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俠警 > 為什么一線警察覺得越來越累?
    一(原創2017-10-13錦衣衛六品錦衣衛,看到一篇很好的文章,說出了我們基層警察的心聲,特與大家分享!)

    國慶期間不同城市的三位兄弟犧牲了,緊接著10日、11日、12日連續三天,又分別有不同城市的三名兄弟因腦出血倒下,兩名正在搶救,一名已經犧牲。

    看著戰友相繼倒下和離去的消息,又心累,又抑郁,除了嘆口氣,真的不知道說什么好。

    從警20年了,我從一個毛頭小子磨礪為了一位淡定大叔,頭發白了,身體壞了,但,當年的熱情沒變,曾經的執著沒變,可是,法律越來越懂了,經驗越來越多了,而我卻感覺越來越累了。

    我知道我比不上清潔工人辛苦,我知道我比不上新疆同行危險,可是我卻感覺越來越力不從心。

    是我老了嗎?不是,我依然像小伙子一樣打拼。是我倦了嗎?沒有,我仍舊強迫癥般的想破獲所有案件。為何我卻感覺越來越累了?

    1、執勤越來越多,責任越來越大。

    我剛上班那會兒,沒記得有那么多勤務,無論男女老幼、老弱病殘全所一起上的勤務更是少之又少,而如今,好像來個勤務就是一級警衛,就是全員參與。

    預防性執勤越來越多了。不管哪個部門得到什么消息,某個地方將要發生什么事,我們都要像真發生了一樣提前站崗。其實我不反對執勤,但是這種99%都不會發生問題的勤務,我們卻要嚴陣以待的踏踏實實站一天。偶爾1%的問題真發生了,也不是雷厲風行的立即帶離,而是像居委會大媽一樣做工作勸離,毫無任何處罰。結果成了:來了勸,勸了走,走了再來,來了再勸的無限循環的死結。沒有不安排執勤就怕出事的擔當和沒有敢于處罰群體性事件的魄力,只得苦了我們這些不值錢的警力,一邊又一邊的重復著昨天的故事。

    壯膽性執勤越來越多了。每名基層警察最不喜歡的就是非警務活動,而警察不像軍隊一樣垂直領導,就注定了你愿意或者不愿意,非警務活動就在那里等你,比如清理占道經營,比如拆除違章建筑,比如整治偷稅漏稅……我們可以拒絕嗎?不可以,因為民警的工資要靠各級政府的開支,因為年末的測評要看各級政府的臉色。我們可以抵抗嗎?不可以,因為無論抵抗成功與否,都會被扣上“不識大局”的帽子。即使現在越來越多的民警參加這種壯膽性執勤只是像木頭一樣杵在那里,也要杵到任務結束。

    商業性執勤越來越多了。或許因為國外利用商演發動暴恐襲擊的越來越多,或許因為國內發生過商演踩踏事故被處理的人越來越重,既然無法禁止商演,就只能動用大量的警力去為商演執勤分解責任,哪怕商演的規模只有幾千人,哪怕商演的明星罵我們滾出去······

    推責性執勤越來越多了。還有更多的勤務因為太過重要或不能有一點的閃失,安排執勤的人越來越多,導致基層所隊老弱病殘一起上,不僅細化執勤區域,還層層簽訂責任狀。我知道,簽的不是責任狀,是“推責任狀”,我也知道,細化的不是執勤區域,是分解責任,我還知道,一旦出現問題,我們都是責任的第一緩沖區。為了自己能安安全全的退休,誰不是執勤期間24小時瞪著眼,或許只有上級查崗的同志是凌晨四點睡了一覺才來的。

    2、警情越來越多、反饋越來越繁瑣。

    我剛上班那會兒是沒有這么多警情的,群眾從內心就認為打不開門、買虧了退貨都不是警察該管的事。我剛上班那會兒警情處理也是沒有如此繁瑣的,那時雖然是電話派警,但出警民警都會將每一個警情反饋給派警中心,基層的民警語言匯報,派警中心的民警會認真記錄,分工合作,甚是和諧。

    而現在,真正的屬于警察管轄的警情沒有幾個,上樹抓貓、下河救狗的警情被源源不斷派來,盡管三番五次的強調接警臺不再受理“非警務活動”,而日子一天天過去了,這些強調還是只活在了文件中和一閃而過的自媒體公號里。出一個警是糾紛,出一個警是救助,面對誰都不是敵人的人民內部矛盾,我只能急不得、燥不得,只能像我做錯了什么似的兩頭說好話,累腦累心,每出完一個警,就覺得自己離警察這個職業又遠了一些,離居委會大媽的身份又近了一些。

    現在的接警臺也更加規范,規范的有些不實用,規范的有些太繁瑣。電腦打印的接警單,電腦上要填,紙質的要填,電腦上要反饋、紙質的要反饋、重大的還要電話再反饋、郵箱再反饋、手機短信再反饋······本來出警已經夠累的了,而這些重復勞動還必須出警民警、輔警去做,讓他們累完身體再累心!甚至有時經常出現出警五分鐘,反饋半小時的本末倒置。

    警情處置也是越來越復雜,以前敢說的話,現在都不敢說了;以前敢做的決定現在都不敢做了,越來越多擔當的教訓,只會讓我們心里默念:警察不是萬能的,對不住了,我也是為了保住飯碗。可以調解的小糾紛因為害怕被炒作,只能依法行事,該勸去法院的去法院,該勸去工商的去工商。在戰戰兢兢出警的同時,除了一邊要反復考慮哪一個動作或哪一段言語可能會被人掐頭去尾的炒作,還要一邊腦子里想著嫌疑人逃跑要不要追,對方襲警要不要制服,追到什么程度、制服到哪個階段······

    出警越來越拼的不是勇氣和擔當,拼的是運氣,想要增加自己的運氣值,法寶就是,態度軟一點、心態好一點、武力減一點,較真少一點。這一天警出下來,精神緊張的就像在幾百米的高空走了一天無安全保護的鋼絲!

    3、報表越來越多,越來越事無巨細。

    上級只要要數字,就要向基層伸手,無論這個數字是不是剛剛統計過的!精神病人要摸底,印刷旅業要統計,消防檢查要拍照,犬類管理要信息······治安民警忙著處理案件,社區民警和內勤民警不是在報表就是在完成報表的路上。然而,令人心寒的是,這些表活著的意義就只是一些表,不僅下次統計的時候會再找你要一次,而且表報了無數次、隱患整改意見報了無數次,而你社區的各種場所還是老樣子,沒有任何改變,因為公安的權限里沒有“責令停業”四個字。

    新成立一個部門,就要再伸手多要了一些報表,以往有的舊部門,為了緩解審美疲勞,又會變著花樣的再改良一些報表,這些報表是有用的沒用都會事無巨細。看著年輕的內勤小妹,憔悴的面容上寫著:我的世界沒有詩和遠方,只有ord和Excel。

    4、檢查越來越多,調研越來越失望。

    除了疲于應付值班、加班、辦案、執勤、報表,還要經常性的應付各級各部門的檢查、參觀、慰問、調研。后來發現參演這場戲很累,經常夜班不能休息,靜等著每一位大神的到來。

    參觀、慰問還好說,都是你好我好的事,只不過要加班“黃土墊道、凈水潑街”,還要硬撐著睡眼惺忪的雙眼向領導露出假惺惺的笑容。

    檢查也比較直接,就是等檢查團把所有內容看過之后,檢查團成員各自說出雞蛋挑骨頭的毛病,最后檢查團領導高屋建瓴的訓斥基層一頓,基層紛紛驚訝的表示自己竟然沒有發現這樣的問題,并痛哭流涕的表示痛改前非,之后,檢查團虛榮心爆棚、心滿意足的走了,不過,那些存在了多少年的問題該改不了的還是改不了,因為但凡憑借基層的力量能改變的東西,我們早就改了。

    最不喜歡的是調研,每次都給送來一個熱罐子抱著,并經過一番激烈討論之后,像送航海的丈夫一樣目送“親人”離開,而調研的內容也像航海的丈夫一樣杳無音信,只留下了基層民警幻想美好的望夫崖。久而久之,大家發現最難把握尺度的就是調研,說真話領導不愛聽,說假話良心不愛聽。

    5、案件越來越多,處理越來越復雜。

    法律越改越輕,要求證據越來越嚴,讓越來越多的壞蛋逃避了懲罰。辦案成本越來越高、犯罪成本越來越低,對法律的不敬畏,讓越來越多的壞蛋從量變到質變,鋌而走險走上了犯罪道路。而那些在違法犯罪道路上摸爬滾打了多年的“老司機”,早已摸清了公安機關的弱點和命門,越來越猖狂的反復犯罪,發案率越來越高,案件越積越多。

    我剛上班那會兒,處理一個人需要三四份筆錄,兩三張程序文書,而現在越來越注重程序正義,甚至一個案卷只有兩份筆錄,卻有幾十張程序文書。

    原來一份筆錄記錄三頁,頁頁都是精品,現在一份筆錄記錄三頁,一半以上是必須要記錄的廢話。“是不是黨員?有沒有出境證件?有沒有傳染病?需不需要休息?想不想吃飯······”這些與案件無關而又必須要記錄的“廢話”不過是給各個部門統計時方便和脫責,初步統計,目前一份筆錄需要制作一頁半的“廢話”才能進入正題。

    受害人給公安機關準備了一頁紙的證據,以前簽個名按個手印就可以了,現在要開具調取證據通知書、提取筆錄、接受證據清單以證明證據來源的合法性,誰知道下一步會不會要求提供證據證明開具證明證據來源合法性這些文書的合法性的文書呢?

    行政案件制作的筆錄,刑事案件不做證據,需要把原筆錄再找當事人再重新記錄一遍,一模一樣的筆錄,為什么換個筆錄頭就做證據使用了呢?這種脫褲子放屁、掩耳盜鈴的規定,真的是節約了司法成本、尊重了案件事實了嗎?

    案卷到了檢察院需要公安機關補材料,案卷到了法院還需要公安機關補材料,在這個時候,各個機關的自行偵查權都消失了,甚至有時就是為了讓公安機關出具一個開庭期間找不到某某人的一行字的證明。誰都知道,這不是一張普通的證明,只是一個誰都不愿擔當而把責任扔給基層派出所的扯皮文書。

    還有······,我很累,實在不想一一列舉。

    6、形式越來越多,要求越來越嚴。

    我剛上班的時候,記得戶籍前臺的姐姐們對穿制服的要求不是太嚴格,每次我去戶籍室的時候,總是記得姐姐們和來辦事的群眾有說有笑的。現在再看戶籍室的姐姐們(多年不進新人,姐姐們變成了老姐姐們),不僅天天要求穿制服、不茍言笑,還要盤頭,還要淡妝,還要有飲水機、老花鏡、無線iFi。當我們天天喝著燒開的自來水、開著自己的流量在手機的微信群內報送各種信息時,不免有些心生嫉妒,而戶籍前臺的老花鏡、印泥、簽字筆更是一月七八個的丟。

    過去戶口辦不了的就是辦不了,能通融的戶籍姐姐們會幫著想辦法找上級協調;現在戶口辦不了的真不敢說哪個辦不了,要求越來越嚴苛的上級部門,卻在面對群眾投訴時,卻“禮讓三分”,要么讓派出所負責給群眾做好解釋工作,要么會破例“特事特辦”,上級部門回避矛盾的隱形人和不堅持原則的老好人,讓我看到堅持原則的戶籍室的姐姐經常被群眾罵哭。每天都是“高高興興上班去,哭哭啼啼回家來”,心能不累嗎?

    不僅是前臺,派出所的值班室,困了不能躺著、歪著、斜著,不困不能玩手機、看電影、吃零食,不僅要正襟危坐,還要有專門的披紅掛綠的引導員。值班就是來享受“高壓”的,不要妄圖用任何娛樂來排解壓力,哪怕你保證不耽誤出警,甚至不定時還有會值班室監控頭的抓拍通報。天天生活在死氣沉沉的高壓鍋里,心能不累嗎?

    自從我們這里開設警務公開欄的十年來,每一名民警的姓名、照片和手機號碼都被天天掛在墻上展示,有好幾次我因去監所提訊嫌疑人需要上交手機,導致沒有及時接聽群眾的電話而被投訴。群眾電話打過來,不管你是不是因為抓人沒有接聽,不管你是不是因為提訊不能接聽,不管你是不是因為三天沒合眼無力接聽,都會一個投訴打過去;而讓我更累的是,上級部門不管你為什么沒有接聽,不及時接群眾電話就要扣分,就是漠視群眾疾苦的思想作風問題,要批評,要寫檢查。哪怕我是一個機器人,我也有要充電的時候,而制定這些看似親民的舉措,則要求我必須是一個“電量常滿”的鋼鐵俠!討好群眾的是你,累身累心的是我!為什么除了一線基層單位,沒有任何一個單位敢面向群眾公開他們的手機號呢?

    7、委屈越來越多······

    維穩、維穩、維穩······不想說了,說多了矯情,基層干過的都懂。有不懂的,只要不是裝不懂的,可以到基層派出所工作一個月自行體會。

    總之一句話:好看的不實用、實用的不好看。當部分上級機關都在忙于脫責和追求看上去很美的務虛的時候,不僅人民群眾不滿意,基層民警也會越來越累!

    也不用上綱上線的訓斥一線民警有牢騷,至少他們都在一邊發牢騷一邊努力工作,盡管累成狗也都在堅持著,比那些只會發號施令,狗屁不干的人要強的多!

    兄弟們,不歇班這么多天了,想必大家都已經累的不行了,但是,最關鍵的時刻來了,來吐吐槽、減減壓,繼續吧!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排3投注计划 福彩河北20选5 免费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中特139期 上海11选5推荐任三 河内五分彩代理开户 有名的棋牌游戏平台 辽宁11选5预测 注册送30元现金游戏 双色球022期历史同期走势图 京pk10骗局全过程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12099期排列3预测 山西11选5走势图基本 山东十一选五官方网站 精选3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