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云歸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劍爭一劍定輸贏
    對于這聲邀戰,寧白峰實在有些無奈。

    都避開到山巔,依舊被追了上來。

    他有種撞了鬼,被纏住陰魂不散的感覺。

    隨著這聲不客氣的叫戰,山上眾人的目光全都吸引過來,落在場間那人身上。

    今日上到山頂的人不少,互相之間不認識的極多,但有些人哪怕不認識,也能引起關注。

    比如南北劍宗,比如蒼梧之野四隱宗,比如懿山三仙家。

    而場間湛藍衣衫青年,正是出自懿山三仙家的涼亭。

    很多人心生疑惑,這是怎么回事?

    懿山弟子挑戰劍宗首徒。

    是個人私怨還是宗門沖突?

    某些想的極遠之人,甚至生出一種懿山已經投靠劍林的感覺。

    寧白峰嘆了口氣。

    ......

    ......

    “胡鬧!”

    一聲怒喝從涼亭某處傳出。

    喊話的并非寧白峰,而是湛藍衣衫男子走出涼亭的方位。

    一名短髯中年男子看著場間青年,滿臉怒容。

    他的右手持著一柄烏木長桿,下面掛著一只齊腰高的方形雪白宮紗燈籠,縱是白天,燈籠里的燭火依舊明亮異常。

    短髯中年男子怒聲道:“謝凡塵!你趕緊給我回來!”

    雖然知道這位神宵庭的師侄是個惹禍精,卻沒想到一時不察,居然讓他鬧出這樣的事情。

    懿山三仙家雖在大周王朝附近數國赫赫有名,但若是與北邊劍宗比起來,依舊相去甚遠,若是就此結仇,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所以,由不得他不憤怒。

    湛藍衣袍青年一臉氣悶,“提燈師叔,我與寧白峰早已在山下就約好一戰,現在只不過是履行承諾而已。”

    “履個屁的承諾!”

    短髯中年男子本身涵養不差,但此時也禁不住破口大罵,“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混賬東西,趕緊給我滾回來!”

    謝凡塵有些氣憤。

    這位天都的提燈師叔也太不給面子了些,畢竟當著這么多人的面。

    我不要臉的么?

    “你要找他打架,隨時都行,但不是現在!懿山的名聲與立場不能因為你的任性而遭受劫難!”

    這道聲音響起在他心湖間。

    卻是提燈師叔在給他心湖傳音,提點山上目前的局勢。

    謝凡塵不蠢,有些事只要一點就透。

    但現在騎虎難下,年青人總喜歡要些臉面,若是真就這么灰溜溜的走回去,百年內,他謝凡塵就會成為別人嘴里的笑柄。

    他臉上有些猶豫,滿心躊躇。

    “謝兄,你我一戰,可否暫緩些時日?”

    寧白峰雖不知謝凡塵與那名提燈男子的心湖傳音,但看到謝凡塵的臉色,也能猜到一些事情,立即走到涼亭邊,替其解圍。

    謝凡塵追問道:“什么時候?”

    寧白峰笑道:“微山會后,隨時奉陪。”

    “好!那我等著!”

    謝凡塵點點頭,轉身走回涼亭。

    既然對方給了臺階,哪有不順著下的道理,所以他答應的很痛快。

    然而當他踏上涼亭臺階時,一股兇猛的勁風在山頂激蕩,風中蘊含的凌厲之意,刺的面皮生痛。

    謝凡塵立即回頭。

    場間南北兩處,有兩名男子突兀的出現在那里,相對而立。

    ......

    ......

    微山會后,眾人之所以沒有立即離開,就是在等待著天上那處看不見的戰場上,分出勝負。

    而此時突兀的出現在山頂的兩人,即便眾人不知道是誰,也能猜的出來,這就是南北劍宗的上境大劍仙。

    修行之人,很多時候,由名可以知人。

    一身繡滿銀色劍紋袍服,氣勢宛若劍中君主的,必是桓君無疑。

    而邢臺執掌劍律之位多年,渾身氣勢冷厲,一眼便知。

    “桓君,我收回那句話。但你依舊贏不了我,更殺不了我。”

    說話的是邢臺,聲音冷厲如劍,絲毫沒有嘲諷的意思。

    至于收回的是什么話,涼亭里的人不禁想起,最初那道劍光劈下來時,有人大笑,無情劍道,不過爾爾。

    桓君很平靜,“你也不過如此。”

    邢臺沒有發怒,反而很誠實的點點頭。

    “既然你我決出不了勝負,那就由小輩來決定劍爭輸贏,如何?”

    聽見這話,眾人暗自詫異不已。

    本以為兩人現身,想來勝負已定,卻沒想到居然是不分輸贏的局面。

    寧白峰卻忽然想起,先前徐老夫子突兀的開始微山會,讓人疑竇叢生。

    現在看來,想必已經預料到這樣的局面,所以才如此行事。

    桓君說道:“你們人太少。”

    邢臺的背后就是嵇念所在的涼亭,而亭中只有兩名女子。

    但邢臺不以為意,說道:“那就一場定輸贏。”

    桓君沒有回應,只是轉過身,走進背后的涼亭里。

    經過寧白峰身邊時,桓君微微站定。

    “別丟臉。”

    說完,桓君在一張蒲團上坐下,閉目靜氣。

    寧白峰目光自桓君身上抬起,然后在涼亭里掃視一周。

    蔣方丈依舊在沉睡,蘇迎坐在欄桿上喝著酒,姜楓靜靜的看著他。

    以實際情況來看,他似乎沒得選。

    桓君只是說了很普通的三個字,但份量卻極重。

    寧白峰深呼吸后,轉身走出涼亭。

    此時,已經有人在等待。

    ......

    ......

    兩位上境大劍仙的返回,在眾人之間,引起無數波瀾。

    盡管兩人對話不多,但透露的信息,卻直接決定了事情的走向。

    本來寧白峰與嵇念的比斗,在劍爭之中,只是平常。

    但是現在,卻被賦予了一戰定輸贏的重大意義。

    這樣的的情況下,眾人期待之感大增。

    謝凡塵看著走出涼亭的寧白峰,自言自語道:“你最好別死在山上。”

    提燈男子輕嘆道:“說不準啊......”

    謝凡塵一愣,“什么意思?”

    提燈男子沒有解釋,只是微微搖頭。

    ......

    ......

    “嵇念恐怕已是劍丸境。”

    袁尚看著場間提劍靜站的女子,輕嘆一聲。

    先前那場爭奪臨湖峰的戰斗,似乎并沒有對他造成多大影響。

    天君邱辭輕聲道:“何以見得。”

    袁尚抖了抖道袍,說道:“一劍斬殺劍膽境,這樣的戰績,怎么看都不像同為劍膽境能做到,哪怕她是通明劍體。”

    煉氣峰上那場戰斗,他從頭看到尾,心中早有評估。

    邱辭反問道:“這么說,那你押的注,豈不是要放空?”

    袁尚笑了笑,“我可沒說寧白峰會輸。”

    邱辭說道:“劍修殺力強,跨境對敵能戰而勝之,不算稀奇,但若是跨境的對手同為劍修,獲勝的希望很渺茫。”

    站在邱辭這種修為高深的角度來看,很多事情,只要憑借一些蛛絲馬跡就能下定論。

    他觀看過青林試劍,自然清楚嵇念有著怎樣的實力。

    更何況,師弟袁尚都說嵇念一劍斬殺劍膽境,不是同為劍膽境劍修能夠做到的。

    既如此,那么輸贏其實沒有太大懸念。

    袁尚沒有多做解釋,只是看著走向場間的青衣劍客,微微笑了笑。

    ......

    ......

    無涯道宮兩位的對話,并沒有避著眾人。

    他們的這番言論,瞬間在涼亭間傳開。

    本來眾人都在猜測,這二人誰會贏。

    有些是從弈劍峰上來的人,見到過寧白峰與葉藏鋒的一戰,知道他并非沽名釣譽之輩。

    青林試劍的事情傳揚程度,遠超云臺論劍。

    葉藏鋒與嵇念的比劍,雖然最終以嵇念獲勝而告終,但葉藏鋒的實力根本不容小覷。

    并且在當時,還得到大劍仙邢臺的肯定與褒獎。

    但這樣評價極高的葉藏鋒,卻戰死在寧白峰手中,足可見寧白峰有擊敗嵇念的可能。

    故而有些人覺得寧白峰勝算較大。

    但是現在天君邱辭與袁尚的話,已經確認嵇念突破至劍丸境,那么很多人就要重新再審視二人的輸贏概率。

    畢竟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寧白峰也突破到劍丸境。

    如此一對比,劍膽境對戰劍丸境,這樣的勝算低得近乎沒有。

    所以,那些原先看好寧白峰的人,此時難免心中惴惴。

    北劍宗的戰敗,似乎已經注定。

    至于寧白峰會不會戰死,就只看嵇念會不會手下留情。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贵州快3app怎样下载 广西快三开奖时间 重庆百变王牌基本走势百宝彩图 2019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排列五中奖规则表 股票配资平台招商整套流程 一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青海快三推荐 甘肃快三计划网页 网上玩极速快三的都输钱没 股票涨跌的机制 吉林11选五规则玩法介绍 排列五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开奖记录 炒股漫画图片 安徽快三投注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