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俠警 > 第108章、黃金項鏈
    那頓飯過后,過了兩天,梁歌告訴蕭偉陳強來過小店,按照名單上的欠賬明細一一還清了欠賬,包括馬嘯名下和陳強名下的也都還清了。

    蕭偉說不是讓把馬嘯和陳強名下的欠賬記到自己名下嗎?不用他們還了。

    梁歌表示已經說過了,可陳強堅持一定要還清,說是馬嘯特別交代的,沒辦法就只好收了。

    蕭偉點點頭道:收就收了,反正也是他們欠咱們的,收了也不越外。

    這本來看似不可能完全解決的頑疾,就這樣風平浪靜、輕描淡寫的解決了,蕭偉認識到單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借力打力有時候也很重要。

    接下來的格局就是,蕭偉專心學習,劉軍繼續上班,梁歌還是繼續打理好小店,一切都風平浪靜,按部就班。

    進入五月份了,距離高考越來越近了,很多學生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沖刺階段,蕭偉也暫時收起自己散漫的習慣,專心學習,專心臨陣磨槍。

    小店的第二個月繼續高歌猛進,再加上那些平時老是來搗亂的小混混都變得規規矩矩的,陸穎嘴巴又甜,就連平時那些很刁鉆的老師家屬們也都紛紛來到小店買東西。

    一時間,小店倒成了這些家庭主婦拉家常溝通的場所,尤其是下午的時間,簡直可以說是一個小型的新聞發布會。

    對于這些家庭主婦來說,買東西倒在其次,最主要的是可以拉拉家常,說笑打趣一番,排解排解寂寞煩惱。

    經常是,陸穎這邊應付忙的歡,那邊幾個老娘們在一起放肆的大笑聊得歡,倒也是一道別樣的風景。

    要說梁歌還真是有才,把小店打理的井井有條,而且頗具財務和管理天賦,每天繁雜的賬目和采購明細,梁歌半個小時就能搞定,而且清清楚楚,很少出錯。

    這個月下來,居然又盈利了六千多塊,兩個月加起來就已經超過一萬元了。要知道那時候一個學生一個星期的生活費也就是二十塊錢。

    這簡直就是巨款了。

    私下星河聚會的時候,蕭偉覺得這件事還是要感謝司徒春燕,沒有人家的幫忙不會有今天的結果。

    就是怎么個謝法,讓蕭偉有些犯愁。

    直接給人家錢吧,想象司徒春燕那么高傲的人,估計司徒春燕也不會要,弄不好再弄巧成拙反而不好。

    送東西吧,送些什么好呢?太輕了顯得小家子氣拿不出手。太重了有擔心司徒春燕不要,這和送錢是一個道理。

    再說也不知道送些什么東西好,就在左右為難的時候,還是梁歌一句話點撥了大家。

    梁歌說給錢顯得俗氣,還是送東西。送什么?很簡單有道是玉尊金貴,送女人東西當然是送金子了。

    那時候金首飾還是很稀罕的物件,就是家境條件很好的也只是在結婚的時候才買“三金”(金項鏈、金戒指、金耳環)。

    梁歌的提議一出,立馬得到了大家的認同,確實對于蕭偉和劉軍來說,這些東西連想也想不到的。

    那個這個買首飾的任務就交給了梁歌,最后商定就買個金項鏈,顯得大氣,而且克數還不能小了,起碼得十幾克的。

    那時候金價也就是一百塊錢左右一克,十五克的話也就是一千五百塊錢。雖然價格不菲,不過相比星河小店取得的利潤,這點付出還是應該的。

    東西定下來了,選擇一種什么方式送給司徒春燕呢?

    蕭偉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要直接送給司徒春燕,這么貴重的東西,萬一司徒春燕不要,豈不是進退兩難?

    蕭偉提議給易青,讓易青給司徒春燕。

    梁歌問道:“讓不讓司徒春燕知道是我們送給她的?”

    蕭偉沉吟一下道:“我覺得無所謂,說不說都行。最好是現在不要說,就當是易青送給她的好了,反正這事以后慢慢的司徒春燕也會知道的。

    大家覺得蕭偉說的很有道理,看來送禮也是一門學問。

    商量好了,梁歌當即拿錢就奔安州去買金項鏈了。彭城當是只有一家金店,這種東西梁歌肯定是要貨比三家的。

    等金項鏈買回來,蕭偉一看,確實金燦燦的拿在手里看著很是舒服,上面還有標簽一看是“老鳳祥”的金子,千足金,價格是一千六百元。

    金項鏈放在一個很精致的心形絨絲包裝盒里面,看著就高檔大氣。

    劉軍在一旁看著說道:“就這個小東西就一千六,我就是省吃儉用一年也不一定能買得起這個。真是天壤之別呀。以后一定要好好掙錢,有錢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拿著金項鏈,蕭偉就給易青打電話,說是有事要見個面。

    易青也正好準備出去,就約好在“焦家青府鹵煮”那見個面。

    蕭偉馬上趕到青府鹵煮那,泡上一壺茶等著易青。

    一會,易青來了,看著又是風塵仆仆的樣子,蕭偉心想,難道刑警老是這么忙碌,這一般人還真受不了。

    易青坐下,先喝了一杯茶說道:“偉子,找我什么事?快高考了,壓力也是很大吧。”

    蕭偉拿起茶壺給易青滿上茶說道:“你還不知道我,哪能完全坐得住,估計就是再努力也是沒戲,聽天由命吧。”

    易青說道:“偉子,你這種想法肯定是不對的,能考上一所好大學不單單是名聲問題,而是決定你人生起步的一個平臺高低的問題。就像我,當年就是考了一個省警校,要是能考上公安大學或者是沈陽刑警學院,那我可能就回不到彭城,直接起步就可能是地區公安處甚至是省公安廳。那樣一來,也許人生又會是另外一個樣子,最起碼機會比現在要多得多。你說是不是?”

    蕭偉點點頭,其實這個道理蕭偉何嘗不知道?所謂十年寒窗苦,金榜題名時,其實說白了就是有了一個出人頭地的機會。

    蕭偉接著說道:“易大哥,其實今天我找你還有一點小事。”

    易青答道:“你說。”

    說著,蕭偉就掏出了首飾盒說道:“你知道前段時間的那個學校的小賣部,當時司徒老師給幫了大忙,現在小店做的還不錯,效益也行,大伙就商量著怎么謝謝司徒老師,就買了一個項鏈。你知道司徒老師的脾氣,我們也不敢貿然去送,所以只好找你幫這個忙了。”

    說完,蕭偉把首飾盒遞了過去。

    易青接過來打開一看,贊嘆道:“呦,好漂亮的金項鏈呀。”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 排列3跨度振幅走势图 排列5基本走势图2000期 体彩浙江11选5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近100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 文华期货最大的配资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青海11选5昨日走势图 江苏快三江苏11选5 股票配资风险案例 管家婆期期准精选资料大全 北特科技股票股吧 新十一选五技巧 全部股票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