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他對我總是心懷不軌 > 第八十四章 白寒菊
    對于這件事,他們也沒有再提了,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了。白寒竹的生活是她自己選擇的,至于要怎的做,那便是他的事情了。

    而安續斷也是有著自己的思量。期間白夫人曾來小白府看了一下白藥,心情有些不好,又是從側面打聽了一下白寒竹的情況。

    而白藥覺得還是如實說了,畢竟三姐都懷有身孕了,那成婚這事,也就沒有必要瞞著了。而白夫人聽完后倒是沒有多么的訝異。

    只是點了點頭,白藥也是看不出她究竟是什么樣的情緒,隨后白夫人又是說了一些事情,也是沒有久留,便是回去了。

    白藥心中有些難受,瞧著阿娘那個樣子,他總覺得自己不大好。而此時安續斷見白夫人走了,這才是敢與白藥走的近一些,他們兩人一直很是小心。

    見白藥皺著眉,安續斷有些不大明白,上前問道:“可是發生什么事情了?怎的這么一副難受的模樣。”

    “阿娘剛剛說,要讓我們帶一陣子小弟,好像說是爹娘有些事情,需要去京都,也就是二姐那,應該是天家那有些事情,不得不去。”白藥趴在桌子上,喪喪地說道。

    聽了這話,安續斷卻是挑眉,他可沒有兄弟姐妹,也未曾帶過這般小的孩子,才幾個月大,這可是如何帶。

    他已經是將所有的耐性都給了白藥,他實在是不知道要怎的照顧那小孩。而再瞧瞧白藥,一副自己還是孩子的模樣,更是不靠譜。

    白藥沒有注意到安續斷那信任的眼神,他繼續說道:“娘還不經意一般的叮囑了我,說若是三姐那缺人手,我便是去幫幫忙,也別是讓她真的苦著。”

    “果然父母都是心疼孩子的,哪怕說孩子犯下了再大的過錯。”白藥很是感慨。

    白藥又是想了想,開口說道:“那你說,阿娘將小弟扔在我這他,她其實定然也是不放心的,但是沒辦法,這路途遙遠,若是小弟身子不適了可怎的是好,倒是不如扔在我這,還有奶娘照看。”

    這倒是,不管怎的說,只要白藥要幫忙,安續斷便是會幫著他。安續斷揉了揉白藥的眉心,笑著說道:“那正好了,順帶讓你我體驗一把爹的感覺。”

    也不知道這話是怎的刺激到白藥了,白藥立馬坐起來,眼睛冒著星星的說道:“我是他爹!”

    安續斷彈了一下白藥的腦袋,這人真的是傻了,“他是你弟。”

    但白藥又是指了指安續斷,“就當我是他爹,你是他父親。就一段時間也好,好像有個孩子,我們就和一般人沒有區別了。”

    沒有區別嗎?始終是有的,但不論是自欺欺人也好,還是其他也罷,安續斷都是會陪著白藥。安續斷捏了捏白藥的臉,輕聲說道:“好。”

    沒有幾日,那白夫人便是將白藥的幼弟給送了過來,幾個月大的孩子,比剛開始的時候長開了許多,好看多了。

    為此白藥對他更是喜歡,這樣好啊,免得說長得難看,自己看著嫌棄。這奶娃娃身上還香香的,白藥都是忍不住親了兩下。

    這孩子現在心情好,也不認生,可能是知曉白藥是他的哥哥,還樂呵呵的在那里笑著。安續斷瞧著白藥在那抱著一個娃娃玩。

    心中便是癢癢的,但是有些情緒,在明面上,只能是收斂著。而白夫人瞧著大兒子和小兒子玩的還算是不錯,便是松下一口氣。

    但始終還是有些不放心,又是多留下了兩人幫著白藥照顧那小娃娃。白老爺也是忍不住多叮囑了一些,叫白藥切莫是要小心一些。

    但又是不敢多說些什么,因為害怕白藥會覺得,自己有了小兒子,便是不看重他了。不想偏心,但是對最小的難免是會有一些偏袒的。

    白藥倒是信心十足,叫他們不需要這般擔心,只管去辦事便是好了。就這一個奶娃娃自己還搞不定嗎?

    雖然說十分不放心,但依舊還是沒有法子,只能是走了。瞧著爹娘一步三回頭的模樣,白藥都是覺得好笑。

    等爹娘走后,白藥便是開始給阿娘帶來的這些人,安排住宿。當然這些問題,白藥通通都是丟給了小末,自從兩個姐姐都是嫁人之后,這小末便是變成了白府的大管家。

    管著這府中的事情,對于安排住宿這類事情,自然是不難。但是小末有些為難的看了白藥一眼,此下,白藥才是反應過來,這次來的不僅僅是有自己這個幼弟。

    還來了一個妹妹,也是自己唯一的妹妹,不是從阿娘肚子中爬出來的孩子。白寒菊,沒有想到也是已經長成了一個大姑娘。

    不過因為她娘的緣故,白藥連帶著對她也是喜歡不起來。那姨娘生下了一個孩子,有些覺得老爺對她是不同的。

    不過又是氣憤,為什么自己生下的只是一個姑娘,對著姑娘,也是心中有些氣。但是后來白家三位嫡出的小姐,過的都是不如意。

    她便是笑的比誰都是開懷,庶出又是如何,她女兒依舊是白府的姑娘。至少不會像堂堂白家三小姐一樣,抹去身份,去嫁給一個戲子。

    還真的是不知臉面,若不是為了自己女兒,她還真的是想將這些事實都是說出去。在三姐發生那些事情的時候,就她娘還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雖然沒有在爹面前表現出來,但是白藥還是瞧見了,有些討厭。不論是姐姐也好,還是阿娘,都是白藥最為看重的人。

    怎的可以說是這般被嗤笑。所以連帶著那個姨娘教養出來的女兒,他也是不喜歡。

    這次去京都,那姨娘也被帶走了,是白夫人和白老爺的意思,他們是在防著他,有些擔心她會對小弟下手。

    本著白老爺是不想讓白寒菊去白藥那的,但是小孩瞧著著實是可憐,白夫人又是覺得孩子到底只是孩子,便是勸了兩句。

    使得這白寒菊才能到了白藥這,在這有點人氣的地方。白藥瞧著眼前這個怯生生的姑娘,很難想象,這是白家的小姐。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信誉棋牌? 宁夏11选五一定牛 推倒胡麻将技巧顺口 … 世界杯冠军和欧冠冠军 丫丫湖南麻将最新版本 pc蛋蛋走势图分析 股票该怎么玩 全网信誉的棋牌 上海11选5一定牛走势 金7乐电子走势图 广东11选五任5一定牛 互联网赚钱项目 幸运飞艇官方高倍平台 湖南幸运赛车体彩直播 辽宁11选5怎样玩能中奖 五分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