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群史爭霸 > 第七十一章 朝廷三線出擊
    田鶯的死訊以很快的速度傳遞開。

    宮中趙桓得知消息后極為震怒,下令封鎖整個開封府一定要將兇手找出來。

    同時派出大批將士巡邏府城附近,將所有剛出城之人全部抓回來,寧可殺錯也不放過。

    而事實上在行刺結束后龐萬春并未直接離開,而是悄然離開宅子后院,然后前往方家在開封府的府邸里躲避,沒有驚動府邸里的其他下人,在親信的帶領下悄悄住入方家地下密室。

    方家的密室只要不被發現可以說是目前開封府最安全的地方。

    朝廷捕快查封物證,同時搜查消息。

    結果自然一無所獲。

    哪怕最后發現了一個有嫌疑的宅院不久前曾住進了一個人,住進宅院的人在此事發生后消失不見,但他們也調查不到這個人的蹤跡。

    時間隔了半個月,沒有誰還認得半個月前戴著斗笠擦肩而過的另一個人。

    這件事最后還是不了了之,雖然朝廷還在派人搜查此事,但重心已經不在此事上了。

    當田鶯身死的消息傳入北方田虎耳中,朝廷好不容易與田虎止戈的默契被再一次打破。

    ......

    “到底是誰干的!”趙桓氣急敗壞,摔壞了好幾個杯子。

    偌大的宮殿里只有他和梁師成、李彥三人。

    李彥站在不遠處雙腿并攏腦袋垂下。

    梁師成走過去將地上摔碎的殘片收撿起來。“陛下不要動怒,您要保重龍體。”

    “為什么我繼位后一個兩個三個全反了!我父皇在位時他們為何不敢反!”趙桓神色猙獰,他只有在熟悉的人面前才會露出最真實的一面。

    “陛下,現在想這些沒有用,當務之急是平息田虎的敵意。”梁師成說道。

    “平息,如何平息。他女兒死了,還在開封府內被殺,誰能平息他的憤怒。”趙桓惱怒,早知道就將田鶯禁足宮中了。

    “那你說怎么辦。”趙桓將憤怒隱藏,眼底雖然還有怒火,但已能被掩飾在其他表情下。

    “穩住田虎,同時派人看住北方防止田虎南下,另調集大軍清剿梁山平定匪患。”梁師成說道。

    “那你說派誰去!”趙桓看向梁師成。

    梁師成說出一個趙桓很意外的名字。

    “章楶。”

    這個名字有些耳生,他想了好久才想起來。

    這個人很老了。

    比現如今朝廷的老將種師道還要大一輩!

    就連種師道曾經都在他手下擔任幕僚。

    他都只是聽說過這個人的名字,卻從未真正見過。

    “他......”趙桓皺眉。

    這個人如果還活著應該已經很老了,還能繼續打仗嗎。

    “陛下放心,章楶老將軍一心報國。”

    趙桓一拍手。

    “那好,就讓章老將軍出馬。”趙桓說道,現在朝中很多老臣都算不上他的親信,他有些不太敢用。

    他更想培養一些親信,植系自己的黨羽。

    “陛下,最好還是您親自去請章老將軍出山吧。”梁師成謹慎說道。

    “好。”趙桓同意。

    開封府城北一間小宅邸,宅邸外種了一棵老杏樹。

    青白的墻磚縫長滿了青苔。

    這是一間存在了不知多久的老宅。

    大門的銅環銹跡斑斑,梁師成上前敲響銅環。

    過一會兒后大門打開。

    門后站著一個身穿黑綢的老頭,老頭溝壑縱橫,老人斑很重。

    花白的頭發稀疏,頭頂戴著的方帽有些歪斜。

    “章楶見過陛下。”老頭走路似乎不太利索,動作很慢,說話也是慢吞吞的。

    趙桓心涼了一半。

    這就是朝廷老將,還能打嗎?怕是上馬顛簸一會兒就累死半途了吧。

    “章大夫。”梁師成笑著與章楶打招呼。

    章楶渾濁的眼珠看了梁師成一眼,僵硬的笑了笑,然后慢悠悠的轉過身往院中的椅子走去。“陛下一切請自便,就把這當成自家即可。”

    趙桓皺眉,低聲與梁師成說道:“要不換個人吧,換宗澤將軍如何。”

    提到宗澤趙桓也是有些后悔,當初田鶯來后在一些人的蠱惑下他將老將宗澤禁足在家。

    宗澤是父親留下的老將,但在朝廷的威勢太大了,哪怕他不是三殿太尉卻勝似三殿太尉,為了更好的掌控朝中軍權他就將宗澤暫且驅回府中贍養天年。

    “宗澤確實比我有本事。”

    一道聲音傳來。

    趙桓還以為是梁師成說的,點點頭。

    下一刻旋即反應過來,轉頭看向坐在太師椅上的章楶。

    趙桓臉色發綠,居然被聽見了。

    “章大夫說笑了,宗澤老將軍雖有本事但如何比得過章老將軍你。”梁師成趕緊說道。

    “咳咳...我說的是真的,陛下還是去請宗澤吧,我身體跟不上了。”章楶咳嗽兩聲,擺了擺手。

    趙桓點頭,不咸不淡的說道:“那章老將軍就繼續在這里養老吧。”說完拂袖離開。

    他能親自前來已是給足了面子,自然不可能再求第二次。

    新宋最不缺的就是人才,況且一個老將罷了。

    梁師成心底嘆息一聲,知道請不了章楶了,就與章楶作了一揖后離開宅邸關上門。

    目送趙桓離開,章楶眼底泛出失望,重新躺在搖椅上閉上眼睛,嘴里哼起了小曲。

    “去宗府。”趙桓本想直接回宮,但想到已經出來了就轉身前往宗澤府邸。

    這一次不能白出來。

    相比于一個沒聽說過的老將,他更相信名聲在外的宗澤。

    來到宗府后趙桓進入后院與宗澤密談,翌日宗澤恢復職位,領同知樞密院事,負責剿匪之職。

    宗澤上任后下令命種師道領中山安平節度使張開、云中雁門節度使韓存保、隴西漢陽節度使李從吉共十二萬大軍率軍鎮壓王慶。

    自己親自領軍北上為主將以河北節度使王煥為副將、京北弘農節度使王文德、攜大刀關勝、丑郡馬宣贊、井木犴郝思文共十萬大軍北上討伐田虎。

    再令呼延灼為主將,瑯琊彭城節度使項元鎮為副將,攜百勝將韓滔、天目將彭玘、神火將魏定國、圣水將單延珪、東平府守將雙槍將董平共七萬大軍討伐梁山。

    余下節度使鎮守各自地界,同時朝中老將王稟率六萬大軍鎮守開封府拱衛天子。

    朝廷大軍浩蕩出發,三十萬大軍調集四方。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开奖结果直播 四川金7乐历史开奖结果 南京炒股配资平台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 92游戏平台 2020年最快开奖结果记录 河南快3开奖结果直播 广西快乐双彩复式中奖计算器 排列三和值跨度速查表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浙江20选5预测 香港股票查询 江苏11选5任五推荐号码 辽宁11选5任三遗漏 最好用的股票分析软件 双码数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