八大天王之,身邊的報表隨從眾多,現在又龜縮在南洪門的堂口里,想殺他,那簡直是太難了。即使是以暗殺見長的姜森和諸搏都雙雙搖頭,表示不太可能。

    這時候,劉波突然開口說道;“東哥,我倒是聽說了一個消息,不知道有沒有用處。”

    “哦?”謝文東精神一振,問道:”什么消息,說來聽聽。”

    劉波說道:“我聽說,6寇的身體并不怎么好,好像有舊傷在身,還沒有完全痊愈,自到云南來,身體更差,如果真是這樣,我想他肯定會有去醫院的時候,只要我們能抓住機會,就有可能將其干掉。”

    聞言,謝文東眼睛一亮,是啊,上次張居風的暗算確實把6寇傷的很重,差點連命都沒了,本來他還覺得奇怪,6寇怎么這么快就痊愈了,原來他是帶傷來云南的。這就不難解釋,為什么南洪門和己方的幾場關鍵之戰都沒有看到6寇的身影了。想著,他不放心的追問道:“老劉,這消息準確嗎?”

    劉波搖搖頭,說道:“消息是從被我們抓住的南洪門小弟的嘴里知道的,至于準不準,我也無法確定。”(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安徽快3预测 燕赵风采排列7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有啥秘诀 新快乐朴克3开奖结果 甘肃快3最新形态走势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2019上证指数点位 广西快乐十分网址下载 公司股票开户 北京pc蛋蛋28规律计划 万人炸金花真钱版 京东方股票代码 江苏11选5一定牛 好吗推荐 浙江6+1开奖结果走势图 幸运快3从哪里下载的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