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俠警 > 第127章、進入學生會 3
    聽程佩云這么一說,蕭偉終于明白了。于是說道:“程姐姐,我知道該怎么做了。只要有愛好,就知道該怎么辦了。”

    第二天晚飯后,蕭偉有意走到教職工宿舍樓跟前,果然看見邢部長正在象棋攤前和人對弈,于是就很自然的湊了過去。

    邢部長正和一個上了歲數的老者殺得難解難分,大概是局勢有些難辦,邢部長此時正凝眉聚神思考著,而對面得老者倒是一副神情自若的神態,表情輕松的在那談笑風生。

    蕭偉上前看了一下棋盤。邢部長是車炮三卒,對方是車馬炮,局面確實是邢部長有些落后。

    而且對方是車馬炮已經三子歸邊,很快就要形成絕殺。邢部長雖然有三個卒子已經攻入對方九宮,可惜還沒有形成絕對的殺棋。

    就在邢部長正在苦思冥想的時候,忽然聽到旁邊有人輕聲說道:“進車,將軍!就有棋了。”

    邢部長抬頭一看,正看見蕭偉在旁邊說道。顯然,邢部長并沒有馬上認出蕭偉,然后答道:“進車將軍?你沒看見正好是士角,雖然后面有炮不能士車,但是老帥可以坑掉,這不是明擺著送死嘛。本來就少一個子,在丟個車,那棋就沒法下了。”

    旁邊圍觀的人也都發出會心的笑聲,都在嘲笑蕭偉這個新手不懂裝懂,瞎指揮。

    其實蕭偉心里已經看的明白,知道下面再走一步就有一個三卒連殺的隱形妙招。聽著大家都不信任的笑聲,蕭偉有些惱怒,一時著急,也顧不上什么觀棋不語真君子之類的棋規,直接上前拿起邢部長這方的黑車放到了對方老帥的跟前,嘴里說道:“如果,我就將軍能怎么著?”

    蕭偉的舉動讓邢部長和在場的人都有些意外,一時愣住沒動。對方老者看著棋盤說道:“老邢,這算不算你走的?”

    邢部長答道:“這不明擺著給你送子嘛,反正是要輸棋了,死馬當作活馬醫吧,就這么著吧,看看年輕人下面怎么走?”

    老者笑瞇瞇的拿起老帥,很得意的把黑車坑掉,說道:“既然送上門了,那我就不客氣了,老邢,謝謝送車。”

    蕭偉沒有答話,對方老帥坑掉黑車后,接下來蕭偉緊接著拱了一步卒,緊接著就是精彩的三卒連殺,直取對方老帥。

    紅棋看著子力都已經到位了,馬上就是對黑方老將的絕殺,可就是晚了一步,看了半天也沒看出有什么破解方法,總覺得是有勁使不上的感覺,輸棋輸的有些憋的慌。

    最終,對方老者在想了半天之后只能無奈認輸。旁邊的人們也都看了半天,這時才七嘴八舌的議論道:“真沒看出來,這還真是妙棋,看著黑棋要輸了,沒想到幾步卒就贏了,嘿還真是不服不行。”

    贏棋了,邢部長當然很高興,得意的看著老者,同時也很欣慰的看著蕭偉。

    老者有些不悅,一邊說道:“再來再來,這局不算。”一邊重新開始碼子。

    等碼好子,老者說道:“小伙子也別老在一旁偷棋,來,咱下一局如何?”

    蕭偉沒想到老者會直接向自己挑戰,連忙擺手道:“你們下,你們下,我就是看個熱鬧。剛才看到邢部長已經走的有棋了,忍不住隨便說了幾句。抱歉,抱歉!”

    邢部長站了起來,伸手把蕭偉按到石凳上說道:“年輕人,你就不用客氣了。棋盤上無大小,來的都是友,我看你棋下得不錯,就和吳校長殺一盤又如何?”

    蕭偉一聽,對面的老者居然是校長。

    覺得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本來就是想著幫幫邢部長,想給他個好印象,哪知道對方居然是校長,這讓蕭偉有些進退兩難。

    不過已經被邢部長按著坐了下來,也就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其實說起下棋,蕭偉從小心里有沒有怵過誰,本來就是從路邊的棋攤上混出來的,走的是野路子,雖然曾經不小心輸給過梁歌,但要真的認真下起來,梁歌后來還真不是對手了。

    碼好棋,吳校長笑著說道:“年輕人,咱們初次,你是小輩,就不按紅先黑后的順序了,你先走吧。”

    既然吳校長已經說了,蕭偉也就不再客氣了,再謙讓就顯得有些虛偽假氣。

    蕭偉上來沒有走當頭炮的開局,而是走了一步三路的卒。這個在棋局上的名稱叫“三步虎”,也是平常對弈并不多見的開局。

    蕭偉走出這個開局,讓對面的吳校長有些意外,但他并沒有動聲色,而是很穩健的用屏風馬應對。

    雙方均是穩扎穩打,步步為營。

    進入中盤,蕭偉看準機會,以一馬換雙相展開強攻。雖然,吳校長失掉了先手,但卻憑借多子的優勢,頑強抵抗,在失掉一馬一炮后,勉強維持住了均衡的局面。

    蕭偉棄子強攻的意圖沒有得以完全實現,只能收起攻勢,憑借多一炮的優勢,妄圖將所剩的卒運作過河。

    誰知吳校長巧妙的抓住蕭偉的漏洞,連殺黑方三卒,蕭偉一看保卒無望,只能轉而殺掉紅兵,力圖保持子力上的優勢。

    最后形成了蕭偉車雙馬對車炮兵的局面。

    按理說,蕭偉從子力上占優,但吳校長非常頑強,硬是用車炮頂住了蕭偉的車雙馬的進攻。

    在糾纏了十來個回合之后,蕭偉看到實在是取勝無望,只好沖著吳校長笑笑說道:“領導,這棋我看就和了吧?”

    吳校長還是笑瞇瞇的樣子說道:“年輕人,本來你還是有機會取勝的,只是有點太心急了,沒有能保住你的過河卒,要不肯定是必勝局。”

    說罷,吳校長轉向邢部長說道:“老邢啊,真是后生可畏啊,這小伙子棋還真走的不錯,尤其是開局和中盤,始終是穩扎穩打,沒有貪功冒進,年輕人有如此的定力很難得。小伙子,看你的樣子是夢工的學生吧。”

    蕭偉點點頭說道:“是今年剛入校的新生,92級工民建專業的,我叫蕭偉。”

    “蕭偉?”邢部長有點奇怪的看著眼前的蕭偉,有點疑惑的問道:“你是不是就是昨天來找過我交團關系手續的那個學生?中北省的?”

    蕭偉不好意思的說道:“是的,邢部長,我就是昨天找你那個蕭偉。”

    吳校長看著兩人問道:“你們見過?這是什么情況?”

    邢部長答道:“沒什么,吳校長,他昨天才來交高中團關系的手續,以前在高中他還是年級的團支部書記。”

    吳校長“呵呵”笑著說道:“棋如其人,思維縝密,有組織能力,而且小伙子還很謙虛嘛。老邢啊,你要好好培養培養啊。你們慢慢聊,我走了啊。那個蕭偉同學,有時間咱們再切磋切磋。”

    蕭偉站直身子,微微前躬說道:“好的,校長,您慢走。”

    邢部長望著遠去的吳校長的背影說道:“蕭偉,明天你再來辦公室找我吧。”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a股大盘上证指数 如何融资买入股票 福建快3开装结果 股票分析报告范文2018 江苏11选五玩法介绍 重庆幸运农场是真的吗 基金配资方案 湖北快三遗漏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都是死 快乐双彩规则wx15 com 北京快三走势图100图 七乐彩复式计算器图 天津快乐十分钟的走势图 江苏快三投注技巧 股票吧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