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俠警 > 第370章、初出警遭遇狀況
    <!--divstyle="color:#f00">熱門推薦:

    蕭偉看著眼前得意洋洋的梁歌,心中也是感慨萬分,其實蕭偉何嘗不知道“斯薇”是個什么意思,那不就是思念蕭偉的諧音嗎?

    好在梁歌現在生活也算是有了找落,蕭偉倒是不用為她擔心了。

    蕭偉又將眼光轉向王子光。三年的軍旅生涯讓王子光從一個白凈的書生徹底變成了魁梧壯實的大小伙子,皮膚是那種很健康的古銅色。由于是習慣的原因,王子光坐在那腰挺的都是筆直筆直的。

    “子光,現在干嘛呢?”蕭偉問道。

    “我現在還在等著民政局安置辦給安置工作,還沒有結果。聽說我們這一批很可能都得分到縣直單位,像工商局、環保局、城建局之類的,不過肯定是進不了公檢法。”王子光答道。

    “要不你也干脆和我一起當巡警算了。”蕭偉說道。

    王子光搖搖頭說道:“偉子,那種天天和壞人打交道的活我還真干不了。古人云:慈不掌兵,情不立事,義不理財,善不為官。我看也是善不為警,我這個人就是太善良心腸軟,下不去手,所以干不了那種血腥味太濃的活。”

    蕭偉笑道:“那這么說,我就算是那種心狠手辣的鐘馗吧。”

    “你還別說,這個比喻還真是恰當。警察是在陽間擒妖,鐘馗是在陰間捉鬼。地方不同,但都是替天行道伸張正義的。”王子光倒像是頗有心得。

    蕭偉道:“你還別說,子光總結的還真是這么回事,挺到位的。軍子,你說是不是?”

    劉軍張羅大家坐好,說道:“你們兩個就不要在那咬文嚼字了,別管以后干什么,都要好好干,怎么也得成就一番事業的。今天難得咱們星河再聚首,來先合張影吧。”

    星河聚首,把酒言歡。

    第二天,蕭偉穿戴得整整齊齊的去巡警隊上班。

    巡警隊的隊長叫孫林,原先是治安股的指導員,組建巡警隊以后到這兒當了隊長。退伍軍人出身,一米八多的大個,黑臉大嗓門,隔著一層樓都能聽到他說話的聲音。

    蕭偉被分到了一中隊,這一二三中隊都是出警隊,負責按照0指揮中心指示出警的。

    那時候可沒有現在這么多警情,等了一上午也沒有一個報警的。

    臨近中午了,蕭偉準備去食堂吃飯了,這個時候偏偏來報警了。

    只聽到指揮中心的接警員用很好聽的聲音在對講機里面說道:“幺幺動,幺幺動,我是動動幺,有人報警在百思麗餐廳有人鬧事,請速出警。”

    蕭偉拿起對講機答道:“幺幺動明白,馬上出警。”

    回頭對中隊長凌霄說道:“隊長,來警了。”

    一中隊有六個人,中隊長凌霄是個27、8歲的年輕人,是個正式警察,還有一個是老治安隊的人,其余的都和蕭偉一樣,都是這次招募的巡警,也是第一天上崗。

    那時候還沒有這么多的防護裝備,也沒有什么單警裝備,每個人一人拿著一個警棍就出來了,凌霄腰間別著副手銬,六個人開上一輛警用面包車。

    一出局里的大門,警車就拉響了警報,一路響著直奔百思麗餐廳而去。

    還沒到門口,就遠遠的看見百思麗餐廳門口圍著一圈人,中間有十幾個人在里面對峙著。

    一看警車來了,圍著的人趕緊往一邊躲開,給警車讓開通道。

    凌霄第一個打開車門下了車,邊往人群中間走邊喊道:“這什么情況?誰報的警?”

    其他的人包括蕭偉也都緊隨著凌霄走了過去。這時一個經理模樣的人把凌霄拉到一邊,悄聲的說著什么。蕭偉他們則站到了兩伙對峙的人當中。

    蕭偉不經意的拿眼光掃了一下兩邊的人,卻意外的發現了馬嘯,馬嘯也認出了蕭偉。

    于是,蕭偉走了過去,問道:“馬嘯,你這是唱的哪一出啊?”

    “蕭偉?”馬嘯也很驚訝:“沒想到還真是你呀,怎么?什么時候當上警察了?”

    “時間不長,剛上班。這不就遇到你了。說說,這是怎么回事?”蕭偉問馬嘯。

    “本來也沒啥事,就是這個飯店服務員狗眼看人低,坐大廳就不給上菜。說了他們兩句,還真有出橫勁的,也不知道從哪冒出來這幫安州的家伙。這是在彭城,還輪不到他們囂張,你說是不是?”馬嘯看著很生氣的樣子。

    蕭偉沒有回答,而是轉向了另外那幫人,就是馬嘯說的安州的那幫人。

    蕭偉看著那個為首的那個不到三十歲的樣子,高高的個子留著一個板寸的頭,仰著臉也是一副趾高氣揚的表情。

    蕭偉問道:“你們是安州來的?”

    那個為首的男子不屑的答道:“是又怎么樣,不是又怎么樣?就你們這幾個小警察,管得了嗎?趁早靠邊站,省的呆會兒礙手礙腳的。”..

    蕭偉一看這家伙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厲聲喝道:“囂張,你囂張什么?警察問你話呢,給我老實回答。”

    蕭偉這一聲大喝,把這家伙吼的一愣一愣的,不知道眼前這個小警察怎么這么厲害。

    為首的那個只得老實的回答:“我老家也是彭城的,現在在安州混,今天,我過生日,來了幾個朋友一起喝酒。沒想到這幫家伙在外面嘰嘰歪歪的,把應該給我們上的菜硬給半道劫走了。”

    蕭偉接著問道:“在安州混的?你叫什么名字?”

    “白光,怎么了,反正說了你也不知道。”白光也是氣呼呼的。

    白光,這個名字蕭偉是第一次聽到,心里正琢磨著,凌霄過來了。

    他站在中間說道:“情況我也大致了解了,中間可能有點誤會。你們雙方也沒什么損失,我看就算了吧,大家各讓一步,走開算了。冤家宜解不宜結嘛,本來都是高興的事,干嘛要弄得刀兵相見呢?你們說是不是。”

    馬嘯有點不樂意,說道:“怎么個讓法?本來就是飯店服務上的問題,誰讓他們多管閑事的。給大爺我賠個禮道個歉,我看就算了吧。”

    白光接話道:“呸,你算是哪根蔥哪頭蒜,憑什么給你道歉,你算老幾呀。”

    馬嘯一聽就火了,上前一步揪住白光的衣領說道:“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老子是哪根蔥哪頭蒜。”

    雙方的手下也都起哄往上湊,眼看著一場惡斗一觸即發。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辽宁11选5开奖走势图 北京冠军赛车6码倍投 上海快3一定牛 广东十一选五zoushitu 江苏快三从几点到几点结束 十大模拟炒股软件 海南4十1彩票中奖规则 排列三如何准确杀号 今日股票推荐 河北十一选五的开奖 河北快三和值技巧 上市公司股票代码查 股票配资是合法的吗 内蒙古11选五玩法 极速赛车专家在线计划 常州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