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之藍電永存 > 第379章 堅韌石磨
    前些年,石磨的心性的確遜色于石墨等人,但是那時畢竟還算得年幼。

    然而就這么慢了一步,他就一直落后于石墨等人這么多年。

    他不甘心,不甘心這么一直吊著車尾。

    砰!

    砰!

    砰!

    石磨每一步已經能在血色平原印出自己的腳印了。

    這時,玉天恒沉著臉站了起來。

    獨孤雁等人都猜到了,他也不打算演。

    但是石磨現在的狀況的確不太好。

    他大概是知道為什么。

    方才,石磨有著一瞬間的走神。

    就是這一瞬間的走神,讓他耗費了超大量的魂力來調整恢復。

    玉天恒不惱怒石磨這次失敗,他只是不明白為什么這家伙在這種時候還會出現走神這種破事。

    就算是他,玉天恒,走神界的一朵奇葩,在這種時候也不會走神。

    玉天恒一步踩雷神煉獄之路,就像直接沖去開殺神領域。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石墨拉住了玉天恒。

    玉天恒眼中閃過一抹詫異,扭頭看向石墨。

    隨即,不需要石墨回話,玉天恒就反應了過來。

    “你想讓我相信他?”玉天恒冷然問道。

    石墨點了點頭。

    “可是你捫心自問,從小到大,在算了。”玉天恒狠狠地揪了自己一綹頭發,拿在手里揉搓著。

    石墨沉默了一下。

    他自然是知道玉天恒為什么這么說。

    他也知道一向狡詐十足城府極深的玉天恒為什么說出來這種低情商的話語。

    這反而意味著玉天恒在意這個兄弟。

    他當然不會在意玉天恒的一時失言。

    實際他心里也是有些忐忑。

    從小到大,他和石磨生活的時間比玉天恒還長,他自然知道他這個兄弟是什么個樣子。

    還是那句話,他敢攔下玉天恒的原因很簡單。

    因為玉天恒留下的七天,足以讓石磨去浪一浪。

    玉天恒看了一眼天色,道:“如果這一次石磨完不成試煉,我們就要回去休息了。”

    “好。”石墨點了點頭。

    玉天恒抬起頭,看向了雷神煉獄之路。

    石磨走過七十六米之后,一步比一步艱難。

    他的身體不斷滲出血液,他的意識也逐漸在渙散。

    就在這時,一片花瓣飄到了石磨的身。

    石磨身體開始逐漸恢復,他的意識也稍微清醒了一點。

    就憑這一點,他就堅持著向前踩出了非常小的一步。

    隨著身的壓力越來越大,石磨終于還是沒能撐住,倒在了七十八米的位置。

    石墨咬了咬牙。

    媽的還有兩米,你個混小子給老子站起來啊

    玉天恒瞇了瞇眼,卻是不再動了。

    他知道,有葉泠泠在,最少石磨不會出事。

    突然,他眼神一凝。

    “石磨的魂力耗盡了。”

    然而下一刻,石磨的動作卻讓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石磨用最后的一點魂力,形成了一面盾牌,插進了血色的大地,強行卡住了自己的身體。

    玉天恒瞳孔略微一縮。

    這家伙,在玩命?

    不過隨即,玉天恒就明白了。

    石磨用盾牌卡住了自己的身體,這意味著只要他能維持住盾牌,他就能有一段時間的休息。

    而對于石磨而言,維持一面盾牌所需要消耗魂力的速度,比自己恢復魂力的速度還要慢。

    唯一的問題就在于

    在石磨恢復好了魂力之前,他需要一直扛著這種近乎恐怖的高壓摧殘。

    而這種長期的高壓摧殘,只要是毅力稍微差一點的人,基本就難以扛住。

    玉天恒沉默了一下,緩步走前。

    石墨剛想阻攔,就聽見玉天恒道:“我不去管他,我自己去修煉。”

    眾人都是沉默了一下,也都盡數走進了雷神煉獄之路。

    玉天恒緩步走到了石磨身旁,停了一下,道:“你應該也知道你自己的問題在哪吧。”隨后,他不再停留,向前走去。

    他的身后,獨孤雁,葉泠泠,奧斯羅,御風,石墨等人也都盡數走到了自己所能承受的極限的位置。

    葉泠泠最落后,因為她不僅要頂住這高壓,還要一直給石磨回血,如果石磨沒有這不斷的回血,他只能用魂力來抵消這種高壓,然而這樣一來,他一直承受這高壓,只為了恢復魂力還有什么意義呢。

    他們都是走到過這個位置的人,但是相對的,他們都是在玉天恒的幫助下才走到了這里的人,他們不能想象七十八米是怎樣的高壓。

    獨孤雁和葉泠泠也都清楚,在玉天恒的全力輔助下,或許她們在九十多米處感受到的壓力還不如此時石磨在八十米不到的地方感受到的壓力大。

    奧斯羅憑借兩塊魂骨,以及多石磨的那幾級修為,才能一路扛過去。

    御風雖然和石磨狀態差不多,但是她也是有玉天恒在一旁輔佐的人。

    就在這時,石磨動了。

    石磨摳住盾牌的手略微一動,隨后左手向前方探了出去,摳住了土地。

    石磨眼中閃過一抹虛弱卻又堅毅的神色。

    隨后,他用右手舉著盾牌向前再次探出,將盾牌插在了地。

    就這樣,石磨一點一點地向前移動著。

    外面,雷神殿眾供奉眼中都是閃過一抹驚訝。

    有一說一,這么多代的前來考核的雷魂師,用爬,爬過去的,他們也不是沒見過。

    但是每一次他們見到這種爬過去的魂師,他們的心中都是一陣震撼。

    因為他們自己都做不到這一步,他們并沒有這種大毅力。

    雷神煉獄之路的血色平原對人體的腐蝕也是不弱的,但是就算是玉天恒,也沒能真正弄清楚這血色平原對人體的傷害到底有多大,而且他也不知道,這血色平原給人帶來的傷害,到底是錯覺,還是真實存在的。

    “雷神考核黑級六考,接受考核者,石磨,第一考,照耀,雷神的光輝,完成,修為提升一級。表現出色,具備大毅力,修為再度提升半級。”

    這一瞬間,石磨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

    眾人都是敏銳地察覺到了這一點,大家都是長舒了一口氣。

    因為他們都反映了過來,石磨成功了。

    玉天恒雙眼一睜,向后退了幾步,然后將石磨連忙向后帶了數米。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湖北11选5规则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微信 山东体彩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2018炒股巨亏我快疯了 山东十一选五怎么买的 2020年七乐彩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开奖直播 9月15日股票推荐 云南11选5真准网最大遗漏 江苏11选5走势图 pc蛋蛋幸运28竞猜 利润分配资本公积 博大彩票好运快三 爱彩彩票网官网安卓版 体彩时时彩11选5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