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俠警 > 第192章、易青顯警威
    剛才那個女士還有一起的幾個男女,趕緊離開走了。

    易青看著沒事了,也叫上蕭偉離開了歌舞廳。

    下了樓,易青和蕭偉走向停在路邊的吉普車。歌廳的大部分人也都散去,夜深了,連路燈也都熄了,街上幾乎已經沒有什么人了。

    易青先拉開車門坐了上去,從里面給蕭偉打開車門,蕭偉也剛拉開車門,準備坐上去。

    就聽見有人低聲喝了一聲:“哥們,等會。”

    蕭偉回頭一看,只見從街邊的黑影出竄出幾個黑影來,瞬間來到車跟前,并且很熟練的將吉普車團團圍住。

    為首的正是那個光頭。

    易青一看有人找麻煩,也趕緊下了車,走到車跟前。

    只見那個姓蔣的光頭冷笑著說道:“怎么,今天還想走?剛才在舞廳里面可是威風了,想英雄救美,可沒那容易。”

    易青看著眼前的這個光頭,又看了看圍在四周的那幾個人,不卑不吭的說道:“你想怎么樣?”

    光頭說道:“不想怎么樣,大爺我剛才在里面丟了面子,現在得找回來,怎么樣,現在是你給大爺我磕頭認錯呀,還是想讓大爺我給你松松筋骨啊。”

    說著,那個光頭就往跟前湊。

    蕭偉一看那個光頭想要跟易青動手的意思,也趕忙上前,想要幫忙。

    易青一伸胳膊攔住蕭偉,并且把蕭偉撥到自己的身后,低聲說道:“小偉,你別管,我來處理,你先上車,自己小心點。”

    蕭偉點點頭,知趣的回到車上。

    看著蕭偉上了車,然后,易青朗聲說道:“我剛才就對你們說了,這是彭城不是安州,還真輪不到你們撒野,你知道我是誰嗎?”

    那個光頭后面一個長著長毛的小伙子說道:“操你媽,我他媽管你是誰,還想動大哥,你們想找死啊。”

    聽到對方口帶臟話,易青喝道:“你嘴里放干凈點,別以為你們人多,就能占什么便宜。”

    那個光頭“嘿嘿”笑道:“我見過橫的,還沒見過傻橫的,你也不長眼看看,就你一個人能頂什么事?我看你也是條漢子,勸你還是識時務者為俊杰,低頭認個錯,也省的哥幾個動手了。”

    易青“哼”了一聲,說道:“我給這個認過錯,也給那個認過錯,還從來沒給混子認過錯。今天我有朋友在,不跟你一般見識,趕緊滾蛋,咱算完事,要不然就廢話少說,有本事放馬過來。”

    “呵呵”那個光頭有些意外:“還是個青皮子,真有不怕死的。哥們,既然你是找死,也就怨不得我們哥幾個了。”

    說著,光頭一揮手,喝道:“弟兄們,給我上,揍他個狗1日的。”

    跟在光頭身后和四周的那伙人就一擁而上,算起來有七、八個人。

    易青看著對方動起手來,也不含糊,率先飛起一腳,直接揣在跑在最前面的一個人的小腹上。

    那人“哎呦”一聲,蹲了下去。

    剩下的人一看同伙挨打了,急忙都沖上前去,拳腳雨點般的打向易青。

    易青急忙用胳膊左突右擋,但終究雙手難敵四拳,好漢架不住人多,雖然又有兩個人吃了易青的拳頭,但易青身上也挨了幾拳。

    蕭偉看著易青挨了幾下,心想怎么著也不能看著易青挨打,自己在一旁袖手旁觀,連忙來開車門竄下車來。

    一個箭步,就來到了圍在易青旁邊的一個人的身后。

    蕭偉伸手抓住那人的后衣領,單臂一用力,使勁往后一扯。

    那人正在攻擊著易青,沒成想身后突然有人這么一扯,頓時站立不穩,仰面朝天的躺倒在地上,腦袋直接磕在了地上,同時嘴里還疼的“哇哇”大叫。

    光頭一看又倒了一個,知道遇到了勁敵,也怕自己吃虧,于是招呼道:“這兩個都有幾把刷子,弟兄們抄家伙,給我狠狠的打。”

    剩下的那伙人一聽老大招呼,都四下往后退去,隨即又圍了上來。

    與剛才所不同的是,每個人手里都多了些東西,有人拿的是一根木棍,有人手里拿的是一根鐵鏈,還有人手里拿著一塊磚頭,為首的那個光頭手里居然拿的是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

    蕭偉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光頭手里的匕首,連忙喝道:“小心,那個光頭手里有刀。”

    易青也看到了光頭手里的匕首,也急忙喊道:“小偉,趕緊往有燈光那跑,千萬小心。”

    邊說,易青邊一腳踹倒手里拿著磚頭的一個人,騰出空檔,扭身跑向舞廳大門口的燈光處。

    說時遲那時快,等易青到了大門入口處,蕭偉也到了。

    易青低聲說道:“小偉你到我身后去,別逞能,對方有家伙。”

    說話間,那伙人也趕到了,又把易青和蕭偉兩人為了起來。

    易青把蕭偉擋在身后,蕭偉后面貼著墻壁,暫時避免了后面受敵。

    光頭舉著匕首張牙舞爪的沖了過來,嘴里喊道:“還他媽真有找死的。”

    就在光頭沖過來的時候,突然就聽光頭嘴里“哎呦”喊了一聲,連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額頭。

    燈光下,只見光頭用手捂著的額頭上,從指頭縫里流出了鮮血。

    大家一看光頭頭上突然流血了,一時有些發愣,都沒看清楚,易青是用什么打的光頭。

    蕭偉也是一愣神,還沒反過勁來,就看見又有人看到自己的老大受傷,舉著棍子又沖了過來。

    剛沖到易青跟前,突然就不動了,也不喊了,就這么直愣愣的站著,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蕭偉納悶的往易青那一看,只見一個黑洞洞的槍口直直的對著那人的腦袋。

    蕭偉看到了易青手中的手1槍,這才明白剛才光頭頭上的那一下,易青使用槍托打的他。

    看到易青掏出的槍,那伙人都傻了,既顧不上喊么也顧不上動了,都是愣在原地,誰也不管動。

    也就幾秒鐘的時間,那伙人中有人喊道:“我操,倒了血霉了,還真碰到老警了,快走啊。”

    除了那個拿著棍子的人,其余的人都四散跑了,包括頭上留著血的那個光頭,也不見了蹤影。

    那個拿棍子的人,把棍子扔到地上,聲音有些發顫的哀求道:“大哥,大哥,你就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真不知道您是警察,要不打死我也不敢動您呀。”

    易青用左手揉了揉剛才挨了幾下的右肩膀,喝道:“真是瞎了你們的狗眼,敢在彭城撒野,再讓我在彭城看見你,就不客氣了。”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小的們是真喝多了。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放兄弟一馬。”

    “滾!”

    那人聽到易青的一聲冷喝,連忙連滾帶爬的跑了,瞬間跑的無影無蹤。

    看著,沒人了,易青這才把手中的槍收了起來,重新別到了腰間的槍套里。

    驚魂一幕,蕭偉平復了一下自己心情,說道:“易大哥,想不到你還帶著槍呢,是真槍嗎?”

    易青笑道:“看你說的,重案隊長還不趁把槍,這都是小KISS。一幫安州地痞流氓,看來該好好收拾收拾他們了。”

    蕭偉有點擔心的說道:“那個光頭受傷了,不會有什么事吧。”

    易青輕松的笑道:“放心,啥事都沒有,不信你等著瞧,就這幫小混混,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潜力股票推荐 龙江风采p62开奖号 新手200元可以炒股吗 陕西十一选五手机版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软件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指数 快3网 11旺娱乐城真钱百家乐 华东15选5预测软件 上海快三基本走势和值 2013双色球走势图表 山东11选5走势图爱乐彩 七星彩为什么卖不过大乐透的 长春11选五任选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