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三十章
    “媽的!”任長風低聲罵了一句,說道:“不是讓你們讓小火嘛,怎么都給燒了?” ,。

    “任大哥,我們是放的小火,可是……”一名年輕漢子邊擦額頭的汗邊仰面望了望,然后低聲說道:“可能是今晚風太大的關系吧!”

    風大,自然是一方面,但電影城內是仿古建筑,內部的房屋樓閣皆為木制,表面涂了油漆,沾火就著,加上不小的風勢,雖然只是小火,轉眼之間就變成燎原之勢。任長風滿面無奈地望望火勢越來越大的電影城,問道:“現在怎么辦?”

    年輕漢子咽了口吐沫,低頭小心地看了他一眼,小聲說道:“不……不知道。”

    “笨蛋!”任長風怒道:“去報警啊!還站在這里干什么,給消防局打電話,讓他們來滅火!”

    “啊?啊!”年輕的漢子心里嘀咕著,這叫什么事嘛,剛剛放完火,現在又要給消防局打電話來滅火……

    任長風放的這把火,幾乎將電影城燒個一干二靜。多虧消防隊來得夠快,即使把火勢控制住。但此時,任長風早已帶人跑的無影無蹤。

    方紫依覺得呼吸有點困難,和謝文東在一起,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在心頭上,揮之不去,尤其,當他是自己的敵人時,這種感覺更加明顯。

    她覺得自己再在房中多呆一秒鐘,她就會徹底瘋掉。平生第一次,她產生想逃跑的感覺。她起身,準備告辭。

    謝文東笑呵呵道:“急什么。”他看了看桌子上的飯菜,說道:“既然飯菜已經弄好了,就坐下吃完再走嘛,不要浪費掉。”

    包房里飄著濃重的血腥味,地上還躺著惡面青年不知死活的身體,方紫依哪有心思吃飯。聽謝文東這么說,她五臟六腑都在翻騰,幾乎嘔吐出來,連連搖手道:“不……不吃了,我有點不舒服,謝先生,不好意思,我先走了。”說完,他幾乎是逃出包房的。

    謝文東聳肩笑了笑,轉目看看青幫那些僵站在原地的弟子,淡然道:“你們也可以走了。”

    青幫眾人聞言,如釋重負,一各個相互瞧瞧,垂頭喪氣的向外走去。剛要出門,謝文東突然道:“站住!”

    青幫弟子心中一驚,目光中充滿懼怕,小心翼翼地看向謝文東。謝文東向地上弩弩嘴,道:“不要忘了,把他也帶走!”

    呼!一干人暗松口氣,走出兩名大漢,抬起惡面青年的身體,急匆匆走出包房。

    等他們走后,東心雷在謝文東身邊說道:“東哥,既然已經動手了,這么放他們走,太便宜他們了。”

    謝文東幽幽一笑,道:“這些人只是小角色,起不到大的作用,放不放他們其實都一樣。”

    東心雷點下頭,想了一會,又不無擔心地說道:“東哥,傷了青幫的小頭目,只怕他們會回來報復,而且,也會加劇我們和青幫之間的矛盾。”

    “哈哈!”謝文東仰面而笑,說道:“我這樣做,是給向問天吃個定心丸,告訴他,我是和他站在一邊的。與南洪門比起來,青幫是大敵,他們的野心太大了,無論如何,都要先解決掉青幫,若現在這種情況下和南洪門貌合神離,勾心斗角,只會讓青幫坐大,越來越不好對付。”

    東心雷的想法與謝文東不一樣,另有所指地說道:“攘外必先安內。”

    謝文東搖頭,微笑道:“攘外必先安內雖然是條好策略,但也要根據情況而定,青幫的老大,我們不了解,但我們卻很熟悉向問天……”

    對電影城起火一事,警方加入調查,所有證據都證明是有人蓄意放火,從保安被殺的現場看,警方推斷是搶劫兇殺類的案件。歹徒為何人,警察查不到,或者說根本就不想去查。表面上,警方一再表示要嚴查兇手,實際上卻沒什么動作。青幫的人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警方沒有盡力,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火究竟是由誰放的,而警察又在包庇誰。警方不盡力,青幫也沒有辦法,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自己吃。

    青幫的電影城被一把大火燒毀過半,已無法再對外開放,需要進行翻修。可是,說來簡單,實際做起來卻不容易。如此巨大的電影城,想全部翻修得完好如初,沒有兩三個月的時間做不到,而且花費的金額也不是小數目。即使全部翻修完,會不會再有第二把火,第三把火,誰都不敢保證,最后,青幫干脆放棄翻修,雖然心里很不情愿,但青龍影業還是做了退出t市的決定。

    和洪門比起來,青幫在t市的底子實在太薄了,根本無法相抗衡,與其干耗下去,浪費錢財,還不如果斷撤離。

    公司可以搬走,但電影城卻搬不走,經過商議,青幫想把電影城拍賣出去。

    電影城被燒,但底子還在,名聲不錯,地腳也好,剛開始,對電影城感興趣的商家不少,可是,在洪門的威脅下,把全部商家都嚇跑,最后,只剩下一個小型企業還在堅持,不過,它給出的價格也是底得離譜。

    青幫急于脫手,在‘無人問津’的情況下,只好以極底的價位將電影城轉讓給那個小企業。

    手續半完不久,青幫才知道,原來那家小企業在不久之前,已被北洪門收購,電影城其實是賣到了他們最不想賣的人手里。

    青龍影業全面退出t市,在業界也引起軒然大波,人們紛紛猜測原因,但真正了解內情的卻沒有幾個。

    丁美淇想不到,謝文東當初似隨意的一句話,竟然成為現實。

    星期六,她單身一人主動來找謝文東。

    北洪門的總部位于市中心一座二十八層高的大廈,一到五層為自己經營的酒店,六層以上為北洪門社團以及商業的辦公用地。

    謝文東的辦公室在頂層,幾乎整層樓都被占用,除了辦公室之外,還有一些娛樂的設施和小型餐廳、酒吧等。

    大廳的電梯只能通到六樓。丁美淇剛走出電梯,便有兩名身穿制服的保安上前攔住她,問道:“小姐,你找誰?”

    丁美淇愣了愣,因為身為明星的關系,很少有人對她說話的語氣如此冰冷刻板,有些不太適應。她栽掉墨鏡,說道:“我找謝先生。”

    保安上下打量她,面無表情地問道:“哪個謝先生?”

    丁美淇道:“謝文東,謝先生!”

    保安一愣,注視她一會,問道:“小姐,請問你貴姓,另外有沒有預約?”

    丁美淇一怔,搖了搖頭,道:“我沒有預約。”接著,她又道:“可是,謝先生認識我,我們是……朋友,我叫丁美淇。”

    聽完她的名字,保安臉上沒有任何變化,冷冷說道:“我稍等一會。”說著,保安拿起電話,撥給謝文東的秘書。

    謝文東的秘書是位二十五六歲的年輕女郎,不僅人長的漂亮,而且能力非凡,頭腦精明,是由東心雷和王海龍親自精挑細選出來的。

    接到樓下保安的電話,女郎沒敢耽擱,直接轉進謝文東的辦公室里。

    此時,謝文東正在會見一位老朋友,金三角的老鬼。

    老鬼和謝文東的關系不一般,兩人不單是生意上的伙伴,也曾在金三角一起出生共死過,感情深厚,聽說謝文東回國的消息,他第一時間趕過來拜訪。

    聽說是丁美淇來找自己,謝文東了然一笑,告訴秘書,讓她上來,在會客廳等一會。然后,放下電話,笑呵呵問道:“鬼兄既然來t市了,就好好玩玩,過幾天再回金三角吧!”

    老鬼無奈的搖搖頭,說道:“將軍不會同意的,今年罌粟歉收,產量只是去年的四成,許多買家今年恐怕在金三角拿不到貨了。我要逐個去協調,不然,搞不好要鬧出大亂子。”

    “哦?”謝文東一愣,吸口煙,悠悠問道:“怎么搞的?”

    老鬼苦笑道:“老天要搞出澇災,我們也沒有辦法。”

    謝文東道:“我不管其他的買家能買到多少毒品,總之,給我們的,一成也不可以少。”

    老鬼道:“那樣的話,你就等于把金三角這一收成的貨全包了。”

    謝文東哈哈大笑,道:“全包就全包,我想將軍不會有意見吧?!”

    老鬼撓頭而笑,道:“雖然將軍不會有意見,但其他的買家會對你產生不滿的。”

    謝文東笑瞇瞇道:“他們不滿?哼,誰在乎!將軍的意思呢?”

    老鬼道:“將軍的意思當然是以你的文東會為主,不過,我以私下朋友的身份提醒你,金三角減產,全世界的毒品價格都要上漲,看著你一家大賣毒品,世界上許多人會眼紅,小心有人會對你不利,取代你在金三角的位置。”

    “呵呵!”謝文東仰面道:“我想要的東西,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反對,也阻止不了我!”

    洪門Ω文東メ血殺61172769

    (本卷完結)( )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牛 股票周一几点开盘 体彩大乐透中奖规则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 买股票 开户 11选五新版中奖助手 最新的时时彩app下载 广西快3下载 澳洲幸运10平台群 10月14日上证指数 2020年六彩开奖资料今晚 上海11选五推荐号码 山西体彩11选五走势 股票行情博汇纸业 青海快3走势图_快3开奖走势图 正规理财平台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