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西游之問道諸天 > 第四百九十一章 賭約
    錢塘江邊,幾座草廬已然搭好。

    莫元回來之際,這一對姐弟,不知道從哪里尋摸來一對躺椅,正斜倚在上面,一邊磕著瓜子,一邊說著話。

    瞧著莫元回來,那敖茜道:“夫君,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了嗎?”

    “無事,是法海那和尚突然入了魔。”莫元答道,卻是只字沒提無天,這等三界的紛爭,他不想敖茜參與。

    “法海入魔?”

    敖茜微微一驚,她道:“他有佛祖賜下的佛寶,怎么會入魔,而且剛才他不是已經從入魔的境地里掙脫回來了嗎?”

    “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你和春兒暫且看著吧,我有事要上天一趟。”莫元道。

    敖茜見莫元不想說,倒也沒有追問,她道:“夫君且去吧,我和弟弟就在這等你。”

    莫元點了點頭,身形已然化作一抹流光直抵西天大雷音寺。

    ……

    三十三天之外,混沌之中。

    一座樣式古樸的宮殿在混沌之氣里起起伏伏,那宮殿很是宏偉浩大,卻是處處充斥著玄妙的道韻,每一片磚瓦都如三千大道交織而成的一般。

    在那宮殿大門上方掛著一塊巨大的牌匾,其上寫著紫霄宮三個古樸篆字。

    大殿之內很是空曠,只有一個道人盤膝坐在蒲團上。那是一個須發斑白的老道,看起來就如一個尋常老人一般,并沒有任何特異之處,他穿著一件青色道袍,正對著身前一座棋盤發呆。

    那棋盤之上,卻是一局殘局,黑白兩方棋子縱橫交錯,然而誰都能看出來,是白子占了大大的上風,而這老道人手里捻著的,便是一枚白子。

    這里是紫霄宮,是三界至高無上的圣地,便是圣人來了也得恭恭敬敬,不敢喘一口大氣,所以能在這里坐著下棋的老道,自然是除了鴻鈞道祖,再也沒有旁人了。

    “鴻鈞,勞你久等了。”

    一道溫和的男聲突然自紫霄宮門口傳來,卻見得不知何時,那里已然多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個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穿著一襲黑衫,面容并不如何俊美,只是那五官組合在一起,有一種令人感到特別舒服的魔力。最引人矚目的卻是他的雙眼,那一雙眼珠子,似是世間最珍貴的寶物一般,充滿著一股魅惑人心的能力,只怕是圣人在他面前,也未必能把持住心底的欲望。

    “你終于來了,龍鳳大劫至今,貧道等了你太久太久了,這一盤棋,也不曉得你我二人,還要多久才能下完。”那老道人嘆氣道,卻是隨手將白子按在了棋盤之上。

    卻見他白子落下的剎那,一大片黑子都被圍住,卻是隨之消失不見。

    “當年你以混沌幡斬傷我元神,磨滅了我的肉身,今時今日,我還能回來便是僥天之幸,你卻還只怪太久?”

    那年輕人一步邁出,卻是身影已然出現在了鴻鈞的對面。

    他盤膝而坐,看著黑子大劣的局面,卻是笑了一笑,道:“當年的殘局下到這里,我便曉得要輸了,不過今時今日再一看,我這黑子未必沒有勝機。”

    鴻鈞道祖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卻是不禁眉頭微皺,須知,便是通天圣人要毀滅洪荒大陸時,他都不曾有絲毫動容的。

    卻聽道祖道:“羅睺,你既然回來了,便不能安生幾日嗎?抵御域外的強者,已然足夠讓貧道心煩的了,你還折騰什么?”

    這個年輕人赫然是昔年與鴻均道祖打生打死的魔祖羅睺,亦是他一手掀起的龍鳳大劫。

    “自然是要與你比個高下了,昔年卻是我太蠢了,不明白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

    那羅睺笑道:“不過如今可不是上古洪荒之時,咱們那些老伙計,乾坤老祖、楊眉老祖等等都已然隕落,再也沒人幫你了,咱們卻是可以公公正正的下一場棋。”

    那一場龍鳳大劫,最終是以羅睺的失敗告終,他立下誅仙劍陣,本來大占上風,卻被鴻均道祖廣邀幫手所破,雖然也拉了不少人墊背,可是那一戰終究是敗了。

    “老伙計,貧道從不是一個人,莫要忘了,貧道還有幾名好徒兒呢。”鴻鈞神色淡然的道。

    “你那幾個徒兒,除了個太上夠資格看一看之外,其他的,沒有一個成器的。”

    羅睺冷笑一聲,道:“佛門那兩個不成器的東西,和道門三清相爭,還拉上了女媧,這西方教可是當初你偏頗之下才立的,背叛了你道門,也不知你心中是如何想的。”

    “西方教……佛門……”

    鴻鈞輕輕搖了搖頭,道:“道友,莫要忘了,那西方大陸,本是人杰地靈,可是你與貧道一場大戰,才導致其上靈脈盡數損毀,這是你我的因果,必須償還,這二人另立佛門,也自有他們的氣運。”

    “所以我才要用佛門和你再斗上一斗!”

    羅睺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他道:“當初我在那里敗了,可是今日我便要在那里勝你。你要佛門大興,償還因果,我卻偏偏要佛門衰敗,墜入魔道!鴻鈞,這一戰,你敢接嗎?”

    當年那一戰,他輸得很不服氣,如果沒有幫手,鴻鈞一人,如何破得了他的誅仙劍陣,如何敵得過他的弒神槍?

    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幾次大劫之后,如今這三界之中,再也沒人能幫鴻鈞了。

    卻見得羅睺自那棋盒之內,拿起了一枚黑子,放在了某個位置,竟然將自己一部分黑棋給堵死了,那棋盤之上,很快便又空出一大片空白。

    “死過一次的人,便再也無所畏懼,鴻鈞,我與他都曾經是失敗者,你敢不敢與我賭?”羅睺再次問道。

    鴻鈞看著棋盤之上,隨著空白出現,黑棋又重現勝機的局勢,卻是神色凝重的看向羅睺道:“你想賭什么?”

    “好,你接下來便好,咱們便以三十三年為期!”

    那羅睺叫了聲好,道:“賭注嗎,自然是你那執掌洪荒天道的造化玉牒了!而我若敗了,弒神槍和十二品黑蓮,便盡數歸你了!”

    ……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快3吉林快3开奖 幸运农场中奖说明奖金 排列五近30期号码走势 北京十一选五体彩走势图 股票能连续涨停几次 中国股市哪几个指数 安快3开奖号码 棋牌在线排名 20009期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今天上证指数走势图 快三基本走势图 深圳配资平台都有哪些 福建31选7兑奖表 淘股吧股票论坛官网app 福建快3怎么买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