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穿書女配棒棒噠 > 第252章 吹一波彩虹屁
    羅云嫣抬起纖纖玉手,指著羅清所在的馬車,十分不悅道:“粉蘭,她是誰?”

    一旁的粉蘭聞言,立即恭敬地開口道:“小姐,您忘了?那是北璃國的郡主,兩年前來過的。”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粉蘭迅速看向羅云嫣,急切道:“但她與戰將軍一道回京,小姐……”

    “北璃國郡主?”

    羅云嫣櫻唇輕啟,細細地打量著下方一臉興奮東張西望地穆靈靈,嗤笑一聲,道:“不過是一個黃毛丫頭罷了,還不足為懼。”

    “小姐說得是,也只有像小姐這樣聰明睿智,才貌雙全的女子才配得上咱們的赫赫有名的戰大將軍。”

    一旁的粉菊連忙謅媚地應和道,說著還得意的看了粉蘭一眼。

    粉蘭并不理會粉菊的挑釁,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只是看著羅云嫣再次開口道:“小姐,您應該多注意那個叫柳青的醫女。奴婢聽說她在一年前就悄無聲息地去了邊關,還認了最有資歷的于老軍醫為師傅,而且她不僅是柳太傅的干孫女,就連靖王也在護著她。”

    “柳青!”

    羅云嫣聞言,緊緊地盯著柳青所在的馬車,嗤笑道:“倒是個對手,靖王府里的那位的下場不就是拜她所賜嗎?”

    想到那個被爹爹派出去的叫玉煞的殺手,羅云嫣低聲斥道:“無能。”

    “我倒要看看她會不會成為我的對手。”

    羅云嫣嘴角微微上挑,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樣望向止戈已經走遠的身影。

    幾人在說這一席話的時候,羅清的馬車剛好從羅云嫣所在的酒樓面前駛過,也將幾人的對話聽了個一清二楚。

    還真是…………勁爆啊!

    三年不見,這羅云嫣雖然審美沒怎么長,但這腦子倒是長靈光了不少嘛!還看出穆靈靈就是個單細胞生物,不足為懼。

    但想必論“狠毒”的話,應該比以往更甚了吧!

    羅清不禁感嘆道。

    一行人很快到了宮門,按照慣例,除了皇親國戚女眷以及一二品年事已高的大臣可騎馬或坐馬車入宮之外,所有的人皆得步行入宮。

    所以,韓瑜幾人皆下了馬,一些不符合標準的大臣也下了馬車,由宮人統一管理。

    而止戈以及幾位幾位地位高的將領,皆得了赦令,可以騎馬入宮。

    由于穆靈靈貴為他過郡主,所以不用下馬車,所以羅清只得繼續充當車夫,趕馬進宮。

    ……

    羅清百無寂寥地坐在馬車上打瞌睡,穆靈靈早在一個時辰前就已經與慕容軒一同去了大殿。

    而韓瑜岑溪他們也不知道被帶去了哪?唯獨他,被當做了車夫留在了承乾門。一道的還有其他大人的馬車。

    宮中管制非常嚴格,沒有特許或者是遞牌子一般人是不得在宮中隨意行走的。

    烈日高高地掛在半空中,羅清默默地為自己抹了一把淚。

    這是在宮中,她又不能進馬車遮陽,又不能離開找個陰涼的地兒待著。

    羅清抹了一把汗,看了看不遠處站在門一側站得標直的侍衛,于是,忍不住走過去上前搭話。

    “侍衛大哥,您不熱嗎?”

    侍衛目不斜視,無言。

    “大哥您站著一動也不動,不累嗎?”

    羅清不死心地又道。

    這時侍衛終于瞥了羅清一眼,但依舊無言。

    羅清扯扯嘴角,低聲道:“您不累,我看著都累!”

    羅清感覺自己要被逼瘋了,不僅熱,還悶,不禁在心底鄙視起了止戈。

    “那大哥,您既然不愿意和小弟搭話,您至少得告訴小弟什么時候可以出宮吧!”

    見侍衛一直不回答自己,羅清不禁在心里懷疑,她莫不是剛好挑了個啞巴吧!

    “出宮必須要持有出宮令牌。”侍衛突然開口道,面無表情地看了羅清一眼。

    羅清愣住,敢情不是個啞巴啊!

    “謝謝大哥指教。”羅清點頭抱拳道。

    見侍衛再次目不斜視地忽略自己,羅清訕訕然地松開拳頭,摸摸鼻子。

    “你的馬車~”

    侍衛突然又開口道。

    “啊?”

    羅清詫異地看向他,只見他再次目不斜視。待反應過來他話中的意思后,羅清下意識地朝金寶看去,只見它不知道看見了啥,正拖著馬車一步一步往一個地方走去。

    羅清見狀,想到這里是皇宮,隨意碰上個人都有可能小命不保。于是,連忙使上吃奶的勁跑過去,一把拉住金寶的韁繩。

    金寶卻意外地掙了掙,腦袋一個勁地往一個方向伸去,口中還發出低鳴聲。

    感受到金寶的一樣,羅清喘著氣朝金寶抻腦袋的地兒看去,只見一大波宮人消失在一處宮殿拐角。

    看情況,大概是那個妃子的出行儀仗。

    羅清暗暗松了一口氣,辛好拉住了金寶。一想到沒有拉住金寶很有可能會發生的一幕,羅清不禁有些生氣。

    羅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站在金寶的眼前看著它,低聲道:“金寶你知道這是哪兒嗎?皇宮,一個不小心就會掉腦袋的地方。如果是其他的地方你闖了禍我可以毫無條件的站在你這一邊,大不了咱們可以跑路。可這里不一樣,守衛森備,到處都有人,咱們稍微動一下就是萬箭穿心。所以,就這一會兒,你先乖乖的好嗎?我保證,我以后都不帶你來這里了。”

    說著羅清一臉信誓旦旦保證。

    “哈哈哈~居然對著馬自言自語,這人莫不是傻子吧!”趙世熙指著羅清,對著身側的小太監捧腹大笑。

    宮中侍衛當值時,得面不改色,為了保持皇室威儀,是不得隨意與人交談的。

    趙世熙大老遠就瞧見這人居然對著正守衛承乾門的任侍衛長嘰嘰呱呱,就覺得這人特別有趣。

    注意她居然和一匹馬說話后,實在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聽見笑聲,羅清下意識地轉過身,只見一團濃厚的顏色驀地進入眼底。

    由于烈日太過刺眼,羅清瞇著眼睛望了過去,原來是一個男子身著一襲絳紅色的袍子站在她的身后。

    這人什時候在她身后的?

    羅清有些詫異。

    “小金子,你瞧,傻子居然還知道對著本皇子英俊的臉發呆呢!”

    趙世熙再次大笑,其身旁的小太監不得不跟著笑,許是不是真的好笑,他臉上的笑違和得很。

    “草民見過………”

    呃……是第幾個皇子來著?

    羅清快速地思考著,整個皇室一個才三個活到成年的皇子,一個是靖王,她見過,另一個是太子,已經被流放。那么就只剩下排名第八生性純良喜好新鮮趣物的趙世熙了。

    “……八皇子。”

    羅清彎腰稽首道,整個思考的間隙也不過花了一秒。

    趙世熙聞言,隨即斂了笑,有些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道:“哦,原來不是傻子啊!”

    “大膽,居然敢戲弄八皇子,來人……”小太監見狀,立馬捏著嗓子喝道。

    趙世熙見狀,直接一個崩栗敲在太監的腦袋上,邊敲口中便道:“來人,來人,你就那么喜歡喊來人是吧!沒瞧見是本皇子自己將人家當成了傻子嗎?就你聰明,就你聰明。”

    羅清見狀,忍不住偷偷抬眼瞧了瞧,抿唇笑笑。

    “殿下,饒了小金子吧!殿下,小金子再也不敢了。”小太監捂著腦袋撇著嘴求饒道。

    “哼~”

    趙世熙對著小太監挑一挑眉頭,滿意地收回自己的手,然后轉過身看著依舊彎腰稽首的羅清,想也沒想道:“你是何人?看到本皇子為何不下跪行禮?”

    羅清扯扯嘴角,上一刻還在教訓自作主張的小太監,下一個倒霉的就是她了是吧!

    “回殿下,草民是穆郡主的朋友,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就隨穆郡主一道進宮了。由于草民常年生活在邊境,見多了形形色色有趣的東西,有些視覺疲勞。最后還是覺得輝安城好,這兒不僅風景美,人更是風度翩翩,氣宇不凡,就比如您,能遇見您,真是草民三生修來的福份。”

    羅清不想下跪,于是故意用一大堆的話來混淆視聽,尤其是加重了“有趣”兩個字,吸引從來沒有出過輝安城的趙世熙的注意力,最后再吹一波彩虹屁讓趙世熙美得徹底忘了自己的目的。

    一旁的小太監,被羅清這一波彩虹屁秀得目瞪口呆。

    “那是。”

    趙世熙一臉得意的笑道,最后很好奇地看著羅清,“免禮免禮,你剛剛說的有趣的東西都有哪些,說來給本皇子高興高興。”

    “還有,視覺疲勞是什么意思?”

    趙世熙一臉欣喜地補充道。

    羅清收回手,挺直了腰,恭敬道:“意思就是說有趣的東西看多了,就覺得不怎么好玩了,然后眼睛就不想再繼續看了,此為視覺疲勞。”

    “果然有趣。”趙世熙猛地高喝道。

    羅清連忙笑呵呵地點頭。

    趙世熙抬頭望了望日頭,抹了一把汗水,小太監見狀,立即拿著扇子在一旁扇。

    “你必須得一直在這兒等那穆丫頭嗎?”

    見趙世熙如此問,羅清心思一轉,稽首道:“回殿下,小的正準備出宮。”

    “正巧,本皇子也要出宮,走走走,再和本皇子說說哪些有趣的事。”趙世熙滿臉高興道。

    “殿下稍等,馬車很快就到了。”小金子一邊盡心盡力地扇著扇子,一邊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

    “馬車,你眼瞎嗎?這不就是馬車么,哎~那個誰,你叫什么名字?”

    趙世熙又給了小金子一個暴栗,對著羅清問道。

    “回殿下,草民羅清。”

    “羅清?”

    趙世熙稍稍愣神,怎么覺得有點熟悉呢!管他呢。

    趙世熙正了正色,對著羅清道:“那個羅清,本皇子命令你用你的馬車將本皇子帶出宮去。”

    “是,那是草民的福分。”羅清嫻熟地露出一副恰到好處的謅媚笑容,多一絲則厭,少一絲則裝。

    小太監聞言,想到殿下金貴之軀,立即急了。

    “可是殿下,這馬車也太……”

    趙世熙瞪了小太監一眼,舉了舉自己的拳頭。

    小太監連忙縮了縮腦袋,咽下還未吐出的“簡陋了”三個字。

    “殿下您請~”羅清揚手道。

    “嗯~”

    趙世熙昂首挺胸地跨步上了馬車,扶住馬車廂阻止跟過來的小金子,道:“回頭三哥問起,你就告訴他本皇子去茶樓聽書去了,記住了嗎?”

    “啊?”見殿下不帶上自己,小金子愣住。

    “嗯~”趙世熙再次揚起自己的拳頭。

    “是是是,小金子記住了。”小金子連忙點頭應和。

    羅清見小太監一臉憂色,于是朝著小太監走近,出聲道:“公公放心,殿下無事的。”

    “你可不要帶殿下去那些不干不凈的地方。”小金子雙眼瞪著羅清道。

    “你管的著嗎你。”

    羅清直接白了小金子一眼,轉過身扯扯嘴角,這話說得她就不高興了,心想她看上去像那么不正經的人嗎?

    “那個羅清,還走不走啦?”趙世熙不耐煩地喊道。

    “來了,殿下。”

    羅清應聲道,才走了一步就頓住腳步,重新轉過身一把奪過小金子手中的扇子,低聲念叨:“差點忘了這個。”

    “這是殿下的。”小金子憤憤不平道。

    羅清沒有理會小金子,徑直轉過身跳上馬車,心想他家殿下都在她的馬車上,就拿一個小小的扇子她怕甚?

    “殿下坐好,咱們出發了。”羅清出聲提醒道。

    “出發。”

    趙世熙出聲道。

    “金寶,咱們走嘍。”

    羅清吆喝一聲,左手象征性牽起韁繩,右手搖著扇子。

    馬車穿過承乾門時,羅清對著方才提醒她的侍衛,笑道:“侍衛大哥,方才謝謝哈!下次有機會請你喝好酒,再好好的搓一頓。”

    說完,沒等他回應,羅清就直接駕著馬車往宮門而去。

    任飛面無表情地瞥了一眼羅清離開的馬車,微微低頭思索片刻,后繼續目視前方。

    “羅清。”

    趙世熙突然從馬車內探出頭來。

    “殿下,怎么了?”羅清疑惑道。

    “這是什么?好涼快啊!”

    趙世熙將一個鐵壺拿了出來。

    羅清瞥了一眼,心中一突。

    一次露宿野外,她起夜時偶然發現了一支運硝石的商隊,于是偷偷地藏了幾塊在馬車內。

    再背著柳青偷偷地制了冰藏在鐵壺中,放置馬車內,馬車內頓時清涼無比。

    就連穆靈靈不顧男女大防上她的馬車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之前是因為銀狼突然出現在馬車內,穆靈靈害怕才跑去與柳青一起。昨日之后,銀狼又不見了蹤影,穆靈靈才死乞白賴地坐回她的馬車里。

    而穆靈靈至今都不知道放在馬車內的鐵壺就是涼快的源頭,還一直以為是她的馬車木質特殊,才會比較涼快。

    最后知道她的馬車是紫檀木之后,還揚言她也要買一輛這樣的馬車。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排列3走势连线专业版 湖北11选5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 安徽快3计划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最新 江西11选五任5遗漏 今日股市行情预测分析 3d试机号开奖号今天 昆山股票配资 点石策略 云南11选5前3直 重庆分分彩官方网站 个人投资理财平台 江苏11选5任五遗 流行的排列三杀码 1分钟一次的极速赛车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