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異世鏗鏘行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決斗競技場
    “陪我出去玩。”荀悅仍是一臉不開心委屈的模樣。

    蕭南嗯了一聲,“走,我們去外面看看。”

    兩人下樓走出屋外,各處的小徑皆有來往的男女,小徑上方如念珠一般密集的掛著紅燈籠,這云霞山莊就是一個能把人的情緒放大的場所。

    有紙醉金迷的夜夜笙歌,也有熱血沸騰的廝殺斗場,更多的還是來碰運氣想賺取靈石的。

    兩人信步走進一棟大樓的廳堂,里面十多張賭桌,張張賭桌前都圍著密集的人群,有站有坐,喧囂聲此起彼伏,有歡呼大笑,也有低吼咒罵。

    兩人這會兒不喜歡在這樣的場所逗留,正準備穿過廳堂從對面的出口離去,剛走到一張賭桌旁,只聽一個聲音傳來。

    “喂,蕭大公子,過來玩兩把!”

    蕭南聽出是諸葛安的聲音,側頭,果然是他,坐在賭桌主位上,想必是在坐莊。

    他的聲音剛落,背對蕭南也是坐著的一群男女隨即扭頭,都是些面熟之人,韓玉笙、韓玉箏以及諸葛鳶他們。

    諸葛安明顯是戲謔的語氣,可蕭南也只好平靜應對,“不了,我出去走走。”

    “呵呵,我真佩服蕭大公子,昨晚和陸小姐、衛小姐玩了個通宵,今晚又和衛小姐出去……,呵呵,唉,我可真羨慕!”

    他的話中意,誰都明白,荀悅頓時怒目,“你說什么?”

    蕭南連忙把荀悅一拉,“我們走。”

    也是一時怒發,蕭南忍不住想要反擊,他用手攏著嘴湊近荀悅耳邊,做了一個說私密話的動作,可說出來的聲音卻和平時的音量差不多,“別和一個小人一般見識,蛆蟲一樣,你離他越近越令人惡心。”

    他話音剛落,就見一個身形一晃,諸葛安已經躍過桌子,飛身到了他身旁,“小雜碎,你說什么?”

    蕭南拉著荀悅連忙后退幾步,一副嫌惡加驚恐的表情,“你離我遠點,我又潔癖!”

    嗡的一聲,諸葛安已經祭出了他的流星錘,光芒閃耀,殺氣逼人,“小雜碎,你找死!”

    “哥,別!”

    “諸葛兄,冷靜!”

    諸葛安身邊的人,頓時亂做一團,連忙圍住他,防止意外發生。

    他們都知道,蕭南雖是個螻蟻一般的存在,可他身后卻有陸、衛兩位小姐,諸葛安真要把這個小子給殺了,依那兩位小姐的性子,一無法無天,一陰冷好斗,肯定會整出一場驚濤駭浪般的風波。

    諸葛安氣的渾身顫抖,他何時受過這樣的凌辱,好半晌,他才從鼻端發出哼哼冷笑,望著一副云淡風輕的蕭南說道:“小子,你有種,你可敢和我去競技場斗一局?”

    韓玉笙連忙開口阻止,“諸葛兄,千萬不可,要冷靜!”他又扭頭對蕭南說道:“蕭南,你還不快給諸葛公子陪個禮。”

    可蕭南又何曾被人無端挑釁卻毫無反擊的時候,“斗一局可以,不過你先要把你的嘴蒙住。”蕭南皺著眉,邊說邊用手在自己鼻端扇著。

    不光是諸葛安,就連遠近圍觀的眾人都覺得蕭南的言行太過刻薄,諸葛安呵呵冷笑道:“好好好,不廢話了,我們先去報名申請。”

    韓玉笙大驚,正準備開口,諸葛安連忙對他擺手道:“你們放心,我只是教訓教訓他,不會要他的狗命。”

    荀悅更是焦急得直跳,“蕭大哥,別去,我們走……。”

    蕭南此時也有些意氣上頭,笑著對荀悅道:“你放心,教訓完他,我肯定會立即去洗一次澡,清除黏沾在身上污穢的惡臭,不,我要連洗兩次。”說話間他的目光卻盯著諸葛安,滿是嫌惡的表情。

    這個大廳的人,誰都知道諸葛安是何方神圣,可令這些人想破了腦袋,也搞不明白,這個位于權勢頂峰的人物,怎么也會受到這么刻毒的侮辱。

    他們有些人也知道蕭南,唯有韓玉笙那一邊的人,對蕭南的過往了解得最為清楚。

    韓玉笙內心有些矛盾,他不想此事鬧大。他知道這兩人如果去競技場,吃虧的肯定是蕭南,這是他希望看到的。

    可萬一諸葛安一時興起,沒控制住殺了蕭南,那兩位女子肯定會為此去找諸葛安的麻煩,搞不好還會牽連到他韓玉笙的頭上,至少都會被那兩位埋怨,這可不是他想要的。

    韓玉箏和其她一些女子也在心中嘀咕,“這人的性格真是天下稀有,難怪連陸渺瑩和衛雙靈都鐘情愛慕于他。”

    因諸葛安的關系,兩人競技場較量的申請很快就被定了下來,就在下一場,張貼宣傳告示,售票,半個小時后,蕭南和諸葛安就開始向競技場走去。

    荀悅一直陪在他的身邊,眼淚都流落了好幾次,“你干嘛非要和他打?那個諸葛真不是個好東西。”

    她知道事已至此、無法扭轉,快進競技場大門的時候,她才停住腳步,“你可千萬要……千萬要,嗯,蕭大哥,打不贏,你早點認輸,我去找我姐姐,會到場邊看著你。”

    兩人從專門的通道進入到場中,和斗獸場一般,同樣的防護網籠罩,只不過籠罩下的場地要小很多,直徑約三十米左右。

    場地縮小,爭斗就會更加激烈,以增強其觀賞性。上萬觀眾都已就位坐好,發出嚶嚶嗡嗡的喧鬧聲。

    兩人相距十多米,面對面的站立著,只等那宏亮的解說一結束,便可刀兵相見。

    宏亮的聲音終于停止,諸葛安咧嘴對蕭南大聲道:“小雜碎,如果你給我跪下磕頭,我可以手下留點情,讓你以后還能有些行動的能力。”

    他的聲音的確大,以至于底層的觀眾都聽得清清楚楚。

    蕭南撇嘴,同樣大聲的道:“諸葛小兒,如果你給我跪下磕頭,我就好心,幫你把舌頭割掉,免得你以后四處噴糞。”

    蕭南話音剛落,心中就暗叫了一句,“不好!”

    他連忙側躍,嗡的呼嘯聲響起,一個錘影從天而落,似劃過長空的巨大隕石。

    也是這一刻,一個焦急的驚呼聲同時傳來,“啊!小心!”這聲音是已經和荀千狐、衛雙琦坐在最前排的荀悅發出的。

    “咚”整個地面劇烈震動,塵土飛揚、泥石四濺。

    一股強大的氣浪,把先前毫無準備,只是臨時躍身躲閃的蕭南一推。

    他的身形就在這一躍一推當中,勢入離弦之箭直撞十米之外的護網,“啪”聲過后,便是嘩嘩啦啦、護網震蕩的聲響。

    蕭南正面撞網,因為護網閃動所造成的凹凸之故,他的身軀從護網上滑落到地面,用了好幾秒鐘。

    那場景也真算得上是難得一見的別致,就連已經怒氣沖頂的諸葛安見到,也是身形一窒,忍不住笑出了聲。

    蕭南支起身,感覺有些發懵,踉蹌了一下,他使勁搖晃了幾下腦袋,然后邁步,又踉蹌了一下,原來他的一只腳插在了護網孔洞里。

    忽地,全場的觀眾盡皆大笑,這場景太過喜劇化,就連諸葛安都生起了看戲的心思,也就沒有急于趁勢攻擊。

    對場中置若罔聞的蕭南重新走到他的對面,云淡風輕的扭動了一下上半身。

    這一舉動又燃起了諸葛安的恨意,他舉手一揮,場中的觀眾頓時安靜,“雜碎,你還不跪?”

    吃一塹長一智,這次蕭南提高了警惕,他抬起右手于胸前,對著諸葛安緩緩的豎起了中指。

    “什么意思?”

    “問你娘去!”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浙江6+1开奖结果体彩 北京pk10计划软件 精准 澳门福彩开奖号码 黑龙江36选7玩法介绍 互联网创业项目 海南4+1彩票规则 浙江快乐彩开奖公告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黎民百姓两组三中三网站 电竞英雄时时乐稳赚方法 九天团队能赚钱么 体彩6十1中奖规则图表 2019香港正版四不像图 山西龙兴麻将官网 欧冠决赛视频 血战到底麻将基本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