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俠警 > 第217章、女主編之死 19
    “原來如此,”曹芳笑道:“那案情基本上已經搞清楚了。”

    宋乾坤說道:“終于可以松口氣了,只是我不明白一個漂亮的姑娘如何能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這一切需要何紅杏來解釋!”曹芳點點頭若有所思的說道。

    宋乾坤問道:“怎么樣,對這個何紅杏的審訊還順利吧?”

    曹芳答道:“這個何紅杏現在就是一口咬定什么都沒做,一副不到黃河不死心的態度。”

    宋乾坤答道:“其實現在她的口供已經不重要了,我們有了這么多的證據還有羅志強的供述,認定她的犯罪沒有問題。”

    曹芳答道:“我明白你說的意思,可問題是如果不能讓何紅杏親口承認自己犯下的罪行,就不能算是真正戰勝她,這個對我來說,不能接受。你看吧,無論如何我也要拿下這個何紅杏。”

    曹芳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一甩手又往審訊室走去。

    進了審訊室,曹芳用眼睛死盯著眼前的何紅杏,卻不說話。

    開始何紅杏還拿眼睛和曹芳對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可幾分鐘以后,何紅杏漸漸有些不自然,不愿意和曹芳有眼神接觸,低下頭來不再去看曹芳的眼睛。

    曹芳覺得自己雖然還沒有說話,不過已經從氣勢上壓住了對方。

    “何紅杏,你考慮的怎樣了?”曹芳開始接著訊問。

    “我早考慮清楚了,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其它沒什么要說的了。”何紅杏答道。

    “何紅杏,你就不想知道羅志強現在在什么地方?”

    何紅杏抬起頭,看著曹芳,眼神里充滿了渴望,嘴里問道:“羅志強,他怎么了?”

    曹芳微微一笑,說道:“看得出你真的很在乎他,關心他勝過關心自己,你現在都如此處境了,還是很在意他的情況如何?”

    何紅杏扭頭看著一邊,嘴里輕輕的說道:“他究竟怎么了?”

    曹芳哼了一聲說道:“不過羅志強也確實很愛你,他甚至可以為了保全你而選擇去死!”

    “什么,”何紅杏吃驚的驚呼:“志強他怎么了,他死了?”

    曹芳答道:“你不用著急,他沒事,現在很好,很配合我們,并且已經告訴了我們所有的情況,何紅杏我最后再奉勸你一句,在負隅頑抗可真就是死路一條了。”

    何紅杏問道:“志強他真的沒事?”

    曹芳笑道:“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你唯一關心的還是羅志強,還真是癡情。他沒事,就是淋了點冷水而已。何紅杏,你還是考慮考慮你自己的事情吧。”

    何紅杏有恢復了淡淡的表情,說道:“我沒什么好說的了,你們要有證據抓我就是了。”

    何紅杏這種無所謂的表情,讓曹芳再一次被激怒了,她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告誡自己一定要有信心不能急躁,此乃審訊之大忌。

    于是曹芳還是心平氣和的說道:“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說,那就讓我來說,你聽聽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可以補充。”

    “大約在兩年前,你大學畢業后來到夢工的圖書館工作,和羅志強成了同事。由于圖書館大部分時間只有你們兩個人在工作,單調而枯燥。所以兩個人在一起自然是無話不談,很快羅志強的修養和談吐就深深的吸引了你。”

    “慢慢的你們之間就有了感情,盡管你知道羅志強是個有婦之夫,但還是不顧一切的愛上了他。而且愛的很瘋狂!而此時的羅志強雖然知道自己就是在玩火,但依然還是抱有所有男人都存有僥幸心理,認為自己可以應付得了。再加上,羅志強結婚兩年多還沒有孩子,這種痛苦和打擊也使他越滑越遠。”

    “說實話,本來這一切雖然并不是密不透風,但由于圖書館工作的特殊性,那個地方關注度很低,所以你們的這段地下情在很長時間之內沒有被人察覺,沐婉麗更是被蒙在鼓里。知道前一段時間,也就是一個月前,突然發生了一件事,徹底刺激了你的神經。”

    說到這,曹芳有意停頓了一下,看看何紅杏的反應。

    而此時的何紅杏雖然低著頭,但從微微抖動的雙肩還是可以看出來,她內心的緊張。

    曹芳知道自己刺中了何紅杏的要害,微微一笑,繼續說道:“這件事就是沐婉麗懷孕了,這個消息對你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老實說,羅志強和沐婉麗是同班同學是自由戀愛結的婚,是有感情基礎的,只不過由于生活的平淡加上對沒有孩子的失望才讓羅志強對沐婉麗心生罅隙。”

    “沐婉麗的懷孕的消息讓羅志強欣喜若狂,他很快就感覺到自己對不起妻子,應該更愛妻子才對。盡管有你無微不至的照顧,但還是很快跟你提出分手,結束這段不該有額戀情。”

    “你可以容忍他有妻子,可以容忍和別人分享羅志強,但不能容忍別人從你的身邊將羅志強奪走,就是他的妻子也不行。本來,你應該去譴責和聲討羅志強這個負心的男人,而由于你心理的扭曲和狹隘,讓你把仇恨都集中在了沐婉麗和她的孩子身上,你認為是她們奪走了你心愛的男人,必須要除之而后快。”

    “你覺得只有除掉了沐婉麗,羅志強才會死心塌地的和你在一起。當然你也不是一時的沖動,不會貿然行動,你在等待時機。而恰恰在這個時候,你得知夢州發生了系列的入室搶劫、盜竊案件,于是你搜集了所有對這個案件的新聞報道。當然,這對于你在圖書館的工作來說,是易如反掌。”

    說到這,曹芳又從包里掏出一疊報紙,扔在審訊桌上,最上面一張是《夢州晚報》。

    “這是我在你辦公桌的抽屜里找到的,很有意的放在了一起。知道了這些案件的大致情況,于是你就想模仿這個案件的作案手法,讓我們警方在案發后把視線都集中在這個系列案件上面。因為這些案件很可能是外地流竄犯做的案,很可能成為懸案。這樣,你就很有可能會逃脫罪責,逍遙法外。”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彩发发官网彩 广东十一选五诈骗案例 甘肃11选5专家预测 单和双两码是什么数字 招商地产股票代码 股票配资网络销售方案 辽宁福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出号预测号 福建31选7走势 河河北北十一选五查询 广西快3形态走势图一彩经网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啊券 云南快乐十分组合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 结果查询 香港极速快三开奖结果 炒股网上开户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