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俠警 > 第204章、女主編之死 6
    曹芳答道:“是有些奇怪,就是雖然羅志強看起來表現的很悲傷,但我怎么就感覺有些演戲的成分在里面,有些做作,不像是真實情感的流露,而是好像刻意在做給我們看的。”

    蕭偉笑道:“是的,我也感覺到了。按理說,這個時候是羅志強應該最悲傷的時候,可你看看,他現在雖然精神萎靡,但衣服穿著都很整齊干凈,這說明這是個生活很仔細的人也很注意自身形象,這就是這樣一個很注意形象細節的人卻抽了半煙灰缸的煙。”

    “還有,你注意到沒有,剛才我問道他是不是經常住在單位的時候,他做了一個摸脖子的動作,雙腳也不由自主的交叉,這是表示緊張和受到壓力。根據醫學報告,人的下巴以下,喉嚨以上,有很多神經末梢,摸一摸可以降低血壓,減慢心跳,令整個人平靜。當一個人緊張或是有壓力的時候不期然會摸摸脖子,安撫自己。”

    “一個人如果工作忙經常加班值班,住在單位這是很正的事情,為什么羅志強在我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會感到緊張和壓力呢?”

    “說明他很緊張我們問到這個問題,但是加班本身應該沒有什么值得緊張的地方,他緊張的應該是人。你說我說的對吧。”曹芳笑笑說道。

    蕭偉接著說道:“你說的非常對,就是這個意思。那么他要緊張誰呢?或者說誰會給他帶來壓力呢?”

    “何紅杏!這個圖書館現在基本只有他們兩個人在,所以羅志強緊張的肯定是何紅杏。”曹芳肯定的說道。

    “沒想到你還懂得這些,這些可是連我們在警校里面都沒有學過。”曹芳有些欣賞的看著蕭偉。

    蕭偉不好意思的笑笑說道:“也不是我懂的多,就是從小就對這方面感興趣,自然就看的多些。其實這也沒什么稀奇的,在西方冷戰時期就對這方面開展了專業的研究。”

    “蘇聯克格勃間諜的時候,這是必要的審訊方式,也就是我們古代所說的相面術也叫觀面術,屬于旁門左道里面的范疇。不過也是很有科學道理的,只不過當時的江湖術士大多用此來騙取錢財,沒有用到正經地方罷了。”

    曹芳信服的點點頭說道:“雖然我在警校沒有學過觀面術,不過我學過犯罪心理學,剛才我說羅志強緊張何紅杏,就是根據其心理判斷的,我覺得這兩人關系不像他們嘴里所說的僅僅是同事關系這么簡單。”

    蕭偉用贊許的目光看著曹芳說道:“你們都是專業人士,受過專業的訓練,我這就是旁門左道,知道點毛皮罷了,小伎倆,只是希望能對案子有所幫助。”

    這時,正好走到學校操場的邊上,蕭偉說道:“走的有些累了,我們坐下歇會,順便我說說自己的看法。”

    曹芳點點頭,在操場邊的長椅上坐下,聽蕭偉說話。

    蕭偉也坐了下來,說道:“你看,這個椅子是個長椅,一般來說是三個人的坐的空間。但是現在我們兩個人很自然的一人坐到椅子的一邊。這說明什么?說明我們雖然熟悉,但只是普通朋友和同事的關系,所以很自然的會保持一定的距離。”

    曹芳看了一下自己坐的位置和蕭偉坐的位置,中間還真是空出了一個人的位置。

    “你是說,剛才何紅杏進來后和羅志強坐的位置很近,沒有留出足夠的空間?”

    蕭偉點點頭繼續說道:“是的。當時房間里是兩排沙發,羅志強坐在一邊,我們坐在對面的另一邊。這很正常,因為從工作角度,我們是詢問者,羅志強是被詢問者,所以我們兩個坐在一邊,羅志強坐在另一邊。”

    “但是,當何紅杏進來以后,羅志強讓她坐下說話。當時,羅志強坐的三人長沙發旁邊還有一個單人的沙發,而且靠近門邊。正常的情況下,何紅杏應該坐在單人沙發上,而何紅杏實際上是怎么做的呢?”

    曹芳回想起來答道:“是,她沒有坐到單人沙發上,而是選擇和羅志強坐到了一張三人沙發上,但這能說明什么呢?也可能何紅杏下意識的覺得坐到長沙發上方便和我們對面談話,而且我注意到了,他們也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雖然沒有我們現在的距離這么遠,但并沒緊挨著。”

    蕭偉說道:“曹芳警官,你確實觀察的也很仔細,確實如此。”

    說著,蕭偉突然說了一句:“你看那邊是誰來了?”

    曹芳扭過頭望另外一邊望去,嘴里說道:“誰呀,誰來了?”

    就在這時,蕭偉悄悄的挪動自己的身體靠近曹芳,很近的距離幾乎是挨著,只是還沒有碰到曹芳的身體。

    等曹芳回過頭來,發現蕭偉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嚇了一跳,馬上條件反射站了起來,說道:“哎!蕭偉你干什么?”

    蕭偉笑道:“你不用緊張,我沒想干什么,只是測試一下你的反應而已。”

    說著,蕭偉又退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用手指了指曹芳原來的位置說道:“曹芳,你坐下聽我說。”

    曹芳疑惑的看著蕭偉,猶豫著坐了下來,想看蕭偉繼續想說什么。

    蕭偉看著曹芳說道:“曹芳,剛才你心里一定在嘀咕,這個蕭偉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挨著我這么近,什么意思,甚至可能會想是不是這個蕭偉有什么企圖,對不對?”

    曹芳不好意思的笑道:“那倒不至于,只是你突然靠這么近,只是有些條件反射,不太適應罷了。”

    蕭偉說道:“你的反應是正常人的反應,這也是個交往的距離問題。當一個人到了一個不屬于自己的陌生環境的時候,為了尋找安全感,他們會靠墻站或者靠邊坐。”

    “我看過一些國外的資料,上面說美國文化人類學家愛德華?霍爾曾經說過,他說人與人之間有四種空間距離,第一種是公眾距離,可以有360cm以外那么遠;”

    “第二種是社交距離,大概是有120cm到360cm,就好像我們剛才隔著一張茶幾和羅志強談話的距離;第三種是個人距離,是由45cm到120cm,就像我們現在這樣,這種雖然是認識的,但是無特別的關系;”

    “最后一種就是親密距離,是由45cm到零距離,就像是親人、很熟的朋友、情侶和夫妻,才會出現這種情況;除非兩個人的關系很親密,否則的話一個陌生人入侵你的親密距離,你就會有一種下意識被侵犯的感覺,會不自覺的躲避,就像剛才你的反應那樣。”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江西快3开奖号码分布图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南方双彩手机下载安装 基金配资哪家好 1分快3平稳精准计划 昨天浙江6 1开奖结果 3d开奖结果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三分彩是真的假的 广东26选5奖金计算器 广西快3一天共有多少期 炒股票是什么意思 天津快乐十分怎么看号 股票质押融资 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快中彩开奖 浙江6+1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