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諸天有家飯店 > 第361-362章 聶小倩
    賣字畫的老板賊眉鼠眼的,太陽穴上還貼了塊狗皮膏藥,搖著鵝毛扇賊忒兮兮的跟潘小閑推銷:“公子,您品味真高!要有意思,出個價兒吧!”

    潘小閑摸了摸身上,他本來是沒想過要買東西的,所以并沒有帶著銀子。

    見潘小閑穿的華麗麗的,卻掏不出銀子,老板賊眉鼠眼的把潘小閑上下一掃:

    “公子,您腰上這塊玉佩不錯呀!”

    潘小閑呆了一呆,這玉佩確實看起來不錯,但其實是套裝上附帶的零碎……

    塑料的,不值錢。

    “不如這樣吧,就算我吃個虧!”老板一臉真誠的:“玉佩留下,畫您拿走!

    “咱們當交個朋友!”

    潘小閑一臉古怪:“我怎么覺得是我吃虧了?”

    “嗐!玉佩有價,丹青無價!”老板唯恐潘小閑反悔,趕緊把畫摘了下來。

    潘小閑就接過了聶小倩的畫像,解下來腰間玉佩給他:“老板,你賺大了!”

    老板笑得大牙花子都露出來了,把玉佩攥得緊緊的:“公子,下次再來喲!”

    其實塑料的玉佩在主世界不值錢,在《倩女幽魂》世界倒是可能賣出天價!不過在潘小閑的眼里聶小倩的畫像才是真正的無價之寶,他把聶小倩的畫像卷好了別在腰間,然后轉回頭又好氣又好笑的問棺材鋪老板:

    “你干嗎?”

    棺材鋪老板正忙碌的拿一把軟尺給潘小閑量身材,被潘小閑問了他一點兒都不客氣:“我是賣棺材的嘛,現在先給你量好,我趕制出來備用啦!”

    潘小閑嘴角隱蔽地抽搐了兩下:“老板,我估計你這次可能是要虧大了!”

    小袖一甩,潘小閑向東走去,棺材鋪老板在他身后沒好氣的翻個大白眼兒:

    “到時候肯定用得上!”

    潘小閑嗤笑一聲,也懶得回頭理會這種市井小人,大搖大擺走向蘭若寺。

    出了郭北縣集鎮,就是荒無人煙的樹林。潘小閑便施展輕功,如一團火焰很快就飛掠到了蘭若寺,看到了那塊刻著“蘭若寺”三個字的石碑。

    此時天還沒黑,潘小閑就干脆一屁股坐在了石碑上,擰開了酒壺的蓋子:

    “噸!”

    又打開了聶小倩的畫像,潘小閑一邊欣賞美人一邊痛飲美酒——美得很!

    不知不覺天色已黑,潘小閑這一壺三斤裝的悶倒驢就算省著喝也下了一半。

    蘭若寺這地方確實是很邪性,白天還好,天黑之后陰風陣陣的讓人遍體生寒!不過對于潘小閑而言這都不是事兒,別忘了他可是火麒麟圣體,區區陰風,還沒有接觸到潘小閑的皮膚,就畏之如虎的自動繞開了!

    就在潘小閑百無聊賴的時候,諦聽耳已經察覺到有人靠近,而且還是兩個!

    這個時候還敢來蘭若寺的……

    應該就是燕赤霞那個大胡子和姓夏侯的劍客了吧?潘小閑仔細傾聽果然有刀劍撞擊的聲音傳來,不片刻燕赤霞和夏侯二人就打到了這邊來!

    夜空中一聲大喝,潘小閑抬眼一看有個發際線很高的大胡子劍客飛身殺出!

    燕赤霞!

    潘小閑對他可是太眼熟了,演燕赤霞的是個老戲骨,奉獻出過許多精彩表演,最讓人難以忘記的莫過于他坐在椅子上光著腳丫子踩人家胸肌……

    “丁丁當當!”

    夏侯劍客和燕赤霞已經戰到一處,在潘小閑看來燕赤霞確實是個講究人兒,由于夏侯劍客只是單純的江湖中人,燕赤霞也只是和他單純的比劍。

    如果燕赤霞用法術,夏侯劍客早就跪了……

    潘小閑就笑吟吟的看他們比劍,雖然《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里已經有了不科學的戰斗力,《風云雄霸天下》里還出現了火麒麟、女媧石這樣不科學的存在,而《倩女幽魂》里甚至出現了妖魔鬼怪和道術佛法,不知道還算不算高武世界。潘小閑看燕赤霞和夏侯劍客比劍,也是為了了解下《倩女幽魂》世界的戰斗力,即便燕赤霞沒用法術也有個對比……

    對比之下潘小閑發現《倩女幽魂》世界里的武功其實不算什么,夏侯劍客跟燕赤霞爭“天下第一劍”的名頭,可是他們表現出來的劍法也就不過是《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里岳不群的水平,比令狐沖都還差一籌。

    所以,這里應該還算是高武世界吧?

    “唰——”

    如同宿命般的夏侯劍客跟燕赤霞在潘小閑的兩邊同時住手,而他們的劍鋒一左一右的指著潘小閑的兩個太陽穴!正所謂能力越大脾氣越大,燕赤霞跟夏侯劍客都沒考慮過潘小閑的感受,就這么保持著一左一右用劍鋒指著潘小閑兩個太陽穴的姿勢,隔著潘小閑兩個人交談了起來!

    燕赤霞一雙倒八字濃眉,發際線高到腦門子以上,蓄著大絡腮胡子,用劍指著潘小閑的太陽穴跟夏侯劍客大大咧咧的說:“夏侯兄,你我打了七年,你足足輸了七年!不過你倒挺有耐性的,我避到哪兒,你追到哪兒!”

    夏侯劍客長得可算是一表人才,就是眼中透著一股子邪氣,當然他也是個經常演反派的老戲骨。夏侯劍客同樣用劍指著潘小閑的太陽穴跟燕赤霞說:“燕赤霞,想不到你在蘭若寺半個月,把你的劍磨得更鋒利了!”

    “不是!只不過你浪費了青春,野心太大,不求上進!為了天下第一劍的虛名,鋒芒太露,居心不正!用招形神不定,燥火太大,招式勁而無力!”燕赤霞語重心長的教育他:“你還有個毛病,出劍快而不準……”

    潘小閑干咳一聲:“我說你們兩個是不是過分了,就這樣用劍指著我說話?我不要面子的嗎?再說你們爭天下第一劍,有沒有問過我的意思?”

    燕赤霞和夏侯劍客都是一愣,眼睜睜的看著潘小閑把聶小倩的畫像慢條斯理卷起來插在后腰上,然后左手握著悶倒驢酒壺,右手拔出了火麟劍:

    “嗤——”

    火光一閃,燕赤霞和夏侯劍客竟是都沒反應過來,一圈火焰劍氣就把兩人的劍都給籠住了,燕赤霞和夏侯劍客頓時就感覺手中寶劍要被奪去!

    燕赤霞和夏侯劍客連忙想要收劍,卻不料才剛剛從那一圈火焰劍氣之中拔出了一半,又一圈火焰劍氣套了上來,潘小閑“唰唰唰”連綿不斷的套了幾圈火焰劍氣,燕赤霞和夏侯劍客又驚又怒的發現寶劍拔不動了!

    法術?

    燕赤霞臉色一變,但旋即就意識到雖然潘小閑的劍氣燃燒火焰看起來很神奇,但潘小閑卻是實打實的只用劍法就困住了他和夏侯劍客的寶劍!

    潘小閑困住他們的劍,跟火不火的沒關系,純粹是用劍氣編成了天羅地網!

    這種玄妙劍法,燕赤霞見所未見!

    燕赤霞忽然發現那一圈圈火焰劍氣竟是連他都要吸,如果他再死抓著劍柄不放,只怕就會被吸入到一圈圈火焰劍氣形成的火焰漩渦里絞成粉碎!

    燕赤霞不禁臉色大變,連忙放開劍柄向后飛身而退,夏侯劍客和他神同步!

    當兩人放棄了寶劍退走之后,只見那火焰漩渦一絞,兩口寶劍就被絞碎了!

    “丁丁當當”的斷劍碎片跌落在了地面上,燕赤霞和夏侯劍客都驚呆了:

    此子竟然恐怖如斯!

    潘小閑瀟灑的還劍入鞘,笑瞇瞇的看著燕赤霞和夏侯劍客:“還爭不爭了?”

    還爭個雞脖!燕赤霞和夏侯劍客都無言以對,燕赤霞生性豁達,倒是不在乎“天下第一劍”的虛名,夏侯劍客就很受刺激了,他本以為他是在和燕赤霞爭“天下第一劍”,只要打敗了燕赤霞他就是“天下第一劍”,可是現在他才知道原來他就算打敗了燕赤霞也只是“天下第二劍”……

    問題是所有人都只會記得天下第一的那一個,至于天下第二……誰在乎?

    七年了!

    原來一切都毫無意義!

    他只是一只坐井觀天的癩蛤蟆,望著巴掌大的一片天空就以為是整個世界……

    夏侯劍客的眼眶濕潤了,忽然轉身淚奔而去,他要永遠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他不爭了,你呢?”潘小閑笑瞇瞇的看向燕赤霞,燕赤霞連忙花手搖:

    “不爭了,不爭了!”

    燕赤霞是真的看走眼了,他和夏侯劍客一樣,把潘小閑當成了個普通人。

    所以他們才敢如此肆無忌憚。

    可是潘小閑一出手他才知道原來潘小閑的劍法遠在他們之上,潘小閑這么高的武功他卻看不出來,這只能說明潘小閑的武功已經返璞歸真了!

    燕赤霞心悅誠服的對潘小閑拱手:“這位兄弟,你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劍!”

    “神馬天下第一劍,都是浮云!”潘小閑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不值一提!”

    這么高的思想境界嗎?燕赤霞頓時感覺遇到了知音:“在下燕赤霞,未請教?”

    潘小閑:“潘小閑。”

    “原來是潘兄,久仰久仰!”燕赤霞笑呵呵的問:“不知潘兄來此有何貴干?”

    潘小閑眨眨眼睛:“我來投宿的。”

    燕赤霞好言相勸:“潘兄,蘭若寺鬧鬼,如果投宿的話你還是去附近集市吧!”

    “燕兄說笑了,”潘小閑哈哈一笑:“子不語怪力亂神,世界上哪兒有鬼呀?”

    燕赤霞小眼珠子一轉:“潘兄,我和你一見如故,不如今夜我們把酒話劍?”

    “啊嗚——”潘小閑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還是算了吧,我困了,想睡覺覺!”

    燕赤霞:“……”

    潘小閑已經伸著懶腰走進了蘭若寺,燕赤霞跺了跺腳,無可奈何的跟進去:

    “潘兄,不如……”

    “不如你我各睡各的,我不習慣和人同睡。”潘小閑笑瞇瞇的堵住他的話:

    “好了燕兄,晚安!”

    燕赤霞:“……”

    真是好良言難勸該死鬼,大慈悲不度自絕人!燕赤霞搖了搖頭:罷了罷了!反正我也睡在蘭若寺里,潘兄要是出了什么事兒我也能照應一二!

    過了今晚,明天潘兄也就上路了……

    ……

    潘小閑進了蘭若寺,找了一間相對干凈的禪房,點上了一盞油燈坐下來。

    又打開了聶小倩的畫像,潘小閑一邊欣賞美人一邊痛飲美酒——等本尊!

    原劇情里由于夏侯劍客在河邊清洗傷口招來了聶小倩,但這次夏侯劍客受到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他連傷口都沒心思理會一路淚奔去了郭北鎮……

    所以,夏侯劍客逃過一死。

    潘小閑的諦聽耳敏銳的捕捉到了幽幽琴聲傳來,他便站起身循著琴聲而去。

    走著走著就到了水邊,只見兩尊大石獅子夾著一條小道通向了水中,木橋一直延伸到了湖心有一座精巧水榭,陣陣陰風之中水榭周圍白紗飄飛,一個有傾城之色的二八佳人正在撫琴輕吟,她明眸皓齒,冰肌玉骨,秋水伊人,貌若天仙,正是曾經讓潘小閑神魂顛倒的那一版聶小倩!

    果不其然,當潘小閑走到她面前時,聶小倩的瑤琴忽然就斷了一根琴弦!

    聶小倩抬頭看到潘小閑好似受到了驚嚇,花容失色:“你,你是什么人?”

    潘小閑一本正經的告訴她:“社會主義接班人!”

    雖然不知道他在說什么,但是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聶小倩眨巴眨巴水靈靈的大眼睛,忽然就忘了該怎么套路潘小閑了,不過好在她對付男人已經很有經驗了,故意小手兒一動就讓披著的白紗飄飛向了湖中:

    “哎呀,我的紗呀!”

    若無其事的看著白紗飄飛到了湖中,潘小閑意味深長的說:“抓不住的紗——

    “不如揚了它!”

    聶小倩:“……”

    不是,你腫么不按套路出牌呀?聶小倩整個鬼都不好了:你看不出來我在給你制造機會嗎?給你機會了你不中用啊!你還要我怎樣,要怎樣……

    你不跳,我跳!

    聶小倩貝齒輕咬櫻唇,跑到橋邊伸出一只雪白小腳兒去勾浮在水面的白紗!

    那只雪白小腳兒肌膚晶瑩剔透仿佛白玉雕成,玉趾就像是豆蔻般小巧可愛,足踝上還套著一串精致的銀色鈴鐺,更修飾得她足踝纖細盈盈一握!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浙江体彩六加一杀号专家 吉林*一定牛快3走 排列7预测 股票短线牛人 广西11选5软件 太龙药业股票 今天辽宁35选7中奖号码 pk10稳赢技巧 体彩广东11选五规则 3分快3计划软件 福彩3d安卓下载 青海11选5走势图和策略 在线炒股杠杆厶杨方配资平台 上海快三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指数期权交易 分分彩漏洞怎么刷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