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俠警 > 第071章、問話學問
    易青看完筆錄,又當場指出筆錄中的幾處瑕疵,王濤又拿回去一一改正后,這才拿著筆錄交給李宏偉說道:“你看一下吧,看看是不是和你剛才說的一樣?”

    李宏偉看了看幾眼說道:“你知道,我文化水平不咋樣,說是初中生,其實連個初中生也算不上,不是怕你笑話,我還真看不下來。”

    王濤說道:“那好,既然你不認識字,那我讀給你聽。”

    李宏偉說道:“警官,不用這么麻煩了吧,你說我簽字就是,難道你們還會害我不成?”

    王濤說道:“廢話少說,這是必要程序,讓你聽你就聽。”

    李宏偉只好閉嘴,老老實實的聽王濤給他讀筆錄。

    易青感覺有些累了,說實話折騰了將近一夜了,也該喘口氣了。

    易青拉開審訊室的門,走了出來。來到走廊上,打開走廊上的窗戶,一股帶著寒氣的空氣猛地撲面而來。

    易青打了一個激靈,抬眼望去,雪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停了,地上一片白茫茫的。就連屋頂、院子還有公安局的大門都籠罩在一片混沌之中,唯有大門上那霓虹燈勾勒的警徽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東方的天際已經開始微微發白,天似乎就要亮了。

    易青伸了個懶腰,這個不眠之夜啊!

    不過,還真沒有白熬夜,手里的這個案子總算有點眉目了。

    這時王濤也從審訊室里面出來,手里拿著筆錄,看到易青在窗戶邊看著外面出神。上前喊了一句:“易隊長,看什么呢?”

    易青聽到王濤喊他,收回了眼神,說道:“王濤,你看著白茫茫的清平世界,看著好像干凈了許多,我們要做的就是把掩蓋在這白色下面的罪惡統統都挖出來,讓這白色的世界變成真正的潔白。”

    王濤聽到易青如此的感慨,也是深有感觸的說道:“是啊,所以每當這個時候,我才感覺到以前所有的一切辛苦都沒有白費,很有一種成就感和幸福感,能做一個刑警真好!”

    是啊!每一個刑警的內心都會有一種高尚的東西在里面,它不是嘴上說說的,而是深深埋在心里的純粹的東西。它不需要表白,也不需要時時展現,而是每當面對窮兇極惡的犯罪分子的時候,就會自然而然的迸發出來,所以會嫉惡如仇,所以會舍生忘死。

    這不是單單是一種職業道德可以衡量的。

    王濤看著易青問道:“易隊長,剛才訊問的時候,我沒法開口。現在出來了,我能問個問題嗎?”

    易青很喜歡這個勤學好問的小兄弟,雖然還顯得很稚嫩,但已經能夠感覺到一種正氣在王濤身上慢慢的顯現。

    “問吧,有什么問題盡管問,我們現在就是要暢所欲言。”易青豁達的說道。

    王濤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紅著臉問道:“剛才訊問李宏偉的時候,明明李宏偉已經承認了強1奸了江麗娜,為什么易隊長還要再三訊問李宏偉那些隱私細節?問得我都不好意思記錄了。”

    易青哈哈大笑,說道:“你個小年輕,還沒談過戀愛吧。”

    王濤紅著臉點點頭。

    易青收起笑容,正色的說道:“作為一個刑警,是不能又什么避諱的。我之所以問那些細節,絕對不是對李宏偉或者江麗娜的隱私感興趣,而是案情所必須的。這樣,外面還是有些冷,咱們辦公室里說吧。”

    說完,易青和王濤來到易青的隊長辦公室,坐下來,易青開始給這個年輕的刑警上課。

    “王濤,你知道辦理強1奸案件的時候,需要注意哪幾點關鍵的地方嗎?”易青有意要考考王濤。

    “這個我簡單說說,就是需要考慮人證、物證還有現場和人犯的口供是否一致,是否能形成證據的鏈條。這是警校里面學的。”王濤回答。

    易青點點頭,說道:“你說的是萬能答案,或者叫標準答案,不能說不對,但怎么樣才算是形成證據的鏈條呢?也就是說怎么才算是證據確鑿呢?”

    王濤搖搖頭,這個問題有難度,不好回答。

    易青看出了王濤的不解,繼續說道:“咱們回到這個案子。雖然李宏偉已經承認是強1奸殺人,但你知道我們的法律是怎樣定義什么是強1奸嗎?”

    “這個我知道,就是違背婦女意志,使用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行與之發生性1關系的行為,就是強1奸。”王濤回答。

    易青反問道:“你說的沒錯,那怎樣才算是違背婦女意志?這樣的證據該如何取證呢?”

    王濤沒有回答,而是望著易青等待易青繼續說。

    易青接著說道:“所謂違背婦女意愿只是刑法上面的說法或者叫定義,但具體到案情,就是說要有暴力情節,這個就是我要問李宏偉,江麗娜是怎么掙扎和反抗,還有掐江麗娜脖子的細節。這個好理解吧?”

    王濤點點頭。

    “那你知道強奸分為既遂和未遂吧?”易青問道。

    王濤點點頭,說道:“我知道。既遂就是強1奸成了,未遂就是沒有成功。”王濤說著臉又紅了。

    易青笑著說道:“你一個大小伙子,說這個確實難為你,不過這是案情,不能選擇,也沒辦法回避。你說的只是定義,具體在情節上還有明顯區分的。

    “在我國的司法實踐中,定義既遂和未遂的標準是判斷是否‘插入’。這是普通的標準,適用于年滿十四周歲的婦女。如果未滿十四周歲的幼女,則是適用于‘接觸’法則,來判斷既遂和未遂。而這兩種在量刑上會有很大區別的。”

    盡管王濤聽得臉龐紅彤彤的,但還是感到學習了新知識。

    易青又說道:“所以,盡管這個是個人很隱私的東西,但是在刑事案件中是不能回避的,也是必須問清楚的。無論是嫌疑人還是受害人。”

    “還有,另外一些細節也是必須問清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涉及到物證的提取和比對。這個我就不細講了,你應該明白的。”

    “所以,”易青最后總結道:“訊問人犯是很講究的,不能認為人犯已經供了,就以為萬事大吉了。必須要訊問細節,而且很詳細的細節,有些細節只有到過現場作案的犯罪分子才能知道的,而這些細節還要和受害人、證人還有現場的痕跡、物證都要相對應的,只有所有的細節都符合,這樣這個案子才能算是真正破案和結案了。”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时时彩票1010官网下载 鼎牛配资 微信股票收费群 网络理财平台可信吗 燕赵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辽宁11选五中奖走势图 配资规则和风险 广东11选5复式投注表 中国股市现状今日行情 登山赛车3 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 广西快乐双彩分布图 佳永配资-爱股票 老版六宝典跑狗图 东方6十1预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