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仙武狂潮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準備出手!
    “既然你們都已經做好了選擇,那你們就去你們選好的機甲的身邊站好吧,順便你們再告訴我,你們選擇的戰兵是什么就好了。”無名看著龍兒等十個孩子道。

    龍兒等十個孩子動作起來,很快便站到了各自選好的機甲面前,那小小的身軀和山般大的機甲相比,甚至可以忽略不計,可謂是懸殊巨大。

    然而,從根本上來說,正是可以忽略不計的龍兒等人,恰恰是這些機甲動起來的大腦,是重中之重的中樞之地。

    在選擇好了各自的機甲之后,龍兒他們十個也是分別說出了他們選擇的戰兵,無名發現龍兒他們十個對戰兵的選擇,與他對龍兒等十個孩子的規劃,倒是都沒有太大的出入。

    可以說,就算不讓龍兒他們自己去選擇,無名去幫他們做選擇的話,也會是眼前這樣的結果。

    “看來你們還真的都是一群人精啊,就是讓我來幫你們選,結果也就這樣了。”無名笑著說道。

    “娘親曾經對我們說過,強大的不一定是最好的,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甜甜清脆的說道。

    “沒錯,就是這樣,只有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就好像是現在我給你一座金山和一塊金磚,你要是能帶走哪一個,就可以算是你的,在我看來,帶走金磚才是最好的選擇,金山太大了,不是你想帶走就能帶走的。”無名道。

    “而且,有了金磚,自然可以通過金磚,自己給自己賺得一座金山!”龍兒忍不住補充道。

    “小鬼頭,就你聰明,”無名沒好氣的瞪了龍兒一眼,繼續又說道:“不過我也的確是這個意思,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后,你們一定要記住,有多大飯量吃多少飯,不要想著什么都吃,吃多了可是會撐死人的,而且也的確吃不下太多。”

    “孩兒記下了。”龍兒等十個孩子恭敬說道。

    就這樣,龍兒他們十個決定了他們各自所選擇的機甲和戰兵……

    龍兒選的是力量機甲和虛空戰戟,甜甜選擇的是速度機甲和萬物鼎,而龍兒經常說的小四,也就是雅閣,選擇則是黑暗機甲和滅魂刀,這和他的黑暗血脈適配度最高,對他而言,也是最好的選擇。

    至于說剩下的七個孩子,也各自做出了最適合他們的選擇,而且也是他們各自未來的發展方向,也與他們各自的喜好有關。

    君威選擇的是雷霆機甲和破滅矛,與其所擁有的雷電戰體最為適合;逍客選擇的是光明機甲和元,與其所擁有的太初之體最為合適;朗逸選擇的是火行機甲和火焰槍,與其擁有的太陽血脈高度吻合;

    而擁有玄武戰體的軒逸,選擇的則是土行機甲和玄黃塔;擁有太陰血脈的天籟,選擇則是水行機甲和玄牝寶甲;擁有鋒銳之體的冠道,選擇的則是金行機甲和裂空劍;擁有草木之靈血脈的思域,選擇的則是木行機甲和不朽盾。

    他們十個的選擇,完全是他們十個自己做出的選擇,但是不得不說的是,他們的這種選擇,其實無名等大人們心里面的選擇。

    不管是在無名看來,還是在馨兒看來,亦或是在長青和算圣看來,眼下這樣的選擇是最好的,也是可以讓龍兒他們十個可以快速成長起來的選擇。

    “算上元在內的十大戰兵,眼下除了元之外,都還沒有恢復過來,你們現在選好了機甲,可以讓你們娘親幫助你們先適應一下,等過后你們適應了各自的機甲性能,萬物鼎等戰兵也就恢復過來,可以讓你們來使用了。”

    “不過你們都切記,不管是元,還是萬物鼎等十大戰兵,你們都要對其恭恭敬敬的,當做自己的長輩去對待,萬不可真的把自己當做是主人,因為元他們看似是戰兵,但實際上他們早就超出了戰兵的范疇,是和你們一樣的正常生靈。”

    “可以說,要不是未來情況不明,而我也擔心我在應對強敵的時候,無法去照顧你們,我是不會讓他們陪你們這般玩鬧的,所以,你們平日里萬不可去放肆。”

    “況且,你們也只有和元他們處好了關系,才能夠在元他們的幫助下,發揮出最為強大的力量。”

    無名嚴肅的告誡著龍兒等人,不管是元,還是萬物鼎等戰兵,無一不是不可揣度之輩,哪怕就是無名,平日里也在和他們平輩論交,無名可不想龍兒他們這些孩子,到時候不知輕重,冒犯了萬物鼎他們。

    “再有,過后等各大戰兵恢復過來,我這邊也會傳授你們十個幾套合擊戰陣,到時候你們出去歷練的時候,既可以單獨出去,也可以相約出去,這樣也算是可以讓你們互相有個照應了。”

    “別的我也就不多說了,你們十個都好好做人,好好修行,平日里對元和萬物鼎他們,都要以前輩之禮恭恭敬敬的對待,最后就是你們都要活下來,不要半路夭折!”

    無名對龍兒他們這些孩子進行著最后的囑咐,看似是不想多說什么了,可是無名說著說著,話卻是不可避免的又多了,兒行千里母擔憂,當爹的自然也是這樣。

    “還有,碰到打不過的敵人,記得要跑,不要和對方糾纏。”馨兒在旁邊補充了一句。

    “養孩子的確不容易啊,說是以后不怎么管了,可看無名和馨兒這擔心的模樣,我看他們還是會管的。”長青忍不住說道。

    “你這話和沒說一樣,簡直和廢話似的。”算圣腹誹道。

    確定好龍兒他們這些孩子的事情后,無名也是準備讓萬物鼎他們恢復了,在萬物鼎的召喚下,玄黃塔等戰兵都非常艱難的蘇醒,而且他們的身體內外,也皆有密密麻麻的裂痕,以至于他們看起來都像是腐朽的木頭似的。

    “無名,準備好神料讓他們吞噬,不然,他們這蘇醒的狀態維持不了多久。”萬物鼎的虛弱聲音傳來,充滿了急色。

    說實話,能夠喚醒玄黃塔他們,其實也是萬物鼎舍棄了自己的部分力量,不然,光是靠呼喚,玄黃塔他們是很難蘇醒過來的。

    “呼……”

    世界之力涌動,無名將早已準備好的九座如山般高嵩多的神料,挪移到了萬物鼎等九大戰兵的面前。

    “你們趕快吞噬。”無名大聲說道。

    “大二、大三、大四,小五、小六、小七、小八、小九,你們都抓緊吞噬神料,我堅持不了多久了。”萬物鼎也發出聲音,只是那聲音卻越來越低,似乎要失聲了一樣。

    同時,萬物鼎鼎身上的光芒,也在快速暗淡,像是風中搖曳的燭火,即將要熄滅了一樣,讓無名他們看的揪心不已,唯恐他會支持不住,陷入死寂當中。

    “咔嚓”、“咔嚓”……

    好在,玄黃塔他們的動作很快,剛一接觸到無名為他們準備的神材,便快速吞噬了起來。

    一時間,種種神材中蘊含的精華,全都像是水流般,涌進了玄黃塔等戰兵的身體當中。

    在此過程中,玄黃塔他們八個的情況也是快速好轉,他們也是開始反哺玄黃鼎,為了喚醒他們,并讓他們在清醒的時候,吞噬神材,萬物鼎現在趨于油盡燈枯的地步,已經沒有辦法做到去吞噬神材了。

    好在,玄黃塔他們八個及時進行的反哺,把萬物鼎從陷入寂滅的邊緣拉了回來。

    “呼,不用再進行反哺了,我已經恢復過來了。”萬物鼎的聲音傳來,聲音雖然虛弱,但是卻也不像剛才似的,令人看的那么揪心了。

    萬物鼎沒事,這讓一旁看著的無名等人,也全都暗松了一大口氣,原本緊繃的臉上浮現笑容,徹底的放心下來了。

    既然萬物鼎就等九大戰兵現在都已經沒有什么大事了,那么等到他們恢復過來,那也不遠了。

    畢竟,無名為他們每一個都準備了堆積如山般的神料,這足以讓他們九個的情況變得越來越好。

    更重要的是,還有世界樹原有的本體,過后也要供他們吞噬,這才是重頭戲,也是能夠讓玄黃塔他們有望在短時間內恢復到巔峰狀態的最大機會。

    “萬物啊,你都這么大歲數了,以后可悠著點吧。”看著大口朵頤的萬物鼎,無名忍不住說了起來。

    在他看來,萬物鼎剛才同時喚醒玄黃塔他們八個的行為實在是過于輕率了,完全有更好的辦法,也不知道萬物鼎為什么要一起去喚醒,這一喚醒,差一點就把他自己都搭進去了。

    “小子,你想說我輕率,就直說,至于這么轉彎抹角嗎?”萬物鼎的聲音傳來,但是并沒有停下大口朵頤的動作,這也是看的無名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口水。

    “你這么大歲數了,我不得給你留點面子啊。”無名一本正經的回答,如果他沒有在說話的時候,吞口水的話,那他說這話的時候就更是正經了。

    “你懂個屁啊,老人家這是在給他們傳遞我修道的經驗呢,也好讓他們慢慢走上我這條路,你個門外漢,你懂什么啊。”萬物鼎沒好氣的說出了原因,這讓無名好個尷尬。

    只是無名不會想到的是,接下來才是他最尷尬的時候呢,而這原因便是來自于萬物鼎那一句毫不給面子的話。

    “小子,你說話就說話,別在那吞口水,怎么什么都想吃呢,你是吞金獸啊你。”

    這句話,萬物鼎說的可謂是毫不客氣,而且也是讓在場這里的人,全都下意識的看向了無名,也不知道無名當時在想些什么,在眾人注視的目光下,他竟然又吞了好幾口口水,看的人們很是無語。

    “咱們還是給龍兒他們研究一下合擊戰陣的問題吧。”為了緩解尷尬,無名急忙轉移了話題。

    “只要你不和萬物鼎他們搶神材吃,研究什么都是沒有問題的。”長青一本正經的說道,目光緊緊盯著無名的喉嚨。

    “咕嚕……”

    也不知道是做賊心虛,還是真的饞了,無名的喉結竟然又一上一下的動了幾下。

    “你們真是無聊啊,再看我的話,我讓小天把你們吃的得了。”無名威脅道。

    “小天只吃對我壞的人,他們對我挺好的,不吃。”小天的聲音傳來,很干脆的拒絕了無名的提議。

    “你們一個個的都是些什么人啊,竟然如此對我,真是太殘忍了。”無名搖頭苦笑,感覺這世界對他充滿了惡意。

    “我這邊有一個合擊戰陣,不過得精簡一下。”元在一旁說起了合擊戰陣的事情,這讓原本沮喪的無名,一下子就興奮了起來,這句話現在能救命啊。

    “是什么合擊戰陣?”無名急忙問道。

    “十八羅漢陣。”元說出了一個讓無名等人全都露出了大感興趣的神色。

    “元啊,你真是個百寶箱啊,這等戰陣你手里都有,不愧是和燃燈前輩混過的人。”無名雙眼放光的說道。

    十八羅漢陣,是佛教的一種廣泛流傳于世的戰陣,但是自古以來,卻只有佛教掌握著,世上流傳的只是十八羅漢陣的名聲,其內究竟蘊含著怎樣的玄妙,世人卻是不得而知。

    “雖然十八羅漢陣是佛教的一種很古老的合擊戰陣,要是能夠掌握,自然可以讓使用戰陣的人,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想要將其簡化成十人,亦或是更少人所用的戰陣,那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因為這十八羅漢陣本身就是一個簡化之后的戰陣,之前名為三千佛陀陣,需要三千佛陀一同去催動,但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威力固然很大,但是所需人數之多,就不是那么容易湊齊的,除非是發生大型戰爭,為此,我佛燃燈決定簡化三千佛陀陣。”

    “最終,我佛花費了千年時間,才完成了簡化,使三千佛陀陣變成了十八羅漢陣。”

    伴著火苗跳動,元為無名等人清楚地介紹了十八羅漢陣的來歷,以及其出現的不容易。

    “燃燈前輩都花費了千年時間,才完成了簡化,那我們要想再將其繼續簡化的話,恐怕所用的時間就更多了,這有點難辦啊。”無名不無擔心的說道。

    “你無法做到簡化,是你對陣法不擅長,你可以讓安哲試試啊,這么過年過去了,安哲對陣法的造詣,恐怕早就不是你所能想象的了。”馨兒在一旁提醒道。

    “對啊,怎么把他給忘了呢,回頭我找他問問,就算他沒辦法簡化十八羅漢陣,但絕對可以提供很多好的合擊戰陣。”無名拍了一下腦袋,后知后覺的說道。

    安哲,是他當年收的三十仆從之一,對陣法之道極為擅長,這么多年過去了,對于陣法的造詣恐怕早就遠超無名的想象了。

    要知道,當初無名看中安哲的主要原因,便是因為安哲擅長陣法的緣故了,不然,人早就被無名殺了。

    “我就沒見過像你這么不上心的,收徒弟也不怎么管,收仆從吧,更是都快要忘了,你一天天的能記點兒事不?”馨兒滿臉無奈的說道。

    無名有時候的粗線條神經,著實是令人無語,這不光是馨兒,也是無名本人必須要去承認的事情。

    “以后注意,以后注意……”無名訕笑的撓了撓頭,神色有些尷尬。

    說句不好聽的,最近無名好像一直都處于尷尬中,這讓他越發的覺得尷尬,再這樣下去的話,他感覺他都要成為尷尬哥了。

    “回頭抽幾天的時間,好好捋順一下你身邊的關系吧,不然,一直這么亂下去會出事的,前車之鑒啊。”馨兒飽含深意的說道。

    無疑,馨兒這是在給無名提醒,也是在暗指上一世。

    上一世,無名就是這么的粗線條,而因為粗線條,他這邊可是沒少出現問題,最終,雖說有很多事情都有馨兒替他解決掉了,但是最后也不可避免的出現了大問題,而這個大問題,自然就是一直在幫無名解決問題的馨兒了。

    “放心吧,心里有數呢,已經栽一個跟頭了,也不能再去載跟頭了。”無名微微一笑,神色正經起來,不再像剛才似的那么輕佻,不務正業似的了。

    “先不說這個了,咱們說說接下來的事情吧,看看怎么對付天堂的人,這群孫子跟了一路了,越想越來氣啊!”

    “等到了靈界再動手吧,咱們也快要到了。”長青道。

    “可是現在還沒有想出來一個合適的辦法啊!”無名憂慮道。

    “挑撥離間很容易,到時候咱們換個身份,燒殺搶掠一番就行了,到時候捏好時間,天堂的人自然會被靈界記恨上,而那個時候,泥巴掉進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算圣道。

    “看來你已經推演好了啊,這樣的話,到時候算圣你來統領全局,我們去出手,好好的坑一下天堂,然后坐收漁翁之利。”無名興奮道。

    “這沒問題,到時候我發布命令,你們動手越狠越好,讓你們撤的時候,也馬上就撤,另外,咱們還要分出一部分人,扮成靈界的人,去對天堂的人出手,咱們來個雙管齊下。”算圣道。

    </br>

    </br>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股票分析师张磊博客 11选5玩法 下载棋牌 168股票配资 快乐12遗漏数据查询 七乐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中国体彩11选五真准网 中国福利彩票甘肃快3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 下载大智慧股票行情软件 贵州快三综合走势图 体彩排列五2019第一期开奖结果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走势图播放 全球股市行情分析 深圳深圳风采开奖查询