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俠警 > 第321章、虐心復仇計劃
    “可誰成想這一干就是WWw..lā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但復仇的念頭對于作為哥哥的他來說,卻從未停止。兩年前,他終于有機會調到了廠長的身邊,成為了廠長的專職司機。他終于有機會近距離接觸到廠長了,也有了實施自己復仇計劃的機會了”

    “求求你,別說了,別說了。”潘樹林表情痛苦的用雙手捂住了臉。

    易青收住話頭,走到潘樹林的跟前說道:“故事才剛剛開始,還沒有講完呢。怎么,你好像有話要說?”

    潘樹林用雙手抱著自己的腦袋,用嘶啞的聲音喊道“求求你,易隊長你就別折磨我了,我說,我說,我全部都告訴你。”

    看著眼前低著頭在痛苦中掙扎的潘樹林,易青看了看坐在一旁的蕭偉,眼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

    蕭偉明白易青的審訊策略成功了。

    潘樹林抬起頭說道:“易隊長,給我一支煙好嗎?”

    等潘樹林微微有些顫抖的把煙點著后,長出了一口氣,開始交代案情。可在蕭偉聽來,就是潘樹林把自己的故事再重新講一遍,而且把易青沒有講完的故事繼續講完。

    剛才蕭偉看潘樹林情緒很激動,差點失控。可等潘樹林真正說起來的時候,反而平靜了下來。用很平和的語氣娓娓道來,仿佛就是在講別人的故事。

    前面的情節基本和易青講的一致,唯一有些出入的是,潘樹林父母離婚的原因不單純是因為潘有財有了外遇,還有就是潘有財酗酒,而且酒后還經常對潘樹林的母親進行家暴。這讓潘樹林從小就對欺負女人的男人深惡痛絕。

    潘樹林來到廠長的身邊之后,并沒有著急下手,而是冷靜的在觀察著廠長的一舉一動,尋找著廠長的弱點。

    對于一個專職司機來說,廠長的生活,尤其是私生活基本對他來說都是透明的。由此,潘樹林知道了廠長的很多,知道了廠長的嗜好是玩女人。

    廠長不但喜好玩女人,而且從心里從不把女人當人看。他曾在潘樹林的面前不止一次的炫耀過自己的“豐功偉績”,也不止一次用“婊子”、“賤貨”這樣惡毒的語言咒罵那些女人。

    但令潘樹林感到震驚的是,居然沒有一個女人曾抗爭過或者去揭發控告過,甚至連這些想法都沒有。她們大部分都是委曲求全,期望廠長能放過自己,或者期望能從廠長那里得到一點蠅頭小利。

    那些女人的軟弱更加胖廠長肆無忌憚,有恃無恐,夜更加瘋狂的玩弄女性。

    而這一切潘樹林都看在眼里,他在為這些女人感到悲哀的同時,也深深的體會到了當初妹妹的無助和悲涼。

    終于,有一天,潘樹林等待的機會來了。

    其實潘樹林并不知道那個筆記本的事情,只是當他那天去到廠長的別墅去接廠長回家的時候,突然看到了那驚人的一幕。

    潘樹林看到廠長居然一個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從凌亂的床上的被服來看,廠長肯定又沒干好事,肯定又是和哪個女人剛風流快活過。

    而更讓他驚訝的是在床邊的地上居然有一把匕首。

    雖然潘樹林一時不明白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但他馬上意識到自己等待已久的機會來了。

    根據現場情況潘樹林判斷,這是一個刑案的現場,有人想要對廠長下手,就是想要他的命。但究竟是何種原因造成那人并沒有實施行為,而將匕首丟棄到現場,潘樹林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現在他可以輕而易舉的將眼前的這個魔鬼殺掉,而不用負任何責任,因為前面已經有人做了替罪羊。

    潘樹林當時只遲疑了幾秒鐘,就立刻決定這么做了。

    為了小心起見,潘樹林先是喊了廠長幾聲,見到廠長沒有任何反應。

    然后,為了不留下指紋,潘樹林隔著手帕拿起了地上的匕首,然后用力將匕首刺進了廠長的胸口。

    他眼看著血從刀口處流了出來,而躺在床上的廠長一聲不吭就魂歸天國了。

    然后,潘樹林很小心的沒有去碰屋子里的任何東西,慢慢的退了出去。

    在別墅的小院里,潘樹林冷靜的先抽了一根煙,刻意的呆了有半個小時,確認廠長肯定不會再被搶救過來了,這才裝作驚慌失措的跑到廠保衛科去喊人報警了。

    潘樹林很清楚,廠長作惡多端,心里恨他的人多了,尤其是那些飽受其凌辱的女人們,早就恨得牙根癢癢了,都恨不得將其碎尸萬段。

    而自己卻看起來和廠長沒有任何關系,甚至還深得廠長的信賴,是他的心腹,無論如何都不會懷疑到他的頭上。而妹妹冷艷秋的事情已過去久遠,廠子里也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們的關系,更不會把那件事和廠長的死聯系在一起。

    一切正如如潘樹林所愿,他成功的躲過了公安局最初的調查,首先就把他和廠長的外甥秦國強排除在外了。

    于是他放下心來,甚至和秦國強一起忙著給廠長操辦后事。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公安局先后抓了林勇、楊倩玉、李婉瑩。潘樹林覺得自己的事做的天衣無縫,沒有任何破綻,應該會逃過此劫。

    至于為什么公安局會突然懷疑到他的頭上,潘樹林并不清楚。當他從易青的嘴里得知自己已經被公安局列為重點懷疑對象,而且還做了指紋、足跡甚至是dna的檢查。

    這個時候,潘樹林慌了,他回憶不起來自己究竟有什么遺漏和疏忽的地方被警察抓住了破綻。雖然他對易青的話也是將信將疑,但他知道一旦易青說的那些鑒定是真的,他將再也無處藏身必死無疑。

    無奈之下潘樹林這才準備連夜出逃,沒成想正好落入了易青的圈套,最終現出了原形。

    聽潘樹林交代完,易青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氣:案子這才終于算是真相大白了。

    雖然案子破了,但易青卻沒有往日那種輕松和自豪感,而是心情感到無比沉重。

    最后,易青問了潘樹林一句:“你現在后悔這么做了嗎?”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期货配资网上开户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图 吉林快三今日提前预测 股票论坛吧 福利彩黑龙江快乐十分 吉林11选5投注技巧 07年免费股票分析软件 六台宝典 图库管家婆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 新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选号技巧 11选5黄金一胆 湖南快乐十分彩走势图百度 期期必中三个半波 秒速赛车稳赚7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