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目狂帝 > 第383章 尸骨無存
    金紋蠻魔迅速逼近,兇殘暴虐的氣息,和滔天的怒意,都讓人心驚膽寒。

    可他的出現,對劍清來說,卻是一件好事。

    因為,蘇醒短時間難以殺死劍清,還會因此耽擱了逃命的時間,一旦被金紋蠻魔趕至,他就必死無疑。

    正常人,面對這種情況,都會選擇逃命,而暫時放棄擊殺劍清。

    “嘿嘿……這個井底之蛙一樣的小子,一旦到了外面的懸崖上,我修為恢復了,看我不弄死他。”

    “不行!直接弄死他,也太便宜他了,必須將他千刀萬剮,還要將他的家族、朋友統統殺光。”

    劍清從來沒吃過這么大的虧,并且是在自身實力更強的情況下,這讓他感覺無比憋屈,心里怒意滔天,發誓要將蘇醒挫骨揚灰。

    但是,他沒有想過,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自己,太過囂張跋扈……而蘇醒,從來沒有主動招惹過他。

    “殺不了你嗎?”蘇醒抬頭望了一眼后方,臉色一沉。金紋蠻魔實力強大,速度也是極快,如同一道金色閃電,眨眼間就橫跨了數千米距離。

    并且,在那最后方的通道里,還有大量的蠻魔,不停的蜂擁而出,隨后如同潮水般鋪展開,如同一支蠻魔大軍,橫掃過來。

    “井底之蛙,還不趕快逃命去?楞在這里可是會死的哦!”劍清譏諷的笑著。

    兩人說話間,腳下都沒有停留,劍清不停的飛奔著,企圖從崖壁上的山洞離開。

    一旦他抵達崖壁,修為就會開始漸漸恢復。

    因為,崖壁越往上,四周的無形氣場,壓力就會漸漸變小。

    可以說,只要抵達崖壁位置,劍清基本算是安全了。

    一旦回到懸崖上,即便金紋蠻魔追上去,他都有一戰之力,即便不敵,保命卻是足以。

    “你似乎覺得,自己就一定能夠活下來?”蘇醒冷哼一聲,從方向上看,他和劍清都是在朝石洞奔去。

    但是,他同樣在無限逼近劍清。

    “小子,你瘋了不成?”劍清忽然發現,蘇醒眼里殺意不減,頓時心中一驚。

    “瘋不瘋和你無關,但是你,似乎高興的太早了點?”

    蘇醒身體化作殘影,下一刻就掠至劍清身后,他五指成爪,抓住了劍清的肩膀。

    “你要干什么?”

    “你想同歸于盡嗎?”

    劍清驚叫起來,還在威脅著蘇醒,因為在蘇醒抓住他肩膀的時候,他也順勢抓住了蘇醒的手臂。

    這是在防止,蘇醒將他扔向金紋蠻魔。

    “我們一起放手,一起逃命,如何?”劍清望著金紋蠻魔距離不過一里多路了,急忙妥協。

    “害怕了?”蘇醒冷冷一笑。

    “是!算我害怕了,我們沒必要玉石俱焚。”劍清沉聲道,以他的心高氣傲,承認自己害怕,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若非生死攸關,他不可能開這個口。

    “你之前說你是武仆,那也就是奴才了,果然不一樣,外表再怎么心高氣傲,真到了生死時刻,就會毫不猶豫的低頭。”

    “而這,就是你骨子里的奴性。”

    蘇醒冷冷諷刺著,同時死死抓住劍清,讓兩人腳步停下,任由金紋蠻魔靠近。

    并且,蘇醒占據主動,可以調整位置,讓劍清身體最先面對金紋蠻魔。

    “我是武仆,是晏嘉世的武仆,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都得不到的,你一個井底之蛙,懂什么?”

    劍清雖憤怒于被蘇醒奚落,但提起“晏嘉世”三個字,眼里還是有著滿滿的孤傲。

    “吼!”

    金紋蠻魔的嘶吼聲,如同滾滾驚雷一樣,他狂掠過來,也不管為何蘇醒和劍清忽然停下,掄起沙包大的黃金拳頭,朝正面他的劍清轟殺過來。

    “啊……小子,就算我死了,你也活不成。”劍清驚恐的嘶吼著,雙手死死抓住蘇醒,這是要打定主意,拉蘇醒黃泉路上作伴。

    “轟隆!”金紋蠻魔終于到了,黃金大拳轟擊在劍清的后背上。

    這金紋蠻魔,實力達到了御氣宗師,他的肉身力量有多強,簡直無法想象,這一拳轟擊之下,哪怕是座山,都會被轟塌掉。

    咔嚓聲接連響起,劍清的脊椎骨,都在那股無比恐怖的力量下,被震散掉了。

    “噗嗤!”劍清鮮血狂噴,身體如泥般癱軟下來。

    而那股磅礴大力,還有一部分導入了蘇醒的體內,盡管他做足了防御準備,依舊身體俱震,同時鮮血狂噴。

    最終,蘇醒和劍清一起被轟飛了出去。

    “你……你也會死。”劍清保命能力極強,即便承受了金紋蠻魔含怒的一拳,依舊沒有立即斃命,肉身還沒有被打爆。

    但也奄奄一息,話音如蚊蠅。

    “那你看好了,我是怎么逃離的。”蘇醒傷勢雖不輕,但也不是特別重,他將失去力氣,如同死狗一樣的劍清提起,將他身上的空間晶石拿在手里,隨后抬頭看向朝他沖來的金紋蠻魔。

    “嘭!”蘇醒將劍清丟在地上,周遭空間里,迅速浮現一圈圈漣漪。

    下一刻,他以不可思議的方式,一步跨出,身體消失在了山洞里。

    離開時,他還轉身朝地上的劍清,冷冷笑了笑,譏諷之意明顯。

    “那是……空間波動!”劍清瞪大眼睛,他雖垂死,但眼力依舊過人,感受到了隱遁術的不平凡。

    而這,也讓劍清更加震撼。

    “他區區一個貧瘠小國的井底之蛙,怎么可能擁有與空間相關的秘術?”

    “原來他根本不怕和我同歸于盡,早就想好了退路!”

    “我不甘心啊!我劍清還有大好前程,怎么能死在這貧瘠小國啊!更不想死在蠻魔手里,被生吃活剝啊!”

    劍清用盡最后一絲力氣,發出了不甘心的咆哮。

    而他的身后,黑影籠罩而下,金紋蠻魔兩只大手探出,將劍清拎起來,雙臂猛然發力,撕拉一聲,將劍清身體撕裂,隨后張開血盆大口,瘋狂撕咬起來。

    祖墳被挖,墓地被毀,連最為重要的木棺都丟掉了……這一切,都讓金紋蠻魔憤怒到了極點,那骨子里的兇殘,也全部被點燃。

    “咔嚓……咔嚓……”

    金紋蠻魔不停撕咬著劍清,最終將劍清完全生吃,連骨頭渣滓都沒有剩下,真正地尸骨無存。

    “吼!”金紋蠻魔雙手捶打著胸膛,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怒吼聲。

    在他身后,無數蠻魔也紛紛停下腳步,與他一樣捶打胸膛,仰天嘶吼,發泄著心中滔天的怒火。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qq麻将规则 四川血战到底麻将下 德甲拜仁vs多特蒙德 浙江体彩6十1预测今天 平码四中四长期免费 东北麻将规则 股票趋势图 在网络里如何赚钱 好彩一预测 十大融资炒股平台 网站漏洞赚钱 2011092期深圳风采 欧冠西甲为什么5个名额 富贵棋牌游戏推广员 黑龙江11元五开奖结果 刮刮乐APP官方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