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一百五十三章
    (153)得到方天化的口頭承諾,閻飛將他與李大鵬的約定忘到腦后,轉而投向文東會。 ,。

    另一邊德里達碰還在四處奔走,游說與他關系交好的黑幫,讓他們與自己聯合,共同對抗文東會。

    可是方天化并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當天晚間,以方天化為的文東會就對坤幫的場子展開了進攻。

    沒有想到他們來得這么快,這么突然,坤幫即使在準備充分的情況下都未必能抵擋得住,何況現在根本是毫無防范。一晚之間,坤幫連丟了三條接到,十多家場子,旗下幫眾受傷的多打數十號人。(完美群手打組)這時候李大鵬可真集了,他給閻飛以及與他約定好的那些老大們打電話,請求他們來支援,結果閻飛以需求人力防范自己的場子為理由推脫掉了,而其他hei幫真正趕來增援他的只有兩個,而且派過來的人員少得可憐。

    第二天晚間,李大鵬組織手下兄弟,東拼西湊算是集起二百來號人,想把已方丟掉的場子搶過來,借過錢去進攻時,與方天化為手的文東會主力碰個正著,雙方在大街上展開一場激烈的火拼。文東會這邊大多都是新招收的會員,戰斗力不是很強,雙方在打斗大約有半個鐘頭,jing方聞訊趕到,最后沒有分出個結果,各自撤退了。(完美群手打組)等jing方離開之后,雙方繼續惡戰,這一回,方天化把家底搬了出來,從后方調來一百號文東會的老兄弟。這批人皆是東北的,驍勇善戰,打起仗來下手也狠,這一下,坤幫抵擋不住,直被打得落花流水。只此一戰,坤幫的主力幫眾折損大半,再無力向文東會起像樣的反擊,開始被動的全面防守。

    方天化作戰以勇猛見長根本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何況現在他們還占有絕對的優勢。第三天晚間,他又向坤幫的腹地動進攻,這一次,坤幫以毫無還手之力,敗得一退再退,成片的地盤和場子被文東會搶占了去。

    李大鵬此時以沒了主意,一副與欲哭無淚、大難臨頭的模樣,他的心腹手下還算冷靜,向他建議,現在己方慘敗已成定局,其他黑幫也沒有要來增援的意思,再留在昆明只有死路一條,不如先出去暫時避一避,等過了這陣風頭再想辦法回來。

    李大鵬心里清楚,再回來?談何容易。自己若是一走,恐怕就再沒有機會回來昆明了,可若是不走,流下來又能做什么呢?等文東會砍掉自己的腦袋嘛?思前想后,他長嘆一聲,幽幽說道:”我交了那么多的朋友,可到了生死光頭,卻連一個為我出頭的都沒有,世態炎涼,人情冷暖啊!“

    李大鵬準備逃離昆明,帶著一干心腹手下,回到家中,將金銀細軟,凡是能帶的全部帶走,然后帶著他的老婆和孩子,坐上汽車,直向巫家鋇機場而去。就在去往機場的路上,李大鵬一眾遭遇了文東會的襲擊,他的一干心腹連同他自己在內,一個沒跑掉,要么戰死,要么被擒。好在方天化為人狠歸狠,但還有心軟的一面,沒有為難他的家人,將其放走。隨后

    帶著被擒的李大鵬回到堂口,什么話都沒有問他,直接下令處死。

    若打的坤幫,在文東會的全力打擊下,沒有撐過三天,便隨之土崩瓦解,其社團的老大也死于非命,連尸體都找不到。

    按照謝文東的意思,在平滅了坤幫之后,方天化的對外擴張算是告一段落,接著開始大張旗鼓的逼迫昆明各大小黑幫對其臣服,每月上供。

    現在的昆明眾黑幫們,一提起文東會,頗有談虎色變的感覺,要他們做文東會的附屬幫派,他們是打心眼里不愿意的,不過卻不敢有絲毫的反抗,畢竟人家的勢力擺在那里,他們招惹不起。

    但文東會進入昆明的時候,眾黑幫們漠視不理,對其嗤之以鼻,當文東會平掉南洪門的時候,他們心有余悸,暗暗驚嘆對方的勢力,當文東會吞并群狼會時,他們暗自慶幸,文東會沒有找到自己的頭上,當文東會大肆擴張的時候,他們心存顧慮,一再妥協,暗暗祈禱只要文東會

    別找上自己就行,而現在,文東會已欺負到了他們的頭頂上,他們也拿文東會再無辦法,只能忍氣吞聲的受著。  這就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心態所釀成的惡果。(mr_周魚)

    方天化在昆明的行動可謂是順風順水,可是謝文東在曲靖那邊的作戰卻并不順利。

    謝文東到了曲靖,與褚博匯和之后,立刻開始著手向南洪門的其他據點展開進攻。

    剛開始的進攻還算順利,沒有經過太多的波折,可是到了后來,南洪門將人力都集中在剩下的幾處據店內,這時候再去打,已不像剛開始時那么容易,另外,6寇已經下定決心,就算拼死也要死守曲靖,他都是這種心態,下面兄弟自然也不含糊,一個各的斗志都極為旺盛,亮出與文東會拼死一戰的架勢。

    目前文東會就被卡在城西的一處據點。

    這出據點并不大,但其中的南洪門幫眾卻聚集了二百多號,文東會的兩名頭目對其動了兩次進攻,結果全都無功而返,后來褚博帶領下面兄弟又動一次猛攻,結果仍沒打下來。

    如果說前面兩名兄弟能力不強,倒也可以理解,那么褚博親自上陣都毫無建樹,那就太

    令人驚訝了。

    謝文東頗感莫名其妙,親自帶人來到南洪門的城西據點前查看。那是一座不大的土樓,沒有院落,一,二樓的窗戶上都鑲有粗粗的鐵欄桿,想進入里面,唯一的出路就是土樓的大門,那里也是聚集南洪門人員最多的地方。

    這么一座封閉的小土樓,想強行打進去是不太容易。謝文東邊看邊琢磨,對身邊的褚博說道:“如果強攻不行,咱們可以換種方法,想個主意,把里面的人給引出來!”

    褚博愣愣的問道:“怎么能把他們引出來?”

    謝文笑呵呵地拍拍自己的額頭,說道:“我也正在想啊”!

    謝文東有一點很可取,就是無論面對多么困難的情況,他都會表現的從容不迫,毫不急噪,這直接能影響到他身邊兄弟們情緒。

    聽完他的話,本不荀言笑的褚博也妨不住樂了,因沒有完成任務的尷尬也減輕了許多。

    謝文東回頭問孟旬道:“小旬,你有什么辦法把對方引出來?”

    孟旬想了想,笑道:“對方現在外境艱難,防范心理也自然很強,

    想把他們從據點里引出來,恐怕不太容易,找火柴呀,我看不如這樣,我們繞過這個據點,直接去進攻南洪門的堂口。

    聽完孟旬的話,謝文東還沒有表態,褚博搶先問道:”如果我們在進攻對方堂口時,這外據點里的南洪門人員突然從我們背后殺出怎么辦?”

    孟旬哈哈大笑,說道:“這不恰恰是把里面的人員給引出來了嗎?”

    褚博先是一愣,隨后恍然大悟,連連點頭,贊道:“孟先生高見!”說著,

    他轉頭看向謝文東,笑道:“東哥,我看孟先生的主意思不錯,咱們繞過此外,直接去攻對方的堂口,如果對方不出來增援,我們就一打到底,如果對方出來增援,我們就讓他們出來的人有來無回,接著再打下據點,消除我們的后顧之憂。”

    謝文東邊聽邊點頭,覺得孟旬的主意思很好,褚博分析得也不錯,隨即說道:“好!”就按照小旬的意思辦,咱們繞過這里,直接去攻對方的堂口

    南洪門的一處據點已不好打,而有6寇親自鎮守的堂口就更難打了。

    里面的南洪門幫眾要比據點里多得多,精銳得多,謝文東讓手下人做了一次試探性的進攻,結果遭到南洪門的迎頭痛擊,險些連帶隊的小頭目都沒撤回來。

    看出對方的防守很強,謝文東沒有再下令進攻,而是讓手下兄弟先去休息,等到凌晨之后再做行dong。

    凌晨三點,夜深人靜,這也是整個城市最為安寂的時候。謝文東將他身邊能用的兄弟全都動用上,向南洪門的堂口動了全力的猛攻。

    看得出來,南洪門那邊也是早有準備,從容應戰,雙方在堂口內外展開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火拼。

    文東會在正面的進攻有褚博帶領,后面的進攻則由姜森統領,兩邊的攻勢都可算是犀利。

    可是南洪門的人員卻異常的頑強,咬緊牙關,堵住要點,死活就是不后退一步。

    這仗打得血腥,也拼得艱苦。見前方兄弟久攻不下,指揮做戰的褚博大急,他將外衣甩掉,只著襯衫,親自頂到前方。他剛接觸到雙方交站的中心地帶,頓時便感覺對方的兇狠。幾乎同一時間,有三把片刀向他的身上招呼過來。

    由于前后左右都是敵人,褚博無處躲閃,只能橫刀招架,擋完這三刀,立刻又有更多的片刀呼嘯砍來。(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正规的官方网络赚钱 玩数字三彩票技巧规律 河北快3计划 武汉炒股配资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表 江西时时彩单走势图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直播 秒速快三规律怎么找 好用的股票配资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智能选号 辽宁11选5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最新 易宝配资 广东36选7好彩3奖金查询 七乐彩几等奖需要去福彩中心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