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四十二章
    “恩!很好!”謝文東贊了一聲,問道:“他們開始交易了嗎?能不能確認那些機密文件現在就在張小波的手里。” ,。

    “還沒有開始交易,”劉波說道:“雙方正在親扯。現在也無法確定那些東西就在張小波的手里。”

    “哦!”謝文東瞇了瞇眼睛,道:“那就再等等!”說完話,他把手機放在面前的小圓茶幾上,繼續悠閑隨意地翻看雜志。

    正在這時,一名正準備和酒店里面走的中年人無意中看到謝文東,立刻停下身來,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一番,隨后緩步走過來。袁天仲和褚博不約而同地皺起眉頭,但坐在沙上并沒有動,只是把手伸到衣下,默默注視著中年人,看到到底要干什么。

    那中年人走到謝文東近關,呵呵一笑,說道:“你好!”

    聽聞話音,謝文東放下雜志,抬起頭來,見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相貌陌生中年人,心中升起一絲疑惑,不過還是禮貌性地回道:“你好!我們認識嗎?”

    中年人搖頭一笑,坐到謝文東的對面,上一眼,下一眼,把他打量個仔細。被一個男人如此打量,謝文東渾身上下頗感別扭,但臉上的表情依舊,笑瞇瞇地也不說話。過了好一會,那中年人才收回目光,伸手入懷。

    見狀,不遠處的褚博和袁天仲二人幾乎同時站起身形,謝文東放在雜志上的手微微擺了擺,示意他倆不用緊張,自己可以應付。

    看到謝文東的手勢,褚,袁二人又慢慢坐了下去,不過兩人伸入衣下的手已婚各抓住qiang,劍,一旦對方表現不對勁,兩人可立刻出手,擊殺此人。

    中年人顯然沒意思到自己已處于危險當中,他在懷中墨了好一會,方把手抽了出來,同時指間夾著一張精致的小名片,地道謝文東面前。

    謝文東含笑接過,瞄了一眼,喃喃說道:“威世影業公司?”

    “是的!”中年人問道:“小伙子,你是學生么?”

    謝文東搖搖頭,笑道:“我已經畢業了.”

    中年人哦了一聲,說道:“我看你的氣質很好,也很特別!你有沒有考慮過向影視業展?我手邊有一部電視劇,是名家編導,里面有個角色很適合你,如果你去主演,一定會火!”

    謝文東聽完,忍不住樂了,原來是碰上了星探。他覺得很有意思,也很意外,自己相貌平凡,屬于扔進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種,不知道這人怎么會看上自己。他笑呵呵的搖搖頭,說道:“多謝你的好意,不過這方面并不適合我。

    想不到他會拒絕,中年人一愣,隨后又急道:“你把我當成騙子了吧?那你誤會了,我可以保證,不收你一分錢,如果你肯和我們簽約,我們公司還會給你很大一筆簽約費……”

    正當他滔滔不絕地勸說著,茶幾上的手機響了起來。謝文東向中年人擺下手,打斷了他下面的話,隨后拿起手機接通。

    “東哥,交易開始了,對方正在向張小波的賬戶里打錢!”

    謝文東瞇了瞇眼睛,問道:“交易的東西都拿出來了嗎?”

    “沒有!張小波很狡猾,執意要讓那些人把他安全送出國后,再把東西交出來!”

    “這個王八蛋,還挺聰明的!”謝文東笑罵一聲。

    “東哥,現在怎么辦?”

    “不能再等了!”說完話,謝文東邊站起身形,收起手機,邊按下掛在耳朵上的耳機,正色說道:“霹靂小組,動手!馬上!”說這話,他將衣襟挑了起來,從腰間抽出一把銀光锃亮的手qiang。

    “啊——”

    看到qiang,那中年人驚叫一聲,兩眼瞪得溜圓,滿臉的駭然,身子本能地向后仰著,坐在沙上動也不敢動,兩條腿哆嗦得厲害。

    正在這個時候,只聽一陣轟轟的腳步聲,二十名真qiang實彈的霹靂小組隊員在沈青的帶領下沖進酒店內。

    突然看到闖進來這些許多佩帶qiangxie的蒙面黑衣人,酒店的服務生以及顧客們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嚇得尖叫連連,四散奔逃,有些則站在原地驚呆了,一動也不動。

    酒店大堂副經理哆哆嗦嗦地從前臺后走出來,顫聲問道:“你……你們這是……”

    沈青端qiang看都沒看她一眼,直接將其推開。

    謝文東直截了當地說道:“對方有四個人,正在房間里進行交易,你們分成兩組一組坐電梯,一組走樓梯,務必將這四人全部抓獲,不能放跑一個人!”

    “明白!”霹靂小組齊齊回答一聲,沈青轉回身,連續做了幾個手勢,二十名隊員熟練地自動分成兩隊,一隊向電梯間沖去,另一隊則由沈青親自帶領,爬樓梯往上跑。

    當褚博和袁天仲來到謝文東身邊的時候,葉凡也從外面急匆匆走了進來,看著霹靂小組迅猛而去的背影,問道:“謝先生,我們也能上嗎?”

    謝文東想了一下,點點頭,說道:“還是上去看看好!”說著,他扭過頭來,看向那名面如土色的中年人,微微一笑,說道:“朋友,你選錯了對象,這個機會,你還是留給別人吧!”說完話,帶上葉凡,褚博,袁天仲三人,也向電梯間走去。

    可是剛走出沒幾步,他手機又再次響起。

    “東哥,情況有變,對方已經察覺到了我們的行動,正在向外跑,還有,樓下一定隱藏有他們的眼線在暗中報信!”

    啊?聽完這話,謝文東暗吃一驚,那些間諜還有眼線留在下面?想著,他舉目四下查看,酒店大堂里的人很多,而且每個人的臉上機會都是一個表情,那就是驚魂未定,想從中判斷出來誰是普通人,誰是間諜人員,根本沒有可能。

    tmd!謝文東暗罵一聲,突然看到那名大堂副理正站在自己不遠的地方,他快步上前,冷聲問道:“你們酒店有幾處樓梯通道?”

    “兩……兩處!”酒店大堂副理也只是個年紀不大,二十多歲的小姑娘,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臉色蒼白,說話是嘴唇直哆嗦。

    謝文東沉吟片刻,對葉凡,袁天仲和褚博說道:“天仲,葉中尉,你倆守在樓梯間,等霹靂小組的隊員上去之后,立刻讓酒店方面把電梯全部停掉;小褚,你跟我走另一條樓梯通道上去!”

    “是!”三人答應一聲。袁天仲皺了皺眉頭,滿臉顧慮地問道:“東哥,只你和小褚上去能行嗎?”

    “沒事!”謝文東隨口應付可一聲,然后向褚博甩下頭,快步向另一條樓梯通道走去。

    酒店的大堂光彩明亮,而進入樓梯通道之后,眼前頓時一暗,掛在棚頂上的小型感應燈出昏暗的黃光。

    謝文東舉目望了望又窄又長又暗的的樓梯甬道,暗暗嘆口氣,邊向上走便按下耳機,說道:“對方已經知道我們的行動,而且很可能攜帶有武器,各隊員無比小心,若是生交火,可直接擊斃對方!”

    “明白!”耳機里傳來沈青沉重的話音。

    謝文東手持銀qiang,和褚博一口氣連爬了三層,人已累得氣喘吁吁。本來他的體能不至于如此不濟,但畢竟有傷病在身,使身體大受影響。

    看他額頭見了汗,身子直打晃,褚博急忙將他攙扶住,低聲說道:“東哥,我們先歇歇吧!”

    “嗯!”謝文東噓了口氣,慢慢坐在甬道的臺階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他在停歇,可霹靂小組沒有停。

    耳機中先傳出乘坐電梯那隊人員的話音:“隊長,我是霹靂二號,我們已經坐電梯上到九樓,準備沖入對方所在的客房,請指示,完畢!”

    “沖進去!”

    “是!”

    “咔嚓!”“嘩啦啦!”耳機里傳出重物撞門以及門體破碎的聲音,接著是一片混亂的腳步聲。

    時間不暢,再次傳出話音:“隊長,房間里沒有人!”

    “明白!你們立刻撤下來,封鎖酒店的各條出口!”

    “是!”

    沈青話音剛落,突然彭的一聲,耳機里傳出清晰的qiang聲。謝文東身子一震,急聲問道:”“那里開qiang?

    “我這邊遇到了敵人!”沈青那邊一片嘈雜,手qiang的單聲、微沖的連se聲,響成了一片。

    謝文東聆聽了片刻,剛要說話,這時候褚博緊張地拉了拉他的衣襟,豎起食指,然后指了指頭上。謝文東多聰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由于耳機里聲音太大太亂,他將耳機摘了下來,仔細聆聽。

    只聽樓上的通道里傳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雖然對方有意在放輕聲響,但是度太快,加上樓梯通道里異常安靜,所以還是能聽得很清楚。

    謝文東雙目一瞇,下意識地將手中qiang抬了起來,褚博也是滿臉的緊張,將手中qiang慢慢端起,對準上方臺階的緩步區。

    咚、咚、咚——腳步聲越來越近,漸漸的,謝文東已能清楚地判斷出來樓上下來的不是一個人,至少是兩人或者兩人以上。

    褚博端qiang的姿態不變,轉頭看向謝文東,眼中帶著詢問的意思。

    謝文東明白,在他耳邊壓低聲音,道:“能留活口久留活口!”(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甘肃快三推荐号 配资公司配资条件 快乐十分前三直天津 江苏快3遗漏号码对照表 乌鲁木齐股票配资公司 排列三的和值表 北京pk拾6码技巧 配资公司l鑫配资 极速pk10计划官网 六台宝典 图库管家婆 开户股票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开奖 北京时时彩平台总代理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金手指北京快三号码推荐 快乐1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